恬盗阿戈

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忘羡❤️

真的卸了,大家再见。(´▽`)

深夜表白@花间一壶酒 
我永远都喜欢你❤️
等我一年吖(´▽`)

为了避免有些小天使会感到奇怪,辣个还是说一声(´▽`)虽然发了告别博,但其实我是两天后才开学,之所以提前发是因为想要回复大家,如果最后一天发的话卸了Lof我就没办法看到And回复大家的评论了…就觉得挺不好的,所以提前了两天发(⁎⁍̴̛ᴗ⁍̴̛⁎)
所以这两天还是会点推哒,大家在首页看到我还在出没不要觉得奇怪😂不过两天过后就是真的咸了(´▽`)

这是一条告别博

高三啦!
这一年不会再更新,全面闭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感谢大家陪我走到今天,谢谢所有人的鼓励和喜欢,很幸运能在这个圈子里遇到你们。表白所有人❤️
毕竟学业真的是很重要…所以要先管好学习了,成绩不上去的话其他的事情都是一纸空谈。

明年6.8号之后,我们再见٩(˃̶͈̀௰˂̶͈́)و!


ps:在我不在的时间,球各位大大劳斯多多产粮,这样一年后回来我就有成吨的粮可以次啦!想想就超幸福的吖!!

以及My捆绑cp@花间一壶酒 麻烦大家在我不在的时候多多督促她更文,千万不要让这个人咸鱼了!(我在的时候都是我催的更!)悄咪咪说个秘密,如果她不更文就血书求更,蒸的会很好用的!(⁎⁍̴̛ᴗ⁍̴̛⁎)

我永远永远喜欢我们的魔道和忘羡_(:з」∠)_只是和朱砂痣暂时阔别一年,一年后回来就有好多好多广播剧和动漫啦,想想就超级开心!再也不用每周守着抓心挠肺等周五周六周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年后的我是多么快乐!

再次表白每一个人,大家明年再会啦❤️




好可爱吖!!谢谢小可爱_(:з」∠)_

抓到一只且末🍙️:

之前看到 @性感含光君在线醉酒 大大写的《跟我一起回家吧》  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很多很多好可爱的画面 忍不住画了一下玩偶羡 (大大不要嫌弃+_+)

瞎jb乱唠嗑

什么也不想干,只想吃粮,只想吃粮,只想吃粮

求求列表赏个粮吧
(留下了悲痛的眼泪.jpg)





如果你们谁给我吃了粮!!我就!!我就让你决定我明天后天大后天的ID!(并没有人想要

改什么都OK啊啊啊啊啊啊,只求你们给我吃粮(。
没有粮的日子,简直痛不欲生(T ^ T)



啊突然想到,即使没粮的旁友看到这条Lo,阔以帮我想想后几天的ID名,广泛征集沙雕ID!(bushi

如果沙雕ID被我采纳了让你点一个梗!(除了开车其他能力范围内会写的都OK!)

为了沙雕ID不惜出卖自己的灵魂.jpg


【忘羡】和我一起回家吧!

&和阿间@花间一壶酒 一起写的抓娃娃,背对背写梗

&短小的段子流,一发完



*一点也不可爱,球大噶补药打我!






1.

公园的门口摆着一排抓娃娃机,是小朋友最喜欢的东西。
里面的娃娃各种各样的混杂在一起,五颜六色的,什么模样的都有。
有一个娃娃躺在一堆娃娃中间,他一身黑色,系着红色的发带,腰部还垂着一管挂着红穗子的笛子。
他嘴角永远都挂着笑容,眼睛还时不时会眨俏皮地眨两下,真真是轻薄桃花逐流水,使人挪不开目光。
加上他生得本就英俊,因此,他成了娃娃机中最受欢迎的娃娃。不仅是小孩子,甚至是很多年轻的姑娘都被他七分多情三分轻薄的笑容勾去了心魂,心心念念地要把这个娃娃带回家。
钩子无数次地伸向他,然而总是会伸到一半,他就从钩子脱了下来。他眨眨眼睛,给夹娃娃的人一个安慰的笑容,让人不由得心砰砰地跳起来,投进硬币再来一次。
然而,一次又一次地,即使来尝试的有成百上千的人,从来没有一个人成功过。渐渐地,大家都放弃了这个娃娃,改去抓其他的娃娃了。
江澄嘲笑魏无羡:“现在没有人来抓你了,让你瞎几把乱撩人。”
魏无羡嘻嘻笑道:“总比你这一身基佬紫都没有人来抓你要好嘛!江澄,我说你,就不能换身衣服吗,唉,这样谁还会抓你,审美真是没救了…”
江澄怒喝道:“滚!!魏无羡,今天不要再和我讲话!”
魏无羡笑嘻嘻地滚远了一点,将自己缩成了一团球,正好团在娃娃机的角落里,闭起眼睛呼呼大睡了。

2.

大家不知道,娃娃机其实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娃娃机里的娃娃,其实是可以选择被谁抓走的。
换言之,就是娃娃看哪个抓娃娃的人顺眼,在钩子抓住的时候,不要扭头摆腰,导致钩子不稳脱落…
就可以跟着那个人回家了。
魏无羡生得天生窄臀细腰,因此,他几乎都不需要在钩子上动几下,自然就会轻飘飘地掉下去。
他乐得清闲自在,也很喜欢自己的这个设定。有时候看到好看的姑娘,他会特地凑得离出口近一些,才让自己掉下去。
江澄对此行为嗤之以鼻。他嘲讽魏无羡是故意的,故意让人家多吊几次,近距离多看几眼姑娘。
魏无羡叉着腰,理直气壮:“对嘛!我就是故意的啊!”
江澄气得不想跟他说话,甚至想放狗咬他。
然而他不知道,他所嘲笑的魏无羡,最后栽在的,却不是某个漂亮姑娘的手上。
——想起来,江澄就咬牙切齿,又想放狗咬人了。

3.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太阳明媚,万里无云。魏无羡睡了一觉起来,对着明晃晃蓝澄澄的天空,伸出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几声模模糊糊的带着笑的询问:“要去玩娃娃机吗?忘机看起来很想玩呢。”
和别别扭扭的一声:“没有。”
那个声音带着笑道:“明明就很想玩嘛,不要不好意思。去吧,我带你去。”
魏无羡有点好奇,眨眨眼睛往不远处望去。
只见一对如同粉雕玉琢的双胞胎,是一个哥哥牵着一个弟弟,朝着娃娃机的方向走。
弟弟在后头垂着头,跟着兄长往前走着,耳垂已经红了个透。
魏无羡扒在玻璃上,恨不能凑得更近一点,好好看看对面的人。
透过玻璃,他看到自己一对眼睛闪闪发光,如同星河在其中流淌,生生流出了他十几年都没有过的望眼欲穿。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人啊!
走在背后的弟弟似乎有所感,抬起头来,正好撞上了魏无羡的视线。
魏无羡一对上那一双如琉璃般澄澈的眸子,整个人就呆住了。
他激动得拼命锤旁边的江澄:“江澄!醒醒!”
江澄翻了个身,半梦半醒地咕哝了一句:“干什么。”他迷迷糊糊拂开魏无羡的手,闭起眼睛打算继续睡觉。
“江澄!哎江澄!他过来了!”魏无羡兴奋地上蹦下跳,整个人兴奋地都快要撅过去了。
看着那只粉雕玉琢的团子走近,他感觉自己没有心脏的胸腔突然好像有了生命。扑通扑通乱跳着的心,昭示着他此刻的期盼和紧张。
他看着那个哥哥投入硬币,笑眯眯地将弟弟拉了过来,笑道:“忘机,来玩吧。”
那个小男孩抿着嘴唇,羞得耳朵都红了,慢慢地挪着脚步,但还是依言走上前,拉过了钩子。
钩子一寸一寸移动,魏无羡的心不由得上下扑腾起来,就像一只被投入了滚水的癞蛤蟆,整个娃娃都不好了——

还好,钩子最终停在了他的头上,往他的方向伸来了。
也许是孩子第一次玩没有经验,钩子稍微偏了一点点。按照这个方向,大概只能碰到魏无羡的衣角。
他在把钩子伸下去的那一刻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神情有点微微的失落,却还是十分专注地,盯着钩子伸了下去。
魏无羡趁着钩子伸下来的机会奋力一跃,整个娃娃就扒上了钩子。由于钩子不稳,他整个人摇了两摇,差点摔了下去,最终却还是伸出短短的手臂将钩子牢牢抱住了。
他的两只手紧紧地扒在钩子上,死不撒手,样子活像一只在野生公园里遇见了人,死死扒着树干瞪着一双大眼睛的树袋熊。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他才意识到有点不好,抬起眼睛,正好撞上了对方浅色眸子里无言的神色。
魏无羡慌了神,担心对方由于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而不想要自己,忙把更加用力地抱紧了钩子,甚至自己的脸也贴了上去,大有一种死不放手的架势。
他没有看到的是,小少年看着他,扬起唇角,轻轻地笑了一下。
他终于被引到了槽的上方,一松手,整个娃娃轻飘飘落了下来。

一双白皙的手抱过他,他躺在那双手主人的怀里,勾起嘴角,冲小少年眨了眨眼睛。
弟弟的耳垂登时又红了个透,他抱紧了魏无羡,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兄长:“抓完了。回家吧。”
兄长读出了他眼眸深处掩藏着的欣喜,笑道:“你很喜欢这个娃娃。真好。”
魏无羡把一张脸埋在蓝忘机的怀里,难得地平生有点不好意思,一咧嘴角,便傻傻地笑了起来。他将脸往他的身上蹭了两蹭,又抬起了一双亮晶晶的眸子。

他用一只手抓住了蓝忘机的衣袖,眼睛里的喜悦几乎要溢了出来。
小少年低下头,碰了碰他的脸,用平生最温柔的语气轻声道:“我带你回家。”

魏无羡甜甜地应道:“好呀!”

-end-


番外/小剧场:

揉着眼睛迷迷糊糊醒来的江澄:“魏无羡呢?!卧槽!!魏无羡这个仔居然被人抓走了?怎么做到的?!!!魏无羡你给我死回来!!”
至于后来,由于魏无羡和蓝忘机某种奇怪的沟通磁场,他被受托再来公园的蓝曦臣带回了家,然后再次见到了魏无羡和蓝忘机想要他戳瞎自己眼睛并且打死魏无羡的相处模式…就是后话了。






【忘羡】论一封情书引发的血案(上)

*现代校园pa
*想写一只不开窍的羡和一只暗戳戳暗恋着的叽

@花间一壶酒 你要的!虽然很不像,但是我尽力了!(T ^ T)






如果再给魏无羡一个机会,他一定会冲回两个小时前掐死那个时候冲动的自己。
看着旁边空空的座位,不久前才发生的事情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所有的细节都无比清晰,清楚地昭彰着发生的一切的可笑——他哀嚎一声,伸手抱住了头。
或者说这一周的一切发生得都太过于玄幻,以至于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已经一时冲动做出了无法挽回的举动。
他看着被胡乱塞在抽屉里的已经零落了的红玫瑰,非常非常痛苦地,回忆起了上一周五发生的事情——

一个女生在教室外探头探脑,此时已经是中午放学时分了,教室里的挂钟已经指过了十二点半。因为还有两天就要高考了,为了给高三布置考场,所有的舍管阿姨都出动了,所以中午就没有人查房。于是懒得走去食堂再走回宿舍的魏无羡就在教室欢快地啃完了早上多买的一个馒头,不打算回宿舍了。
他正低着头咬着笔杆,思索着一道难解的数学题,教室前门却叩叩叩地响了三下。魏无羡抬头望去,一个女生扫视着只有魏无羡一个人的空荡荡的教室,有些犹豫地问:“请问…蓝忘机同学是在这个班吗?”
魏无羡仔细端详了这女生两眼,发现她长得还挺不错,两只手背在身后,一边站起来一边笑道:“对啊。可他现在不在,你有什么事情吗?我可以等他回来了帮你转告。”
那女生咬了一会儿下唇,看向魏无羡的眼神中带了点犹豫:“我,我是来…”
“噢!告白的是吧?”魏无羡了然地站了起来,拍拍手,“这个容易,把你的情书拿来,我帮你交给他。”
“啊,那谢谢同学了。”那女生有点局促,从书包里找了好久,才找到了那封情书。她双手将情书递给魏无羡,弯腰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拜托了!”
魏无羡瞧着她慌不择路地跑远,有点无奈地勾了勾嘴角,刚要走回座位,却见蓝忘机不知何时站在了后门,死死盯着他。
魏无羡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涌现了一股有些慌乱的情绪。他将那封情书藏在脑后,尴尬地摸了摸下巴,露出一个与平常无异的笑道:“蓝湛!好巧。你怎么也回来了?”
“不巧。”此刻蓝忘机的神色似乎比平日更加冷漠,看起来心情很是差劲,他一言不发地走回了座位,一句话也没再和魏无羡说。
魏无羡把情书遮着掩着,挪回了座位,坐在蓝忘机的旁边。蓝忘机看都没看他一眼,魏无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不知自己哪里又惹着他了,有点小心翼翼地道:“…蓝湛?”
蓝忘机低着头奋笔疾书,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但他写字的速度却明显加快了。
魏无羡叹了口气,低头看向自己悄悄塞到课桌里的情书,这封情书还真是标准得不行,连信封都是粉红色的。不过,蓝湛现在心情那么不好,还是晚点儿再给他好了。
…虽然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自己会不自觉地想要藏着,不想让他看见。明明就是人家的东西。

他正胡思乱想着,蓝忘机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声音冷冷的:“情书?”
“啊…啊,对啊。”魏无羡有点懵,蓝忘机怎么知道的?
蓝忘机似乎是狠狠喘了一口气,低声念叨了一句什么,声音太低,魏无羡没听清。
他摸摸下巴有点尴尬地道:“啊,蓝湛,既然你知道了,那…”就给你吧。
他将情书从抽屉里拿了出来,想要递给蓝忘机。
蓝忘机却将他的手一推,眼神撇到一边去:“我不要看!”
魏无羡道:“不看?啊,可这是…那,那我收着?”不知道是哪个词说的不对,蓝忘机的脸色似乎更不好了,魏无羡有点无措,只好调转了话头。看着蓝忘机难看的脸色,他犹豫了一会儿,只好将情书再次收回了自己的抽屉里。
两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沉默的气氛蔓延开来。
蓝忘机一句话都不说,魏无羡想了想还是试探地问道:“蓝湛?你没事吧?”实在有点担心,蓝忘机今天看起来似乎和平日里不太一样。
“你别讲话了。”蓝忘机冷冷丢给他几个字,魏无羡长长地“哦”了一声,将手肘撑在书桌上,闭了嘴,看着蓝忘机的侧颜发呆。
蓝湛真好看啊!魏无羡心里暗戳戳想着,盯着盯着,就不由得手痒,想拿手戳戳那看起来无比光滑白皙的脸。
这么多年来,能让魏无羡承认好看的人不多,能让他承认比他好看的人更是稀少,蓝湛是唯一一个特例。他大哥都不算,那不在魏无羡的考虑范围之内。或许是从小就对这小古板有一种莫名的、想要他看着自己的情绪,蓝忘机在魏无羡眼里这些年,就是个面若霜雪又清冷的美人,那种别人不能玷污的美人。
魏无羡一边想着,就悄悄伸出手去,手刚刚伸到蓝忘机的脸颊还距离几厘米的地方,手腕蓦然被一股大力抓住了。蓝忘机那双琉璃般的眸子转了过来,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干什么?”
“蓝湛!疼!”魏无羡叫了一声,蓝忘机才松开。他捂着手腕,似真似假地抱怨道:“蓝湛你手劲真大,好疼啊…”他一边装作疼得不行的样子,一边用目光悄悄瞥着蓝忘机。
“疼吗?”蓝忘机看着他,神色难得地有些松动。
“真的疼啊!好疼好疼…”魏无羡眨着一双眼睛,水光在眼底潋滟开来,一副委屈的模样。他将手伸给蓝忘机,“你帮我吹吹,帮我吹吹我就不疼了。”
做好了被毫不留情拒绝的准备,没想到,蓝忘机居然真的抓过他的手,将他的手放到面前,轻轻地吹了两下。
温热的气息拂过他的手腕,仿佛有什么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心尖蔓延开来,一直蔓延至全身。
魏无羡感觉自己的胸腔砰砰地跳了起来,不受控制地,仿佛要冲出胸口。
同时,蓝忘机的手指轻柔拂过他的手背,激起了全身一股轻微的战栗。
…要命了。蓝湛温柔起来怎么这么可怕。
他一边想着,一边看着近在咫尺的蓝忘机的侧颜,几乎有些发愣了。
——还好刚才没说那封情书是他的。魏无羡有些神智不清地看着近处的蓝忘机,头昏脑胀地想。
蓝忘机松开他的手,问:“好些了?”
“好些了…”松开的那一刹那,魏无羡居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如同潮水一般,席卷上了他的心头。
他竭力压下自己内心莫名其妙的失落,将椅子挪近,凑得离蓝忘机更近了些。
“蓝湛,我问你,那么多女生喜欢你…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呀?”
蓝忘机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魏无羡笑嘻嘻的,“告诉我嘛,我可是你最——亲爱的同桌呀。”
“有。”蓝忘机答道。
这个答案明明近在咫尺,却从魏无羡的耳畔进到内心,用了将近十秒钟的时间,才让他卡机的大脑接受了这个现实,他内心陡然间卷起了一阵山崩海啸波涛汹涌,几乎不可置信——
什么什么,蓝湛这个万年铁树不开花的小古板,居然…有喜欢的人了?
他一只手臂搭上蓝忘机的肩头,几乎是没有过脑的,下意识地就问出了那句话。
“你喜欢的人,是谁?”



TBC


我为何又把一个短篇扩成了中篇,自杀算了(。
啊,后续随缘吧大家,如果可以你们可以装作这文已经完结了(什么


开个玩笑,会有后续,时间合适就写


等今日广播剧…(´▽`)
一周最期待的一天又来啦!

【忘羡】聊赠一枝春


*早恋pa,一发完

*西皮仅忘羡

*已经修啦,改了禁言术的Bug,谢谢之前评论里捉虫的小天使!(´▽`)






藏书阁里,两人面对面坐着。
魏无羡用一只手托着腮,出神地看着对面的人,一心一意地发呆。
外头春光明媚,玉兰花枝垂落进窗棂,聊赠一枝笼络的春意。
一阵风吹过,将书页呼啦啦吹起几页,也将少年的眼眸蓦然吹亮了起来。
魏无羡大声道:“蓝湛!”
白衣少年一双琉璃色瞳孔里蕴满沉静,没有看他,翻开一页书,只淡淡地道,“何事。”
“你看那边!”魏无羡一指窗户,顾盼神飞,嘴角咧得快要顶上眉梢。
蓝忘机抬起头,顺着他的手指的指向看去,只见窗棂上,不知何时停留了一只小山雀。
山雀的一对小翅膀在阳光下毛茸茸的,泛着金色的浮光。此刻正惬意地眯起了它那双小小的眼睛,十足惬意地、在春光暖阳的照耀下安然踱着步。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样,有些不好的预感,道:“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逮住它了!”魏无羡故意做出一副凶狠的神情,作势朝着窗户走了几步,果不其然,听得身后的蓝忘机喝道:“魏婴!”
他心下狂笑,面上却不显,转过头,故作姿态地对着蓝忘机眨了眨眼。
“放心吧蓝湛,我捉鸟很有经验。之前在莲花坞,我可是捕鱼捉鸟的一把好手啊,多少人想要拜我为师来着呢。”他勾起嘴角笑道,“怎么样,要不要哥哥教教你怎么捉啊?你从小到大应该都没玩过这种东西吧?”
蓝忘机冷声道,“云深不知处境内不得杀生。”
“哎呀你这人,”魏无羡十分夸张地叹了口气,故意道,“我又没说要杀它,只是抓来看看好玩儿而已。不过我一般折腾它们很有一套的哈哈哈哈哈,所以它们都见了我就跑。”
蓝忘机袖子下的手指微微蜷了起来,道:“你别…”
魏无羡余光瞅着他的耳垂,逗他道:“蓝二哥哥,我别什么?”
蓝忘机沉默着不应,于是魏无羡玩味地挑了挑眉毛,作势又朝前走了两步。
蓝忘机顿了两顿,突然道:“不要抓它!”
魏无羡回过头去看蓝忘机,眼眸中尽是阴谋得逞的喜悦。他看着蓝忘机由于说了这句话后红透了的耳垂,以及狠狠瞪了他一眼后,就撇开了的目光,连忙几步蹦跳了回去,笑嘻嘻地安抚道:“好嘛,我不捉就是了。不过还真看不出来啊,蓝湛你居然对小动物这么有爱心…啧啧,蓝二公子不仅人美,心还善。我要是个姑娘,早就不由分说沦陷了。哎呀…蓝湛!你抬起头来看看我嘛!”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凑到蓝忘机跟前,温热的气息喷到蓝忘机面前,使他的脖子都被热气熏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
少年却不自知,兀自说着话,勾着嘴角,凑得更近。
蓝忘机被他这一靠近,整个人都不自觉地僵硬了。然而这人还丝毫不知收敛,还一边毫无自觉地说着恼人的话,直使人愈加地心烦意乱。蓝忘机沉声道:“离我远点。”
“离你远点?为什么?”魏无羡不安分地扭了几下,整个人扒在他的肩头,几乎都要贴到蓝忘机身上去了,他一边勾起嘴角,一边在他耳畔轻声道:“蓝湛,你总是这样躲我,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对我有些别的心思了,你说人在看到自己喜欢的姑娘的时候,是不是都会…”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魏无羡捂住嘴巴,整个人从蓝忘机的肩头滚到了地上,整张脸上都是明晃晃的控诉。蓝忘机不看他,兀自抓起了笔,手落在纸上时,却不能如同原来那般稳了。

——这个小古板,又禁他的言!

魏无羡憋着一口气在地上撒泼打滚儿,见蓝忘机不看他,而是正襟危坐波澜不惊地抄着书,整个人动也不动,于是心头不由得涌上了一股浓重的不服输的感觉。
他一定得想点什么办法,把这个小古板撩得不能再这样毫无波澜、面无表情。
他眼珠一转,嘴角一咧,突然福至心灵,计上心头。
他从地上蹦了起来,悄悄挪着脚步。蓝忘机此刻正低着头抄书,没有往他的方向看,他小心翼翼地,没有弄出一点响声。到了蓝忘机身后,他终于憋不住的、喉咙里不由自主发出了一声轻笑,趁着蓝忘机猛然意识到什么不对,转过头来想要看看的瞬间,他伸出手,如同闪电一般地、把他的抹额给扯了下来。
魏无羡迅速无比地抓着抹额往后跳了几步,直到退到安全距离,才停了下来。他从旁边的架子上随手抓了一张纸,用刚才顺手牵羊拿走的蓝忘机放在桌案上的笔,笑嘻嘻的,提笔刷刷刷在纸上写了几个大字:“蓝二哥哥,解开禁言术呗,你解开禁言术,我就把抹额还给你,好不好啊?”

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不羁又潦草,张牙舞爪的,在纸上蔓延开来,就像现在明明被禁了言,切还兀自笑得开心的少年人一般,又跳脱,又张扬。
可写是写了,他却没有一点儿想要解开禁言术的意思。换言之,解不解开,其实也没什么所谓。他所雀跃的是,终于把蓝忘机给撩拨得不得不看他,不得不理他了。
他内心一阵无声的大笑,只可惜笑不出来,如果能笑出来的话,估计他现在已经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爬不起来了。
然而,此刻蓝忘机的眼神已经不能说是冷淡,几乎是要杀人了。
他盯着魏无羡,琉璃色的眼眸里涌上几抹血丝,整个人脸色发青。他看着魏无羡拽着那条抹额,还不自觉地捏了几下,脸色更是难看,一股黑气冲上他的眉心。他厉声道:“还给我!”
魏无羡低下头看着那条白色的、绣着卷云纹的抹额,心中纳罕:这只是一条抹额而已吧?蓝湛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啊,不对,反正每次他撩拨他他都很生气,也不只是这一次而已。
只是这次似乎尤为激烈,魏无羡觉得蓝忘机整个人似乎已经要气到发狂了。
然而不待他细想,蓝忘机已经瞬间到了他面前,伸手就要去夺那抹额。
魏无羡反应极快,错身退了一步,蓝忘机又逼了上来,伸手就是一个擒拿,被他弯下腰,灵巧地避开。
两人在这不大的藏书阁里瞬息便交了几招,魏无羡一边灵活地躲避,一边想:“蓝湛的身手当真不错。”
但就是这一晃神的功夫,蓝忘机已经迫近了他面前。他一个躲闪不及,抹额一端被蓝忘机抓住,魏无羡扯住另外一端,蓝忘机一扯,他就扑了过去,脚下一个踉跄,向前倒去,把蓝忘机整个人给扑在了地上。
而那根抹额,好死不死的,顺带着缠住了他的脖子,一路垂到了蓝忘机的胸前。
蓝忘机瞪着那条抹额,目光一点点上移,直至停在了魏无羡的脸上。
不知为什么,魏无羡居然觉得,蓝忘机的目光里,似乎隐隐泛起了火光。


车的部分,省略了


魏无羡被蓝忘机从地上扶了起来,整个人虚软无力,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动。
蓝忘机声音难得起了一丝波澜:“疼不疼?”
魏无羡软着声音道:“疼死啦,蓝二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我现在站都站不起来。”
蓝忘机难得的有些手足无措,道:“抱歉…我…”
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静静垂下了眸子,有点不敢去看魏无羡。
然而魏无羡却伸出手去,几乎是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直到刚才才明白,原来自己对蓝忘机,居然是这样的一份心意。
魏无羡出了声,声音清亮又悦耳,如这早春时分的林间鸟一般,一言一语都带着笑意:“你看看我,蓝湛。”
他的眸子里星河熠熠,波光荡漾,揉杂着少年意气,水光潋滟开来,如桃花一般灼灼生光。
他如同耍赖一般,嘟囔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人啦。你可要好好对我!既然睡了我,就要对我负责!”他似乎有些不放心,伸出手攥住了对面人的衣袖,眼睛亮亮地、小心翼翼道:“蓝湛,你…喜欢我的吧?”


他看到蓝忘机抬起头来,琉璃色的眼眸注视他,眼中先是不可置信的惊喜,随即是难得的温柔。
他伸出手,轻轻抚了抚魏无羡刚才发带断掉而披散下来的一头有些杂乱的头发。
蓝忘机嘴角轻轻上挑,那是一个轻微的弧度,却映照得他整个人如清光映雪一般,魏无羡瞬间看呆了。

魏无羡听见他道:“喜欢。好。”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