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盗阿戈

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忘羡❤️

【靖蓉】回首向来竟归处

0.

正是日光倾城。
他披着战甲,与千里标兵一起倾城而下,打开厚重的城门,去应战气势汹汹的敌军。
他在武林上是举世无双的高手,到了战场上,却也终究要看刀剑的威力,杀伐无眼。
实力悬殊,他终究被制住。长枪刺进他的胸膛里的一刹那,他的脑海里忽然如同走马灯一般闪过这一生的片段。最后一幕,是他站在岸上,白衣少女撑着小船自芦苇深处悠悠划来,翩然如仙。
她明眸皓齿,善睐浅笑。只那一眼,便惊住了无数的流年。
他勾起嘴角,缓缓念出那个自己念过了几百次的名字——
“蓉儿。”


丐帮帮主站在城头,看着丈夫身殒,表情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看着攀墙而上的敌军,眼中是视死如归的大义凛然。
举着打狗棒,一路打狗棒法使将出来,一遍又一遍。直到终究抵挡不住车轮战的袭击,她力竭,靠着城墙滑倒在地。
忽必烈站在她面前,轻声笑道,“郭夫人,对不住。”
她举起打狗棒,微微一笑,“没什么对不住的。技不如人,只能认栽。”
忽必烈摇了摇头,状似惋惜,“黄帮主聪明一世,却最终还是败于我军十万铁蹄之下,可有后悔坚守这早就破败不堪败絮其中的大宋王朝么?”
“不曾。”黄蓉抬起头来,眼神里瞬间充满了坚毅和凛然,“我虽随了爹爹,从来厌恶这封建礼教。但这是我的国家,为国为民,我都应当守着。而你们,纵使风光一时,最终也不属于华夏民族。”她微微一笑,“你们终有一天,会败的。这天下,终究是属于我万千子民,而不属于你们。”
忽必烈嘴角的微笑不减,“是吗,可惜你,也许看不到那一天了。”
“我去陪我丈夫,你认为我还会有什么遗恨么?”黄蓉微微一笑。“生前管了太多国家大义,如今我已什么都不想理了。”丐帮帮主笑容粲然,透过这笑容,依稀还能看到曾经那个明媚清丽,娇俏灵动的少女。
一袭白衣,金色发带,微笑着横过一叶扁舟。在花树底下婆娑起舞时,伤心欲绝却强忍悲伤的微笑。两人分别之时,尚有些清凄却平静的,知晓自己或许一去不回,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坚定而倔强的笑容。
过往种种与如今她的面容重叠起来。仿佛岁月不曾经过,她还是当年那个明眸善睐的少女。又仿佛已经过了很多很多年,当年娇憨灵巧的少女早已成为从容机智的少妇。岁月没有带走她的聪慧机敏,却还是稍稍改变了些什么的。
——是什么呢?也许她自己也不能说个分明。
忽必烈不由得有些恍惚,想起十几年来听闻的黄蓉的生平事迹,既叹于她败于此役,又起了一丝怜惜之心。下一秒,又立马打消了饶她一命的念头。
素闻黄帮主机智过人天下无双,可以胜人于无形之中、败人于无意之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机智诡谲,常常在绝境之中力挽狂澜,绝处逢生,转败局为胜。留着她,怕是今后遗恨无穷。
于是他什么也没说,静静地看着黄蓉。黄蓉瞧着他,嘴角带着一丝轻蔑的不屑,眼神里是视死如归的骄傲。那骄傲不仅属于郭靖的妻子,属于丐帮帮主,属于桃花岛岛主的爱女,更属于令无数英雄豪杰钦佩无比的、妙计天下无双、聪慧过人的黄蓉。
下一秒,她将打狗棒横于自己颈前,轻声道,“对不住了,爹爹,女儿要先去找娘了。靖哥哥,师傅,娘,我来找你们啦。”
碧绿剔透的竹棒坠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她缓缓靠墙滑落,嘴角尚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
忽必烈弯下腰看了一会儿,叹道,“可惜,可惜,终究也是一代传奇的女子。只是,选错了路。”
他朝身边挥了挥手,属下明了的上前询问,“王子,有何吩咐?”
“厚葬了,和郭靖的尸首葬在一起,选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为他们立块碑。”忽必烈叹了一口气,“若是不是敌人,这般侠士,我们怕是可以成为知己至交的。”
“是。”属下领了命退下。周围的人觑着忽必烈的神色,不敢吱声。
忽必烈立在城墙之上,烈烈长风吹过他的衣角,他俯瞰着城墙,眼神像一位君临天下的帝王。
脚下江山绵延十里,伸向与天堑相连的,绵长而无法触及的远方。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