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闭网学习了…明年六月前要是再看到我,麻烦大家把我打回去(。

【忘羡】从前有个魏上卿(下)


前篇

*好久以前的坑,填了


*改编自《廉颇蔺相如列传》

*魏上卿X蓝将军

*ooc预警

“蓝湛你居然还真把我带回来了啊。其实我就是说着玩玩的而已。我们两个在外界传闻水火不容,谁想得到蓝将军还会把我带回家住呢,哈哈。”
魏无羡嗅着蓝忘机房里袅袅不绝的檀香,四处看着一边口不停地道,“不过你这香气还真的挺好闻的,和你身上是一个味儿。”
他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东看看西瞧瞧,直到踩到了一块地方,发出咔擦一声细微而清脆的声响,他好奇地低下头去看,“这是什么?”
他弯下腰去,才发现是一块隔板。把隔板掀开来,醇厚的酒香混着檀香的静谧瞬间充盈了整个静室,是他曾经来姑苏最爱的天子笑!

魏无羡转过头看向蓝忘机,啧啧道,“蓝湛,真没看出来,当年我跑出去喝酒还被你抓,现在你居然自己偷偷藏来喝。蓝湛,你变了。”
“没有。”蓝忘机袖子下的手指微微绻了绻,看向魏无羡的目光看似平静,眼神却微微起了波澜。
“不是什么?”魏无羡说着就把一坛酒拎了出来,“你不是买来自己喝的,难道是买来给我喝的啊?”魏无羡眉眼弯弯,“不过还好你藏了,我就不用自己偷跑出去买了。”
“…”蓝忘机无言的看着他轻车熟路地从旁边的柜子里找到了几个白色的瓷碗,打开封口的红布就把天子笑往里倒。
他没再说什么“云深不知处禁酒”这样不合时宜的话。

虽然犯禁…但是,魏婴开心就好。

“诶诶蓝湛,你要不要也来喝一点?”魏无羡端起酒碗,眼神亮晶晶地看向他,“陪我喝点呗,庆贺这么多年后我们的重逢。”
他其实也没想着蓝忘机会答应,只是顺口撩拨一句罢了。却没想到蓝忘机端起另一碗酒来,轻声应了道,“好。”
魏无羡瞬间兴高采烈,跃跃欲试。还从来没见过蓝忘机喝酒的模样,很期待这个小古板的酒量究竟如何。
谁承想蓝忘机只是轻轻抿了一口,头一歪就闭上了眼睛。
魏无羡瞠目结舌地看着他松开手,酒碗坠地,酒液在房间的地板上蔓延开,尚自在惊愕里缓不过神。
…这就醉了?一口倒?
认识到这个设定的魏无羡不禁扶额。这也太…

难怪蓝家会有禁酒的规定,这样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可是蓝忘机醉了,这该怎么办?魏无羡犯愁了一会儿,最终决定把他扛到床上。
他将蓝忘机的一只手扛到自己的肩膀上,站起身来的一刹那瞬间趔趄了一下。

他不由得抱怨了一下——

蓝湛怎么那么重?

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想要把蓝忘机扯起来,面前的人的眼睛却一下子张开了。
清澈如水的眼神亮晶晶地看着他,平静中荡漾着些微微的波澜。有点可爱,又有点令人怜惜。

魏无羡看着这样的眼神不由得有些脚软,试探性地问道,“蓝湛,你酒醒了?”
“嗯。”蓝忘机将手从魏无羡的肩膀上自觉的移开,魏无羡忽然感觉肩膀上一轻,刚刚松了一口气,手腕就被人抓住了。
他低下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蓝忘机,疑惑道,“怎么了?”
“我的。”蓝忘机抓着他的手,紧紧的。目光有些委屈,看向他的目光亮晶晶的,看得魏无羡心头一软。
“什么你的?蓝湛,你酒还没醒吧?”魏无羡看着这样的蓝忘机感觉有点好笑,又有点莫名的怜惜,于是不由得伸出手撩了撩他的眼睫毛。蓝忘机整个人一动不动地任他作妖,看向他的眼神清澈无比,热切无比,坦荡无比。魏无羡又将手伸到了他的脸颊捏了一捏,又捏了一捏,还感叹了一句,“皮肤真好。”
他玩够了蓝忘机,开玩笑般地问道,“蓝湛,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回来?”
“想看你。”蓝忘机直白而坦率地回答。
“看不出来,你这么喜欢我啊。那当年我在云深不知处求学时,你还总是找我麻烦,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魏无羡伸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嘻嘻笑道,“不过蓝将军,这么多年不见了,你怎么还记得我呀?我还以为你早就忘记我了。”
“不会忘。”蓝忘机攥着他的手,将他的手指一点一点扣入他的手指缝,直到两个人掌贴着掌,十指相扣,他认真地、一字一句地道,“因为是最重要的人,所以不会忘。”
魏无羡被他的话一瞬间惊呆了,脸上不由得羞赧起来。“什么意思?”
蓝忘机站起身来,把他一把搂进怀里。“我心悦你,魏婴。”
“??!”魏无羡如同被雷劈了一般呆住了。
这个,他一直以来以为讨厌他的小古板,甚至他根本就不敢确定对方是否把他当成朋友的人,说心悦他?是他神智不清幻听了,还是蓝湛喝醉酒以后说的胡话?
但他脸侧的心跳声,一声一声沉重而有力的,不容错认,不容抵赖。
魏无羡懵了片刻,才发现自己脸颊热得发烫。
他深呼吸了几口推开蓝忘机道,“蓝湛,你等等。”
蓝忘机顺从地退开,但目光还是热切而真挚的注视着魏无羡。
魏无羡此刻心乱如麻,没办法马上接受这个现实。他沉默了一会儿道,“蓝湛,你让我想想。”
他没敢抬起头去看蓝忘机的神情,只是挥了挥手道,“我去隔间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蓝忘机站在原地,愣住了,过了片刻,嘴角微微下撇,神情是显而易见的委屈。
喝醉了酒后的蓝忘机思维简单而直白,魏无羡这样的行为,无疑让他觉得是拒绝。
可是,可是…
——他又要走了吗?他又要离开了吗?他找了他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了,怎么能放任他再这样走掉?


蓝忘机站在原地,看着魏无羡走出去的身影,呆了片刻,忽然冲了上去,抓住魏无羡的肩膀,强硬地把他转了过来。
无视面前人惊愕而慌乱的眼神,他低下头去,狠狠的吻住了他的嘴唇。
霸道的,狂乱的吻降临,把魏无羡整个人给砸懵了。他甚至忘记了反抗,只记得闭上眼睛被迫的承受着狂风暴雨的、来自蓝忘机的给予。
甚至他吻到一半还张开嘴,主动地搂着蓝忘机的脖子,开始生涩的回应。
直到他被吻的手脚发软,全身发烫,蓝忘机才松开他。他迷迷糊糊地抱着蓝忘机的脖子,思维涣散间,感觉被人打横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
他一瞬间有些慌乱,看着蓝忘机。那眼神迷离中又有一丝清明,他强撑着仅剩的意识,看着蓝忘机,问,“蓝湛,你…你真的喜欢我?”

“真的喜欢。”蓝忘机回答完这句话,倾身便压了上去。这回,魏无羡没有再退却。

灯火微暗,烛光摇荡。墨色如水的夜色里,那间小房子里,传来低沉而压抑的轻微呻吟。

魏无羡在狂风暴雨的给予里,自暴自弃地想着。这辈子,就要栽在蓝湛的手上了。然而他的心里…似乎是十分乐意的。

虽然乍听到时由于震惊而没有立刻接受,但蓝忘机倾身吻下来的那一刻,他忽然就意识到——

自己,其实也是喜欢着面前的这个人的。

否则不会有当年那些疲不知倦的撩拨,不会有那么多年的牵肠挂肚,不曾忘怀——

他也喜欢着他。

而且,已经很多很多年了。



第二天蓝忘机醒来,看到窝在自己怀里的魏无羡,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低下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床上的一片狼藉,脸色瞬间一片苍白。头脑一片空白,不敢置信地想着自己醉酒后发生的事情。

——他都干了什么?

怀里的人约莫是感受到了动静,睁开了眼睛。清晨的少年睁开的眼睛湿漉漉的,瞧着他的目光,就像一头无害的小动物。这让蓝忘机更加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无比的罪孽深重,和不可弥补。

蓝忘机惨白着一张脸看向魏无羡,嗫嚅着嘴唇了片刻,说不出一个字。

沉默了片刻,他哑着嗓音道,“魏婴,抱歉。我…”

说什么呢。说自己对他多年的绮念,说自己会负责,说自己痴心妄想着的在一起?

可是魏婴,魏婴又怎么会愿意。

蓝忘机挣扎着,却一刹那空白了思绪。因为魏无羡弯着他那双好看的桃花眼,轻轻地吻了吻蓝忘机的唇角。

对着蓝忘机突然愣住的神情,魏无羡展开唇角,笑得轻扬而又肆意。

“蓝二哥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啦。睡了我,就要对我负责。”



“诶诶诶,你们听说了吗,那个魏无羡魏上卿,被蓝忘机抓回府邸关押啦!现在还不知是死是活呢。”

“唉,要我说,这些达官贵族之间的明枪暗斗真是可怕,就因为魏无羡上次一张巧口夺回了和氏璧,官位越过了蓝忘机,招来这样的横祸。”

“不知道的人别乱说好不好,蓝将军品格高尚,怎么会是这种嫉妒他人的小人。我听说那魏无羡身为臣子却不理朝政,终日浪荡生活淫乱,蓝将军一定是看不过去了,才将他抓回府邸管教的。”

“要我说啊,朝廷真是个乱得不得了的地方,还好我当年未进朝堂。要不然啊,还不知能不能活到现在呢。”

一袭黑衣和一身白袍走在街上,黑色衣服扯了扯白色衣袍的人,笑道,“二哥哥你听见了吗?旁人都道你把我关了起来呢。”

白衣人“嗯”了一声,不置一词。

“但他们要是知道二哥哥把我关在家里是为了什么,那可才要惊掉大牙呢。”魏无羡摸了摸下巴,想到他将自己和蓝忘机的事情回家说的时候,江澄恨不得把他打出家门的神情,依旧觉得好笑。

但还好,大家最后都接受了,江厌离甚至帮魏无羡打包好行李送到了蓝家。魏上卿从此就住入蓝家了。

魏无羡打包行李进门那天笑嘻嘻的,揽住蓝忘机的脖子笑道,“蓝二哥哥,你说我这样像不像是入赘?”

蓝忘机偏过头看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把魏无羡看呆了,轻声道,“不是。”


——你明明,是嫁过来的才对。


评论(6)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