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闭网学习了…明年六月前要是再看到我,麻烦大家把我打回去(。

【忘羡】岁月不离

*一重两重梦境

*原著向

*CP仅忘羡



1.

 

阴风阵阵,万鬼嚎哭。

此时那座山头,已经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他们手执兵刃,目光凛然,对着他呵斥道:“魔头,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束手就擒,是想被挫骨扬灰么!”

“当真好笑。”他嘴角勾起,眼神中透露出阴狠的意味,看着那些人,笑道,“难道我现在束手就擒,诸位就能饶过魏某人一命么?”

众人被他森冷的目光看得不由得有些发怵,只不过片刻,又有人站了出来鼓足勇气大声道:“你蔑视天道,罔顾人伦!还想要我们饶过你一命,想都休想!”

他目光悠悠地扫过那个人的脸,嘴角的微笑渐渐褪去,左手开始摩挲那管通体漆黑的笛子,神色渐渐变得漠然:“既然这样,那就来吧。”

“小心!他要动用陈情了!”有人在人群中大喊了一声,配合着他的动作,将笛子横置唇边,准备吹响第一个音——

然而这音色戛然而止。戴着云纹抹额的白衣修士上前一步,持着那柄他无比熟悉的剑。剑的通身流溢着充沛的灵力,雪白透亮的剑身上,映照出他有些惊愕、而又失神的脸。

他看着那人一步一步朝他走来,右手握着的笛子垂至身体一侧,居然笑了,轻声唤出了那个他无比熟稔唤过千次万次的名字。

“蓝湛。”

那人抬起头来,清冷的目光扫过他,琉璃般清澄的眸子里看不出一丝情绪,只是冷声道,“放下陈情。”

“放下陈情,我不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么。”魏无羡笑着,笑意却已隐隐的有些凄然,看着面前面色冷淡的人,“蓝湛,你真的和他们一样,想要杀我吗。”

蓝忘机略略垂下眼眸,没有回答他的问话。

魏无羡的神情由一丝希冀,转为失落,最后又转为最初的阴冷,“既然这样,那就来吧。蓝湛……不,含光君。”

他收回笑容,缓缓道,“这回,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跟魏狗废话什么,含光君快一剑结果了他!这孽畜,留着也是危害世间!”身后有修士瞧见,大声嚷道。

魏无羡眼神里一道寒意闪过,下一秒,在那人惊愕而无措的目光里,他伸出手,迅捷无伦地,扼紧了他的喉咙。

“让含光君杀了我……”他笑道,“你胆子还真大。”

他还来不及继续说些什么,四周的修士已经纷纷持着灵剑攻向了他。几十把灵剑里,他来回闪避,从怀里掏出一叠符篆,刚想要向周围掷出——

忽然,一切都静止了。

魏无羡拿着符篆的手没有掏出来,四周人攻击他的动作也停下了。

他低下头,瞧见自己的心口,被雪白的剑刺穿了一个窟窿。窟窿里,还能看清剑身附近流转着的,淡蓝色的灵力。

血顺着黑色的衣服流淌而下,滴落在脚下黑暗的泥土里,又渗入泥土,消失不见。

剑身猛然抽出。蓝忘机持着避尘,站在他身前,静静地看着他。

魏无羡努力地抬起头,对向蓝忘机琉璃般的眼瞳。那眼瞳此刻还是那般无波无澜,似乎主人的心中没有为刚才做的事情有一丝的波动。魏无羡心里不知怎么的,心底忽然一阵绝望,剧痛顺着血液倒流上来。可是他很清楚的知道,痛的,不是刺出来的那个窟窿。

是那把刺穿了他的剑,以及持着剑的那个人。

天空电闪雷鸣。雨忽然地便落了下来,和着他的血,砸落在阴冷潮湿的泥土上。

魏无羡终于像失了力般缓缓跪倒。蓝忘机漠然的神色湮没在雨里,雨幕重重里,他的脸就像被晕开了的水墨画,再也看不分明。

他脑子里忽然蓦地浮现出一段悠然温暖的曲调。带血的唇角勾起,他不由得轻声哼了起来。

曾经亦然是阴冷潮湿的洞底,那簇篝火旁,白衣少年曾经为他唱过的曲子。低沉暗哑的声线,到现在他还能记得。

然而他只唱了几个音,那曲子就彻底地沉寂。曾经白衣少年的脸,与现在站在他面前的青年的脸寸寸重合,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动。但又似乎,什么都变了。

比如过去的他和他,是年少时求学的同窗。他是江家的大师兄,而他是姑苏蓝氏的二公子。

但是如今,他是人人敬仰高山仰止的仙门名士含光君,他是人人唾弃恶名加身的邪门歪道夷陵老祖。

——他们,早就不是同路人了。

最后苟延残喘的音色消逝在他带血的唇角旁,他最后扬起唇角,低声念了谁的名字。

他看着他漠然的神情,渐渐合上了眼眸。

一片黑暗。

——史书记载,魔头夷陵老祖魏无羡身死魂销,为含光君所杀。

当真是邪不胜正,天道好轮回。

 

2.

他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塌上。

梦境余韵犹自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阴冷的雨丝打在他面上的感觉,还历历在目那么真切。他坐了起来,四顾环望是熟悉的伏魔洞,心情有点复杂。

穿好鞋子走了出去,夕阳正薄暮,温情端着一碗汤药朝着洞走了过来。瞧见他,不由得呵斥:“谁允许你起来的!病成这样了,给我滚回床上躺着去!”

魏无羡讪讪地摸摸鼻子,有些委屈地道,“情姐姐,我病已经好了,我想下山走走,散散心。”

温情嗤道,“你有什么好散心的,你瞧瞧现在什么时辰了?怕不是要出去沾花惹草吧。”

魏无羡脑子里突兀地出现了梦境里蓝忘机最后望着他那漠然的神色,不由得一阵心闷,用手抹了抹额角,垂下眼道,“别乱说了,我哪有沾花惹草。”

温情狐疑地打量了他半晌,问道,“你怎么看起来垂头丧气的。出什么事了?”

魏无羡道,“…我做了个梦。”

“什么梦能让你郁闷成这样?”温情将汤药搁在一旁的石案上,扬着眉看他。

“…也没啥,就是梦到自己被围剿了。”

“夷陵老祖被人喊打喊杀那么多年,会因为一个梦这样丧气?别骗我,你肯定还梦到了别的。”

“其实…”魏无羡吞了口口水,“是蓝湛。我梦见蓝湛要杀我。”

温情听完后,脸上神色变得有些玩味起来。“就因为这个,所以才这么难过?”

“其实我知道,像蓝湛这样的名门修士,是很有可能做出这种事的。何况我和他还没有什么特别的交情。”魏无羡叹了口气。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堵得慌。特别是想到他最后看着我的那个眼神,就觉得特别难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温情嗤笑了一声,道,“魏无羡,你完了,你是喜欢上人家了吧。”

闻言,魏无羡蓦地睁大了眼睛。

温情继续说道,“上次你带着他回伏魔洞,我就已经看出点端倪了。像你们那样相处,根本不像是正常朋友。”

“为什么这么说?”魏无羡迷惑。

“你直接就这样叫他名字,他还丝毫不以为意,仿佛完全顺理成章一样。你要想,像他这样的名士,能够直接称呼他名字的,绝对都是他最亲密的人。你们在外面传的水火不容,但实际上这样,除了你们对彼此很特别,你我想不出其他解释。”温情道。

“你这样一说,我忽然发现,好像除了我,没有人直接叫蓝湛的名字……”魏无羡回忆道,“他的兄长,他的叔父,好像都是直接叫他的表字忘机。但其实这也没什么,我们都是年少的时候就开始叫了的,只是习惯而已。”

温情似笑非笑,“即使不说这个。我还真的没见过你对哪个人像对他一样这么热情的,整个人都想要扑上去的欲罢不能。往常你撩拨他那些佳绩我近来也听了不少。魏无羡,你,喜欢上人家了吧。”

魏无羡脑子里一团乱麻,喜欢吗?我喜欢上蓝湛了吗?

过去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所以把他对蓝湛的那份特殊的感情,归结为是小古板好玩儿想去撩拨。

但是现在细想起来…

——大抵真的是喜欢的。否则也不会因为一个梦,因为他那样的眼神,这样的难过。

魏无羡心里很乱。从前他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如今意识到了,思绪反而像一团乱麻一般理不清了。

沉默了片刻,他抬起头对温情说,“我出去散个心。你们先吃,不用等我了。”

 

到乱葬岗山脚下的时候,夕阳正没入天际的另一端。周围的商铺很多都开始收摊了,魏无羡叼着一根草慢悠悠地走在山路上,思绪一边漫无目的地飘飞。

他从前,没有喜欢过一个人,所以他直到现在才意识到,他很早以前,其实就很在乎蓝湛,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但是他喜欢蓝湛又能怎么样呢。他们一个是名门正道,一个是邪魔外道,蓝湛这样的仙门名士,怎么能被自己玷污。

况且——他想到梦里蓝忘机清冷无情的眼神,叹了口气,蓝湛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他只要不厌恶自己,似乎已经是谢天谢地。

他们总有一天,是要站在战场的对立面的。到时候,也许蓝湛就会像梦中一样,亲自手刃了他。

他是姑苏蓝氏的二公子,而他已经是万恶不赦的夷陵老祖了。他们走的,完全是不同的两条路。纵使他再有什么心思,也终归殊途。

魏无羡在路旁坐了下来,有些自嘲。自己的第一段暗恋,就这样还没开始就夭折了。

对方恰好还是外界传着与他水火不容的人,当真有些诡异的讽刺。

他坐在路旁,对着虚空发起了呆。不知道过了几时,一个充满磁性的微微低沉的嗓音,让他如被雷劈中了一般,瞬间跳了起来。

“魏婴。”

 

 

 

3.

他抬起头来,有些仓促不及地对上了对面的人琉璃般的瞳孔,那双眼眸此时定定地注视着他,看得他有些心里发慌,“蓝湛?!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找你。”蓝忘机伸出手,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看着他,语调温和,丝毫不是梦中那般冷漠的模样。

“哈哈哈。你来找我,是想再上乱葬岗做一次客?”魏无羡摸摸鼻子。这个时候他看着蓝忘机,总是想到他那些对他不可言说的心思,不由得有些逃避的心理。

“不是。我在藏书阁找到了一些能够克制鬼道的法门。”蓝忘机直视着他,眼神微微荡漾开来一丝细不可察的温柔。“这些法门要用到姑苏蓝家的琴修术。魏婴,和我回姑苏罢。”

魏无羡想起,以往蓝忘机每次提到要带自己回姑苏的问题,自己和他都会闹得不欢而散。原来他并不是为了要把自己带回去关起来,而是关心他的身体,想让他不受鬼道的侵害。

魏无羡心中一暖,不由得笑开了。

蓝湛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嘛。

蓝忘机有些不明所以,看着忽然自己就开始傻笑的魏无羡,轻声问:“笑什么?”

“没什么。”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忽然有些鬼迷心窍地道,“蓝湛,反正是你来帮助我,在哪都是一样的。你和我上乱葬岗吧?”

说完这话,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荒谬。堂堂姑苏蓝氏二公子,和他这个邪魔外道住在乱葬岗上,不说蓝忘机自己,他所在的姑苏蓝氏又如何会答应。

没想到蓝忘机居然毫不犹豫地颔首了,“好。”

“没关系的我就是随口说说……诶?”魏无羡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没关系的话语还未完全出口,就听见了蓝忘机的答复。一瞬间愣住了,倏然睁大了眼睛,看着蓝忘机。

他完全没有想过,蓝忘机会答应的。还答应的这么毫不犹豫。

一阵喜悦涌上他心腔,让他整个人心里暖洋洋热乎乎的。他不由得勾起嘴角笑道,“那…我请你去吃饭吧。上次都没请成,最后还是你付的钱。这回,我请回来。”

“嗯。”蓝忘机颔首。

魏无羡拉着他的剑穗,抬腿就走,一边走一边絮絮道,“我们还是去上次那家湘菜馆好不好?你不是喜欢吃辣吗,应该很喜欢那家店的味道吧。”

“嗯。喜欢。”

魏无羡走在前头,没有看见身后的蓝忘机瞧着他的背影,眼神中刹那浮现的温柔,和嘴角略微扬起的,轻微几乎不可察的一丝笑意。

 

 

4.

“果然还是你们姑苏的天子笑好喝。”

魏无羡一边灌着酒一边有些口齿不清地道,“蓝湛,我改变主意了。我还是和你回姑苏吧,那里有天子笑,我住在你们蓝家,嘴里淡了,还能喝两坛天子笑解解馋。”

“不过,蓝湛……你叔父和你兄长他们,会同意你把我带回去么?我觉得你兄长倒没什么问题,可是你叔父……”魏无羡哈哈笑了两声,“怕是要气死啦。”

“无妨。”蓝忘机轻声道,“我自会解释。你住在静室便好。”

“静室不是你的房间么?”魏无羡奇道,“你的房间我去睡,那你睡哪儿?”魏无羡转转眼珠,狡黠一笑。

“莫非蓝二哥哥想要和我同床共枕?”

“有隔间。”蓝忘机耳垂隐隐透出红色,但还是正正经经地答道。

“可是我想和你同床共枕怎么办?蓝二哥哥肯不肯收留我?”魏无羡将座位挪近蓝忘机,暧昧的话语吞吐在耳旁,顺着耳廓,一路流转到心房。空气中的分子刹那粘稠起来,带着撩人心魄的痒意。

热气喷到他的耳畔时,蓝忘机一瞬间整个人都僵硬了。魏无羡瞧着他愈来愈红的耳垂,心情大好,不由得哈哈大笑。

年少时嘴贱撩拨,可自从他浸润鬼道以来,似乎就很少像从前一样撩拨这个小古板了。想来,还有些特别的怀念。

何况他现在意识到了自己对蓝忘机的那份不可言说的心思,于是话题就更加不由自主地往那个方向拐。

虽然明明知道,两人殊途,为此之前还好好感伤了一会儿。但在看到蓝忘机的一瞬间,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了。

他可是曾经说过“生前哪管身后事,浪的几日是几日”的人。现在他在他身边,不论以后如何,结果如何,和蓝忘机现在在一起的每个时刻,他都想要好好地珍惜。

“别闹。”蓝忘机低声道,“快吃饭。吃了即刻启程上路。天亮之前便可抵达。”

“蓝二公子,我忘记带佩剑了。”魏无羡笑眯眯地,轻佻的对他眨了一下左眼,“劳烦你御剑带带我呗?”

“…”一柄剑站两个人,那还真的有点挤。蓝忘机想到魏无羡窝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忽然有些不可言说的羞赧。


魏无羡显然知道蓝忘机在想什么,哈哈一笑,“你又害羞啦?别害羞嘛。我这么喜欢你,和你一起站一柄剑我可一点都不介意。”

蓝忘机乍然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你说什么?”

魏无羡也自觉失言,有些讪讪地笑了两声,想要掩饰尴尬。却见到蓝忘机那双眼眸一动不动地死死盯着他,快到嗓子眼敷衍的话又瞬间沉了下去。

该怎么解释呢。我只是开个玩笑?

可是明明就不是在开玩笑啊。

片刻,魏无羡哑着嗓子道,“就是像你听到的那样。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他看到蓝忘机的神色变得惊愕,连忙补上一句,“不过你不用介意的。你就当没听到好啦。我喜欢你,是我的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也不用因此觉得怎样,真的。”

说完他才觉得,自己是真蠢。说了这话,还想要蓝忘机对他毫无芥蒂,怕是未来两人连做朋友都难了吧。

魏无羡有些难过,嘴角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也渐渐地攥紧了。

刚刚还因为能待在蓝忘机身边而感到开心,又立刻说出了这种蠢话。

这不是把人往外面推么。

在他嘴角的笑意完全消散之前,蓝忘机伸出手,拉过他,把他紧紧地拥进了怀里。

他靠在蓝忘机的心口,听着他剧烈跳动的心跳,听着他低沉暗哑的声音道,“我也是。魏婴,我心悦你。”

魏无羡的神情惊愕,瞬间没反应过来蓝忘机说什么。直到被揽入怀抱,耳畔就是心上人一声一声有力而沉闷的心跳。过了片刻他才缓过神来,嘴角一点点上扬,上扬到最大的弧度。他满足地闭上眼睛,伸出手揽住蓝忘机的腰。

真好啊,他所喜欢的蓝湛,亦在喜欢着他。

他抬起头去,瞧着那人忽然柔和下来的眉眼,如晴光映雪般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喉结瞬间滚动了几轮,哑声道,“蓝湛,你…”

面前的人却没给他说完这句话的机会。低下头,极轻极轻地,吻住了他的唇瓣。

 

5.

魏无羡睁开眼睛。

他正躺在静室的榻上,被蓝忘机紧紧拥在怀里。

太久维持的姿势让他不由自主的动了一下。察觉到怀中的动静,蓝忘机睁开眼睛,柔声问道,“怎么了?”

“做了个很好的梦。”魏无羡挑起嘴角,在蓝忘机耳垂上亲了一下。“没事,睡吧。”

蓝忘机嘴角弯起,低下头,去寻找爱人柔软的唇。

“……”魏无羡享受着蓝忘机的温柔,闭起眼睛,而后餍足地笑了。

 

其实他也曾经想过,如果过去在穷其道前蓝忘机就和他表明了心意,会不会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只是从来就没有如果。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有能力扭转,亦没有机会去重来一遍。

他能做的,只是和他最爱的人在一起,好好地,过好接下来的每一天。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再也无法挽回和弥补。

所幸,他们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跌跌撞撞,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不论未来有多少艰难险阻,多少颠沛流离。都有人自此常伴身侧,再也不离。

无论多么困难的日子,从此都会有人陪着他。

 

 

——他,再也不是孤单一人了。


评论(8)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