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盗阿戈

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忘羡❤️

【忘羡】道侣一觉醒来不记得自己是我的道侣了该怎么办(三)

*老套失忆梗,非常狗血,比上篇更加狗血,是自己都看不下去的那种狗血…各位请慎重(

*雷与ooc慎入

*cp仅忘羡





3.
次日清晨,魏无羡醒得很早。
虽说前天晚上过晚才入睡,醒来后竟不见丝毫困意。约莫是发现自己居然是个断袖的事实至今依然让他的精神处于一种奇妙的恍惚状态。精神错杂间,也就不见多困倦了。
发现自己在床上翻滚了十几分钟都无法再入眠后,他终于认命地爬了起来。在床尾摸到自己的衣服,囫囵地穿上,爬下了床。外室一片静谧,没有丝毫声响。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分了,想着蓝忘机大约是已经出去了。走到外间时,他探头看了一眼。果然,被子和枕席都被整理得井井有条,不见丝毫凌乱。桌案上搁着清早的食盒,下面还压着一张小字条。
看样子,蓝忘机应该已经去讲学了。
魏无羡推开门走出去。外头天光大好,于五月这个时候开得正盛的绿树和红花在阳光下闪着有质感的光泽,从边上氲出一点暗暗的光影。抬眼望去,一直以来都笼罩着云深不知处的那一层薄雾似乎都被天光驱散了不少,视野的远处可见地清晰起来,天空澄澈清明,万里无云。
魏无羡脚步在原地顿了片刻,思考了半晌,还是抬足朝着兰室的方向走去了。
经过昨晚那一遭思考和体悟,认识到了自己对蓝忘机那不可言说的心思后,忽略那一丝纠结和不甘的心情——此刻他想着的,就是见到蓝忘机那张脸。哪怕是看见他听他对自己说一句话,无论什么,或许自己心中的那种酸酸的、异样的感觉就能消去一点。
走了片刻经过一间小室,室内人交谈的声音顺着窗户的缝隙断断续续地传了出来:“都说…不要。这下可好,又犯了…如果被发现…”
魏无羡心下略奇,脚步止了,在小室的门口等着。果然,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那扇虚掩着的木门就被轻轻推开了。
蓝景仪摇摇摆摆地、一副十足困倦的模样从里面走出来,脚步虚浮,恍如梦魇。看到魏无羡后,他先是恍惚了一瞬,整个人仿佛静止般地定了几秒。几秒后,他如同整个人被雷劈了一般,完全清醒了。他瞪大眼睛仔细地瞧着,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置信般的,过了一会儿才不确定地道:“魏前辈?”
魏无羡笑眯眯地道,“是我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魏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蓝景仪被吓得七荤八素,探头往房间里喊道,“思追快出来,魏前辈来了!”

另一个身影随即出现在门后,正是端端正正佩戴着抹额,仪态端庄的蓝思追。他看向魏无羡,仿佛也迷惑了一瞬,却很迅速地反应了过来,礼貌地招呼道:“魏前辈早。”
“你们怎么还不去上课?”魏无羡看到蓝思追惊讶了一瞬,“现在都什么时辰了?”看到蓝景仪望向他紧张得不得了的神情,他略感奇怪,于是探头往房间里望了一眼,随即立刻回转过头来了然地笑道:“你们居然在这里喝酒!被我逮着了吧?可以啊,公然触犯蓝家家规,真是勇气可嘉啊!”
蓝景仪觑着他,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你不会要告诉含光君吧?”神色紧张得让任何人看了,都要感到十分同情。
魏无羡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一眼,看得蓝景仪面色变了又变,不由得捧腹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逗你了。别那么紧张,我不会说的。毕竟我可是犯禁最多的人。想当年还被蓝湛逮着好多次,还被罚抄了一个月的家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不过思追啊…”蓝思追忽然被点到名,腰杆不由自主地挺直了,看着魏无羡神色肃穆认真地答道,“魏前辈,什么事?”
魏无羡眯了眯,笑着看他道:“喝酒犯禁的这种事儿景仪做了我倒还能理解,可是你怎么也…?”

蓝景仪听到这话顿时忘却了刚才被抓现行的事,忍不住嚷嚷道:“什么叫我做了还能理解?我怎么了!我可是被天天罚抄家规都还没有累到飞升的少有的毅力坚强的好少年!你居然这么看我?”
蓝思追拍了蓝景仪一下,示意他闭嘴,一边觑着魏无羡的神色,一边脸莫名地红了。

他犹豫了片刻,终于谨慎地措辞道:“…其实是因为我们和别人打了个赌。结果赌输了,作为惩罚就下山去买了酒,昨天晚上大家一起喝了,才会这样。”
魏无羡好奇道,“什么赌有这样的魔力,居然让思追你都能产生兴趣明目张胆地犯禁?”
蓝思追立刻闭上了嘴,这更加挑起了魏无羡的兴趣。他挑了挑眉道,“说说嘛。你们说了,我就帮你们瞒喝酒的事情。”
蓝景仪在一旁听到这里,又忍不住急切道:“你刚才还说,不会告诉含光君的!”
魏无羡斜眼笑道,“我改主意了。因为我真的很想知道你们打了什么赌。和我说说嘛,没准我也可以参加?”
蓝景仪忍无可忍。“你参加什么,这个赌本来就…”
蓝思追连忙捅了一下他的胳膊肘,蓝景仪像是忽然反应过来,闭着嘴不做声了。魏无羡看到这样,摸摸下巴道,“你们这样,我倒是心里有一点猜测了。难不成这个赌…是关于含光君的?”
蓝景仪的脚不由自主地动了一下。魏无羡接着猜测道,“不仅是关于含光君的,还是不能让他知道的事情,知道了你们就要挨罚了。”

蓝景仪垂落在一旁的手指又不由自主地动了一下,随即攥紧了拳头,目光中全是懊恼。

魏无羡笑道,“好啦,我都猜出来这么多了,你们赶紧告诉我,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他将一只脚跨在门前,拦着门口,大有得不到答案就不放他们走的架势。
蓝思追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无奈道:“魏前辈,我们还要去兰室听含光君讲学,迟到了是要被罚的。如果…你非要知道,你和我们一起过去,我一边走一路和你说吧。”
魏无羡听到这话有些诧异,“讲学的时间还没有开始吗?我以为你们因为喝酒误了时辰才去晚了的。”
蓝思追看了一眼日头道,“约莫还有一盏茶才到讲学时分吧。即使喝酒,也不至于误了时辰。”
魏无羡奇道,“既是这样,为何我早起时不见蓝湛?他去哪儿了?”蓝思追和蓝景仪互相看了看,皆是摇了摇头。魏无羡摸着下巴道,“不应该啊,又没到讲学时辰,蓝湛这么早出去是要干嘛?”
他和着两个少年一起往兰室的方向走去。走到半路,魏无羡忍不住道,“这下可以告诉我了吧,到底是什么赌约…”
蓝思追刚想开口,就见蓝景仪指着不远处,叫道:“看!那不是含光君?”
魏无羡顺着蓝景仪的手指指向看去。不远处的一片绿树葱茏环绕着的山间小道上,有两个白色的身影。一个是蓝忘机,另一个…很清楚得能看出是一个年轻的女修。

树影斑驳里魏无羡看不太分明,却能看到那女修身材高挑,体格窈窕,嘴角似乎噙着一丝微笑。她手上执着一卷书,一根手指正指向书上的某一处,偏过头和蓝忘机说着什么。蓝忘机凑近了去看,一边微微地颔首。

看到这一幕,魏无羡心中忽然一阵胸闷气短,一阵不知名的情绪从心底涌上来,昨夜仿佛被消磨了的情绪刹时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地地回到了他的身体里。他死死地盯着那里的两人,整个人如同被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正当他思绪凝滞无法运转时,耳边偏偏又响起蓝景仪的嘀咕:“那不是夫人吗,她怎么会和含光君在一起…别不是又出了什么事吧。”
魏无羡猛地转过头,蓝景仪话中的某个词语仿佛刺痛了他的某根神经,他眼睛睁得大大的,神情仿佛有些恍惚,重复道,“夫人?”
“对啊,你失忆了可能记不起,夫人就是…”蓝景仪说着话,却见魏无羡的身影已经快速地背对着他朝着蓝忘机所在的方向走过去了。蓝景仪在原地愣了一秒,倔强地补完了没说完的话,“…是掌管藏书阁的蓝家长辈,对世间各种奇闻如数家珍的能人奇士…如果没什么大事,一般是不会出来的…”
魏无羡整个脑子里像被火和冰交替着烧灼浇灌,一会儿热一会儿冷。整个人精神又恍惚又朦胧,意识却无比清晰。一种强烈的酸涩感涌上心头,又夹带着些莫名的愤怒。他不忿地想道,“好你个蓝湛,这么早就出去。我当你是去讲学了,原来是和道侣去私会了。”
一直到走到距离蓝忘机站的地方约莫十步开外的地方,魏无羡忽然定住了脚步,整个人仿佛瞬间清醒了过来。一经清醒,脑海里的思绪搅得他又头脑发胀了。

他站在原地,有些迷惑地想着:“我这是在干什么?我昏了头了吗?蓝湛和他的道侣见面…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是他自己的权利。我有什么资格对此感到生气或不忿?以什么身份?”

他站在原地,这个念头使他如同被扇了一耳光又如同被冷水浇头。魏无羡有些好笑,有些失落,又有些自嘲地地想道:“我有什么资格说什么,我又不是他的什么人。最多也只是一个…朋友罢了。”
他愣怔地站着,没注意到蓝忘机早已经看到了他,并且朝着他走来。“魏婴。”这个声音把他猛然浇醒。他猛地抬头,正好对上蓝忘机一双关切而温和的眼眸。望向他身侧,那个原来站在那里的女子已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他回过神来,强作精神挤出一个笑容道,“蓝湛,早啊。”他目光四处环视了几圈,确认真的不见那个女子身影了后,他转过头来看向蓝忘机,接着笑着问道,“你怎么起这么早,我还以为你去兰室讲学了呢,怎么到这个地方来了?”

蓝忘机道,“没怎么。有点事,现在办完了。”言简意赅地答完,却见魏无羡目光一直盯着他。蓝忘机看了他片刻,开口:“你…可是有什么事?”
“没有啊。”魏无羡继续灿烂地笑着道,“你想多了吧蓝湛。我能有什么事啊。”他抬头看了一眼日光,对蓝忘机道,“也到该讲学的时辰了,思追他们都在兰室等着你了。你快去吧。”转身迈步想要离开。

结果手臂却被蓝忘机一把拽住了,力道还不浅。他回过头,看着蓝忘机沉静的眼眸盯着他,一字一句地问道,“魏婴,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你为何…”

魏无羡与他僵持了片刻,甩不开他的手,心中一阵难以抑制的烦躁涌上来,委屈和不甘一齐如同潮水一般,争相涌上他的心头。看着蓝忘机认真的神情,他居然被气得笑了。

几句话被他咽下去,又涌向他的喉咙口,反反复复地,最终还是忍不住了,一字一顿地道。
“蓝湛。如果你把我当朋友的话,就不该瞒着我。”
蓝忘机握着他的力量松了几分,看向他的目光难得带上了几分迷惑,“…我瞒你什么。”
魏无羡沉默了片刻,挤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深吸一口气道。
“蓝湛,你何必呢,坦诚说来这里干嘛就好了,我又不会如何。”顿了一顿,继续道,“尊夫人当真是…窈窕淑女。不外你会如此喜欢她。只是含光君,为何要瞒着我。”魏无羡的笑容里不由自主掺了几分苦涩,语调也由于夹杂着酸涩的意味而不由得变得尖锐起来。

“含光君一点儿脏污和血腥都不想要她沾染,包括认识我这个十恶不赦的人?含光君对尊夫人真是情深意重。你们感情这么好,我该对你说声祝福罢?”

魏无羡说完这些,看着蓝忘机微微睁大了眼睛的神情,整个人的愤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疲倦感席卷了全身。

他终于明白,为何自己醒来的这些天一直不见蓝忘机的道侣,而是蓝忘机和他一同住在静室。

怕是丝毫不想让魏无羡和她有丝毫接触吧,他这样满身鲜血声名狼藉的人,怎么好去让他最在乎的人与之相处?

——如此的保护,可谓是用心良苦。

所以蓝忘机瞒着他,不和他提及任何有关他道侣的事,却在早晨偷偷早起去看她,和她见面。蓝忘机知道魏无羡一向是睡到日上三竿的,当不会有什么意外。只是他没想到魏无羡今日会起得这么早。所以在被提问之时,才会一语掩过,假装什么也没有。

——蓝湛啊蓝湛,你何须防我至此。

魏无羡想通了此节,内心一片冰凉。他摆摆手,神情疲倦地,阻止了蓝忘机张口要说的话。

“蓝湛,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有一天也会这么护着一个人。过去是我看错你了。我在蓝家,怕是只会造成你不必要的烦扰…为了你和尊夫人好,今天过后,我们还是就此别过吧。”





ps:

不行,真的太狗血了…防止被殴打,我还是先溜了…
下次更可能就要等一段时间了,别问我是啥时候,我也不知道(⁎⁍̴̛ᴗ⁍̴̛⁎)


回头看欧得没有西了,修了一点儿,剩下的等我一年后回来再慢慢修吧…哎。

评论(101)

热度(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