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闭网学习了…明年六月前要是再看到我,麻烦大家把我打回去(。

【忘羡】从前有个魏上卿(中)



前文链接上篇


*改编自《廉颇蔺相如列传》


*魏上卿X蓝将军


*OOC预警



要说蓝忘机和魏无羡的渊源,那可长的很。
十五岁那年,魏无羡就已经不在学堂学习了。在别人还在努力地低着头拼命啃书渴望考取功名的时候,他已经在江畔摘莲蓬抓鲤鱼射风筝了。
他脑子太好,四书五经对他来说压根不在话下。而且他还通古晓今,对于天文术数一类的学问也颇有涉猎。
不过他无意于在朝廷做官,只想着悠闲自在快意人生,所以虽然肚子里颇有墨水,却不去考取功名。
后来江枫眠大抵是觉得他在家天天疯玩实在不是个办法,于是就把他放到蓝府去教养。蓝家是辅佐朝廷的老家族,朝廷里有许多位居高位的官员都是蓝家的子弟。蓝家一向以严厉古板而闻名,光是家规就定了三千条,还要求本族子弟一条一条背下来,如果不遵守,就会受到家族长辈严厉的惩罚。
生性活泼好动的魏无羡去到这种地方本该是苦不堪言的,江枫眠让他去那里的本意也是让他收收心。不过他完全没有把蓝家的家规放在心上,该玩的玩该浪的浪,没有任何收敛。当江枫眠朝着蓝启仁一脸诚挚地拜托“我家魏婴就请蓝前辈多看顾”的时候,他一手拎着一只山鸡,从江家的待客大厅迅捷无伦地窜了过去。
头天晚上,魏无羡就犯了宵禁。
蓝家家族很大,族中子弟众多。本着为朝廷培养优秀人才的念头,聂王专门拨了一片山头用作蓝家的府邸。
该地称作云深不知处,青山绿水,薄雾笼罩,风景甚是秀美。魏无羡发现山底下有个小镇,里面生产美酒。蓝家的门禁很严,他就在半夜无人之时爬出了围墙,下了小镇提了两罐此地特产的美酒天子笑,再夜半三更翻了回来。
然后就被巡夜的蓝家二公子蓝湛逮住了。按理说蓝湛这个点早就应该睡了,只是他发现了被江家送来的那个孩子不见了,料定他是偷溜了出去,于是就在围墙附近守株待兔。
魏无羡被蓝湛抓住双手压到地上,两坛酒骨碌碌地滚到了地上。月光下,蓝忘机一张俏脸被照的如同清雪生光,皎洁无比。魏无羡只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好看了,嘴上便没了把门。
“这位小公子,你真好看!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们交个朋友好不好?”
蓝湛放开了他的手,看着魏无羡从地上慢悠悠地爬了起来,提起了翻滚到一旁的酒坛,肃然道,“云深不知处禁酒,随我去领罚。”
“通融通融嘛,当作没看见我好不好?你这么好看,不要恪守着这种死板的规矩啦。”魏无羡扁了扁嘴,笑开了,“我叫魏婴,你叫什么?”
“蓝湛。”没有波澜的两个字,仿佛没有听到魏无羡的请求一般的,一手拽过他,坚决地道,“犯了宵禁就要挨罚。我带你去藏书阁,把家规抄三十遍。”
“三…三十遍?”魏无羡吓得舌头都打了结,“你家家规那么长,抄三十遍,那我岂不是可以立地飞升了?”
他听到蓝湛这个名字就明白了是蓝二公子,眼睛骨碌碌一转就抱住了蓝湛的胳膊,眼神乞怜地看着蓝湛,求他放过自己一马。
蓝湛没理会他,拖着他就走。他一边走一边叫道,“蓝二公子、蓝二哥哥,你行行好好不好,饶了我嘛…”
就是这样认识的。
纯白无暇的少年时代,两人的故事由这样的一幕自此掀开。

接下来呆在蓝家的几个月间,魏无羡把蓝家弄得鸡飞狗跳,把能够犯的规矩几乎都犯了个遍,把蓝启仁气得胡子都飞了起来,看到魏婴就心口疼。
蓝启仁管不住顽劣的魏无羡,就让蓝湛到藏书阁去监督他抄书。两人在藏书阁日日对着静坐,无聊枯燥的抄书快要把魏无羡逼疯了。他给蓝湛画了一张又一张的画像,不同动作的蓝湛,脸上的表情却都是一般的冷若冰雪,平静无波,眉眼却清秀俊逸至极,那双琉璃色的眼瞳,就如同天上的繁星一般好看。
魏无羡经常画着画着就啧啧几声感叹道,“蓝湛你说你,长得这么好看,多笑笑多好,干嘛成天板着个脸,多无聊。”
蓝湛从来不理他,对魏无羡扔过来的纸团,也是看一眼就扔在一边。
魏无羡看到蓝湛八风不动,不理睬自己,起了兴趣,誓要撩拨得这小正经破功不可。
于是某一天,他抓了两只兔子,放在了蓝湛的书案上,成功地污染了蓝湛的书案和誊抄好的书籍,被蓝湛气得从藏书阁的窗户掀了下去。
再某一天,他送了蓝湛一本伪装成诗集的春宫图,被打开看到里面的内容而羞愤欲死的蓝湛差点一剑钉死在藏书阁的地上。
总之,魏无羡在的时候,蓝湛的生活过得鸡飞狗跳,不得安生。

几个月后,魏无羡要离开蓝家的时候。
他站在路口,瞧着不远处站着的目光朝着这边不停地看却不走过来的蓝湛,嘴角勾起,几步跑上前去,拍拍蓝湛的肩笑道,“蓝湛,你是不是舍不得哥哥我啊?想我了就来我家找我玩呗,江府大门随时为你打开。”
蓝湛攥紧了拳头,低垂着眉眼,终是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魏无羡伸手在他的睫毛上轻轻拂了一下,对上蓝湛一瞬间变得愕然的目光和通红的耳垂,笑着转身跑远了,一边跑一边挥手招道,“蓝湛,再见!我们不久后就会再见的!”
蓝湛站在原地,目光追随着那人的身影远去,那笑语也埋没在了看不见的地方,他看着看着,眼里悄悄地荡起了一波涟漪。
后来很多年,由于很多特殊的原因,两人都没再见过一面。
蓝湛后来取了字忘机,并且因为一身好武艺成了朝廷的护国大将军,自然是不在话下。
可他一直想着魏无羡。想着那个从年少时代就令自己怦然心动的人。
只是他见不到。魏无羡作为江家的养子,轻易是不会出门见人的,当上了大将军的蓝忘机又终日戎马天涯,能见面的机会更是寥寥可数。
直到魏无羡作为某位宦官的门生被引荐,自此再朝廷崭露头角。听到这个消息的蓝忘机很开心,因为他们终于又可以并肩站在一起了。
不过,过了好久了,对于魏无羡还记不记得自己,蓝忘机完全没有把握。
虽然他一直不曾忘却过。可那人…蓝忘机实在是没有把握。
流年翩跹,日月山头,多少四季花。
少年提灯,薄雾中来,心口一朱砂。

魏无羡作为使者出使温国的那一天,他站在城墙头看着。那人飞扬跳脱的眉眼,在阳光下熠熠生光,清澄明媚恍如当年。
当年夜半爬墙买酒的人,还是最初最纯净温暖的模样。
蓝忘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在看到那人的时候变得多么温柔。嘴角缓缓牵起的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让周围随着将军的将士瞠目结舌。
蓝大将军,可是从来不会笑的,永远是那一张如同霜雪一般冷冷的面孔,遇了天大的事情在那脸上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除了见到他的魏婴。
只有魏婴,能够牵动蓝湛全部的心绪,让蓝湛,变得不再像从前的自己。


回忆回旋,蓝忘机一瞬间有些恍惚。
魏无羡牵着蓝湛走进自己的屋子,笑眼弯弯:“蓝大将军,这就是我的房间了,你随便坐。”
蓝忘机环顾周围,看着床边一串亲嘴的小人涂鸦,以及床头上几只草编的蝴蝶,对着魏无羡轻轻挑了挑眉,“魏上卿?嗯?”
“什么上卿不上卿的,叫的我和个老头子似的。”魏无羡不满地道,“你叫我名字就好。”
“原来满朝都还以为你会对我有非议,不过既然是蓝湛你,我就完全放心啦。”
“你…很在乎?”蓝忘机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当然不是。什么功名利禄啊我都完全不在乎,只要活得开心就好。”
“我只是怕江叔叔他们担心我,若是他们知道蓝忘机就是蓝湛你,那肯定放了一百个心。”魏无羡伸出手拍了拍蓝忘机的肩膀,笑眯眯地道,“蓝湛,我们俩这么有缘,以后朝堂上就请你多担待啦。”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满是“你连朝都不上谈什么担待”,可他没说出来,魏无羡却看出来了,嘻嘻笑道,“这不是有蓝二哥哥就好了么,你一个人应付绰绰有余啦。我的话…非到万不得已还是不上朝的,你要好好加油!我会一直在你身后支持你的!”
他说这话本来是为了逗弄蓝忘机,盼望着这小古板严肃认真地给他科普身为臣子就要有臣子的样的人生哲理,可没想到蓝忘机听了他的话,目光瞬间变得温柔。看着他,很认真,很缓慢地点了点头。
蓝忘机嘴角扬起一点点弧度,如晴光映雪,明月高悬,皎然生光。
魏无羡看呆了。
生性跳脱的魏上卿在冷若霜雪的蓝将军的美色当前,狠狠地咽了口口水。


和蓝忘机并肩走出江家大门,魏无羡看似漫不经心地道,“蓝将军,我可以去你们家做客否?”
蓝忘机点头。“魏上卿若是愿意,随时都可以来。”“魏上卿”几个字带了笑意。
“那不知道蓝将军可不可以收留我?我在江家住腻了,想去你们那里换换新环境换换心情。”魏无羡信口胡扯八道,见面了还没有撩拨这小正经呢,想要逗他寻开心的毛病又犯了。
毕竟,魏无羡真的觉得,恼羞成怒的蓝忘机最是可爱了。
魏无羡等待着蓝忘机对自己“无聊”“不正经”等等评语,眯着眼睛正餍足地笑,手却忽然被紧紧地抓住了:“哎?!”
“魏上卿想,自然是可以。”手的主人沉声道,“去和江丞相打声招呼,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我家了。”
“住就住呗…等等蓝湛你说什么?!”
魏上卿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评论(8)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