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盗阿戈

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忘羡❤️

【忘羡】丧尸行动


《丧尸行动》



*丧尸向,脑洞来自釜山行
*设定迷,Bug多
*OOC慎入
*CP仅忘羡



1.

“别过去!不要命了?”
魏无羡伸出手迅捷无伦地抓住了一个慌不择路的朝着那一片黑压压的人群跑过去的人,压低声音了道,“现在呆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丧尸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出来。”
被抓住了的男人胸脯剧烈的起伏着,眼睛瞪到最大,目光惊惧地看着他。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跟随了指令,听话地留在了原地。
“在这里待着,我出去看一眼情况。见到情况不对立刻关门。”魏无羡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听清楚了吗?剩下的人的性命全部都掌握在你的手里了。记住,情况不对立刻关门。总之,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千万不能让丧尸进入列车。”
那男人看着他,瓮动了一下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极缓慢、极缓慢的微不可查地点了一下头。
魏无羡握紧手里的匕首,身形一闪,就从打开的车门里钻了出去。

他走向那帮人群。那些人正像无头的苍蝇一般六神无主,在不断地争论着是要回到列车上去,还是从这里出去离开。
一个体型略胖,下颔宽大的男人涨红了脸,对着人群大吼道,“还回什么列车上?列车上有丧尸,这里还没有,从这里逃走,不会出事的。”
有一群人附和。想要回到列车上的人意志开始动摇,一个女大学生细声说,“不如我们听他的,跟着他走吧。”
“不行。”人群中忽然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众人朝声源看去,一个身量颀长,眉眼俊朗的青年正看着他们,嘴角微微地勾着,“此地情况不明,丧尸什么时候会出来还未可知。列车上只要待在没有丧尸的车厢里,就没有危险。大家快回去,不要在此地多耽。”他说话的语调沉稳而缓慢,给人一种很安心踏实的感觉。
那个略胖的男人恶狠狠地盯着魏无羡,“你是谁?”
“我是这辆车的乘客。”魏无羡嘴角带笑,“这位先生,您也一起回到车上吧。不要再煽动人群做不理智的行为了。”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那男人涨红了脸,一路往下蔓延到脖子的地方,恶声恶气道,“这里没有丧尸,从这里逃生才是明智的做法!若是和你回到车上出了事,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能够做什么?!”
“出了事,我负责。如果我不能在危难的时候阻挡成功,那我也会拼了命地战斗到最后一刻。”魏无羡挑着眉毛,一字一句,语调铿锵。
“凭什么?”人群里有人大声质问。
魏无羡微笑着,亮出了手里的匕首。
“这把刀,是我在去年的全国格斗大赛上赢得的。”
“去年的格斗大赛——”人群纷纷倒吸了一口气,一个人不禁喊了出来,“难道你是…”
魏无羡微微弯下腰,鞠了个90度的躬,嘴角的弧度没有丝毫锐减——
“在下夷陵老祖,请多指教。”


2.

魏无羡走回13号车厢时,那个身着白衣的人正站在车厢口等他,整个人逆着光站在光影里,看起来无比高大,恍惚得遥远。
魏无羡恍惚地看着那个身影,忽然想到了从前校园的时光。那个时候,小古板还是小古板,而他还是班上跳脱无比的坏学生,每次违纪就会被小古板抓着罚抄校规。每天放学时分他背着书包想要溜出教学楼时,那个身影就会立在夕阳里等着他,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提溜回教室。
时光更迭匆匆,已逾数年。他们都不再是曾经的少年。只是当他再一次看到他立在光里的身影时,还会恍惚地觉着,他不曾变,一直不曾变。时光无情如流水,却没带走他的模样。
他一直是那样,正直而固执,虽然看起来不近人情,却是他心里最好的人。
可惜…
魏无羡轻轻叹了口气,快步走向那个身影。清冽的嗓音传入他的耳畔,带着些微微的担忧和焦急:“怎么样?”
“都劝回去了,不过军心不稳,这样的状况怕是维持不长的。”魏无羡叹了口气,“怕是只有上了。”
“我这边一样。”那人道,“如此,我们须要制定战斗方略。”
“好。”魏无羡疲惫地揉了揉眉心,“蓝湛,你的匕首还带在身上吗?”
“嗯。”蓝忘机微微颔首。
“既然这样,战斗起来应该也不会太难。”魏无羡勾起嘴角微笑道,“大名鼎鼎的含光君亲自上阵,千军万马尽扫。”
“不可大意。”蓝忘机微微摇头,“魏婴,你一向托大,须知谨慎行事,才能百战不殆。”
“蓝湛你真是啰嗦。”魏无羡道,“好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还记着七年前的事呢。都过了那么久了,就别再惦记了吧。”
他转身往车厢内走去,“不过好在我家里的人和你家里的人都在国外。没有后顾之忧,战斗起来也会更加顺利,不是吗?”他转过头朝蓝湛笑道,眼睛望着蓝湛,一字一句地问道,“蓝湛,你,没有什么牵绊了吧?”
“我…”蓝忘机微微启唇,眼睛看着魏无羡,还是止住了话头。魏无羡微微一哂,自顾自地道,“也是,我问你干嘛。你牵绊的人,肯定都在国外才是。这个地方你相识的人,怕是只有我了吧。”
“既然这样,我很认真地和你说。”
“如果战斗中遇到什么不可预料的意外情况,我们,自己管自己的就好。”
“如果你遇到危险,我不会去救你的。毕竟我们只是同学罢了,也不是什么过命的交情。所以你也一样,不必管我。”
魏无羡明知道以蓝忘机的心性,绝不会撂下旁人不管,因此故意说些冷漠的话,将他远远地推开。蓝忘机不在乎,他知道,但他不希望因为他的正义感和责任感,让他受到无谓的伤害。
何况,他还有他的家庭。魏无羡望向他无名指上的那枚闪闪发光的婚戒——他如今那么幸福,一定不能出事。
蓝忘机听着他的话,凝视着他转过去的背影,眼神一点点黯淡下去,轻声应道,“好。”
——在危难时刻,你只要护着自己就好。
至于我。
我愿意护着自己想护的人,坚定不悔。即使受伤或者死亡,也都是我心甘情愿承担的后果。
蓝忘机望着他转身往车厢里走去的身影,思绪一下子飘回了七年前。

那是一个滂沱雨夜。
他赶到的时候,魏无羡正微微佝偻着腰一只手扶着一边的围墙,肩膀上挨了一枪,不停地往外渗着血,逐渐在暗色的衣服上逶迤开一片触目惊心的痕迹。
月光下,他低着头剧烈地喘着气,身旁站着一个女孩子,看着他,目光无措而慌乱,眼泪不停地从眼眶里渗出来:“对不起…都怪我…对不起…”
魏无羡抬起头,勉强地笑了一下道,“不怪你,是我不小心大意了。你别哭了,女孩子哭多了不好。”
说罢,他又低下头大声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蓝忘机几步上前,看着月光下他接近透明的脸色,心脏像忽然被一只手攥紧般,传来剧烈的疼痛。
他哑声,几乎听不清自己的声音:“怎么会这样?”
魏无羡苍白而虚弱地捂住了肩膀,满不在意地笑了一下,“没什么,大意了。蓝湛,既然你来了,你帮我把绵绵送回家吧。”
“我先送你去医院。”蓝忘机看着他,表情严峻。
“我没事。医院我可以自己去,可是绵绵…大晚上的,女孩子一个人多不安全。”魏无羡道,“你把她送回家,就当是在帮我了。”
蓝忘机目光沉沉地看了他一眼,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弯下腰,不由分说地一把把他抱了起来。
魏无羡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无比惊悚道:“蓝湛你快放下我!”
“闭嘴。”蓝忘机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对身边的女孩子说,“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然后再送他去医院。”
“不用不用了,”那女孩慌忙地摇了摇头,“我家离这里也就两三分钟的路程,我跑步回去可以马上就到的,不用麻烦了。”
蓝忘机微微启唇,正欲说什么,那女孩就抢先开了口飞快地道,“你快带他去吧,他的伤不能耽搁的。”说罢便转过身,飞快地跑了。
蓝忘机低下头来,看着怀中的魏无羡,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为什么擅做主张,孤身犯险?”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见义勇为罢了。”魏无羡靠在蓝忘机的肩膀上,虚弱地摆了摆手。

一个月后。
蓝忘机听说,魏无羡和那个女孩子——绵绵在一起了。
他一个人站在夕阳下,看着那对身影并肩走出校门,很久都没有动。
再后来,蓝忘机接受家里一直以来的要求出国了。

直到丧尸疫情爆发,蓝忘机再一次在通往云梦的火车上见到了魏无羡。
这一次,距离他们上次见面,已相隔七年之遥。




2.

嘀嗒…嘀嗒…
猩红色的液体染红了半面衬衫,又重重地坠落在车厢的钢筋水泥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他紧紧地握着那只匕首,大口地喘着气。
没想到…丧尸的血,居然也是红色的。和人类完全一样。只不过,变成了只会嗜血杀人,没有意识的怪物。
如果被咬上一口,就再也看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他转回头,看着身后如同他一般,白衬衫上铺满了一整面鲜红的旗帜的蓝忘机。
他轻轻地笑了笑,尾音略微上挑着,惬意而又自然地用独属于他的慵懒嗓音说道:
“蓝湛,我们闯过来了啊。”
背后的人微微点了点头,“嗯。”
魏无羡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刚想说些什么,瞳孔却在一瞬间看到蓝忘机的方向时骤缩,缩成一个惊恐的小点。

“蓝湛,你身后——!!!”


TBC



评论(12)

热度(63)

  1. 海与迟落梦恬盗阿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