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闭网学习了…明年六月前要是再看到我,麻烦大家把我打回去(。

【忘羡】道侣一觉醒来不记得自己是我的道侣了该怎么办(一)

*原著向,老套的失忆梗

*雷与ooc慎入

*cp仅忘羡


1.

正是五月好时节。
桃花开得正盛,天气并不很热,清风拂来只有醉人心脾的暖意。虫鸣声在夜晚尚不很大,细细微微的,蛰伏在低矮的草丛中,每当人走过时便会听到些声响,却又朦朦胧胧的,听不甚明。
云深不知处此刻也是一派盎然之景,草翠花红,高高低低地点缀着,撒落着,配上一贯以来的清冷色调,倒是添了几分别致。可这美景此刻却无人有心去欣赏,只因为一件事情,云深不知处这段日子可谓是人心惶惶,鸡飞狗跳——
“魏无羡失忆了?”一个小茶馆里一个留着胡须的大汉听言拍案而起,“这是真的?”
“没错。据说是前段时间与含光君一同结伴出门夜猎,不小心被妖兽的气息袭击,当场昏厥。含光君把妖兽击杀后带回家养了三天才醒,结果醒来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店小二凑在他面前,神秘兮兮地道。
“失忆是指什么程度?是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想不起来了?”另一张桌子的另一位客人听罢转过身来,问道。他的手指用力摩挲着桌面,听得津津有味,连茶杯里的水撒了些出来都未察觉。
“这倒不至于。只是记忆倒退回了上辈子,他还是夷陵老祖的那个时候。那个时候他可还是戾气未收啊…哎,这下云深不知处可遭殃咯。”店小二状似惋惜地叹了口气。大家纷纷感叹道,“是啊,怎么会出了这等变数…”
这厢传闻被人们兴致盎然地口口相传,那头云深不知处却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鸡犬不宁、天翻地覆。虽说总归因了这件事情引起了不少蓝家长辈心中的警觉,生怕魏无羡戾气太重会惹出什么祸端,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但事实上,导致如此的罪魁祸首却并无任何兴风作浪,甚至还可以说安分得很。每天逗逗兔子踩踩草坪,似乎完全不把自己失忆了的事情放在心上,反而兴致勃勃地对未来发生了什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诸如自己怎么会生活在云深不知处,为何会和含光君在一起生活,他们两人拜把子了吗,如此云云。

蓝思追在第无数次在草坪边被魏无羡逮着的时候,有些头疼地无奈扶额道:“魏前辈,这些问题,目前含光君不让我们告诉你。你好好呆着,他会想办法帮你恢复记忆的。”
魏无羡叼着一根草坐在草地上,眯起眼睛笑道。“我和蓝湛这么相安无事地在这里过了这么多年,肯定发生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有什么说不得的?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蓝景仪嚷嚷道,“不让你知道肯定是有原因的啦,还不是怕你幼小的心灵承受不了!你都不知道含光君他…”

蓝思追忙转过头阻止道,“景仪!”

蓝景仪撇撇嘴,有些不服气地反驳道,“我又不会真的告诉他…”
魏无羡饶有兴致地坐在草地上看着他们,神情笑眯眯的。“行吧,那我不问了。我问另一个问题。据你们说,现在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吧?”
“是啊。”蓝思追想了一下这个问题,觉得没什么问题,谨慎地回答。
魏无羡摸摸下巴,“看到你们,我忽然想起来,我当年也带着一个小朋友的,如果他平安长大,应该也是你们这般年龄了。”
蓝思追听闻此言顿了一下,有些想要说话,思考片刻后随即又闭上了嘴。

蓝景仪在旁边觑见他的神情,小心翼翼地扯扯他,道,“思追,我们走吧。”

蓝思追点点头,转身走去,走了几步却又忍不住回头道:“魏前辈,你养的那个小朋友平安长大了,他现在很好,过得很开心。你失忆前常常和他待在一起的,如果你想的话,随时可以见到。”
“是吗?”魏无羡扬起嘴角笑了。“那便好。谢谢你们啦。”说罢他整个人向后一倒,将手交叠着放在后脑勺的位置,仰躺在草地上,听得两位少年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又听得一阵极细微的脚步声顺着草根朝他的方向走来。

他没有变换姿势,依旧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听得那声响一点一点靠近。
须臾,一对白靴出现在他面前,鞋子的主人站在跟前叫他:“魏婴。”
魏无羡仰起脸,正对上蓝忘机那双透明如琉璃的眸子,清浅明亮,如山间清泉。心中有什么地方不由得动了一下,他勾起嘴角笑道,“蓝湛,你讲完学啦?怎么想起来找我?”
“到午饭时间了,来找你一同用膳。”蓝忘机语气温柔,将一只手伸给他,“魏婴,起来罢。”
魏无羡抓住他的手坐了起来,盯着蓝忘机看了一会儿,眯起眼睛笑道,“蓝湛,我真不习惯这样的你。这十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你怎么对我这么好?”他嘿然地摸了摸脸颊,“难道是我的美貌在死缠烂打多年后终于把你征服了?”
蓝忘机低下头看他,神情无奈,眼神中却满是宠溺,低声道,“别闹。”
“蓝湛你这人啊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爱玩笑。看你现在对我这么好,难道是我这些年做了什么事情让你改变了对我的看法,所以不这么讨厌了?”魏无羡将嘴中叼着的草拿了出来,在阳光下转了几圈,将它绕成一个戒指的形状,饶有兴致地套到自己的手指上。发现尺寸不合适后,又接着换了另一根手指。他一边做着这样的动作,一边语气轻松地开玩笑般地询问蓝忘机。
闻言,蓝忘机眼神闪烁了一下道,“并无。”
“并无什么?”魏无羡听到这话愣怔了一下。“还是讨厌”的意思吗?魏无羡看向他,却见他轻轻摇了摇头。

“算了,我们去吃饭吧。”魏无羡失了就这个话题谈论下去的兴致,站起身来,弹弹衣服上沾上的碎草。“不过说到你家的家宴,倒是比小时候好多了。居然还有辣椒,而且口味,居然还那么合我…”
蓝忘机听着他絮絮叨叨地念叨着,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语调温和地道,“总会变的。”
魏无羡笑道,“是啊,吃到那些菜就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在莲花坞的时光…”他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脑门,“说到莲花坞,江澄现在怎么样了?还是家主吗?”
蓝忘机颔首,“还是。”
“那很好啊。”魏无羡笑着道,“当年我和他假意决裂,其实暗下还是有联系的。这小子也不懂这些年来有没有和我再联系过…还有,师姐呢?她现在应该在金家!金子轩对她好不好?他们有孩子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向蓝忘机抛来,他顿了一下,道,“小金夫人,现在很好。他们的孩子,如今经常和思追在一起夜猎。”
“那,温情温宁他们呢?现在还在乱葬岗上住着吗?”
“不在了。”蓝忘机答道。

魏无羡也没有失落,摸了摸下巴道,“也是,我既然都住到蓝家里来了,他们肯定也不会待在那里了。估计是去了更好的地方吧。”
魏无羡喃喃道,“看来大家都过得不错啊…”说完这句话后他静默了几秒,正当蓝忘机以为他不会再问出什么问题时,他蓦然转过头来,眼神专注地盯着蓝忘机,神情忽然变得有些紧张,又有些不安,犹豫片刻,他终于开口,问道。
“蓝湛,那你呢?你这些年怎么样?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可有聘娶哪家仙子为妻吗?”

评论(30)

热度(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