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闭网学习了…明年六月前要是再看到我,麻烦大家把我打回去(。

【忘羡】道侣一觉醒来不记得自己是我的道侣了该怎么办(四)

*老套失忆梗

*ooc与雷预警

*cp仅忘羡


这章没啥狗血剧情…就是推动情节der!





4.
漫天日光之下,魏无羡仰着头倔强地看着蓝忘机的眼睛,毫不退让。
蓝忘机握紧了他的手道,“魏婴,听我解释。”
“不要。”魏无羡勾起嘴角道,“蓝湛,放我走。这无论是对我,还是对你,都是最好的结果了。把我囚在此地也没有意思是不是?反而会妨碍了你。”
蓝忘机正欲开口再说些什么,山间一阵巨大的钟鸣声忽然响起,一连响了八下。响声震颤着整个云深不知处,传来一阵一阵的回音,久久不散。
蓝忘机脸色一变,看了一眼钟鸣的方向,神情忽然肃穆起来,对魏无羡沉声道:“魏婴,你先回静室去。”

魏无羡瞪着他,目光毫不退让。

蓝忘机凝视了他片刻,眸光忽然柔和下来,抬手将魏无羡飘到额前的一抹发丝撩到耳后,缓声道,“听话。等我回来,我自会和你解释。”
蓝忘机转头离开了,魏无羡看着钟鸣来源处的钟楼,高耸入云,挺拔陡峭。此刻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鸣钟示警,让蓝忘机那样焦急地就赶了过去。
他朝着回静室的方向走去,沿途却见到数十个蓝家子弟从他身旁擦了过去,一边在互相语调迫切地交谈。
“究竟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钟鸣响了这么多下…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听着他们的话,魏无羡脚步纷繁,毫不停留地迅捷走过,直到看到蓝景仪和蓝思追迎面朝他匆匆走来。
蓝思追的抹额此刻已有些凌乱地撇到一边,步伐仓促,神色中显然透着焦急。可看到魏无羡,他还是停了下来,礼貌地行礼道:“魏前辈。”
魏无羡问,“出什么事了?”
蓝思追回答道,“尚且不明。蓝家钟鸣,一般是某处地方要妖兽作乱急需支援的信号。今日响了八下,看情况…应当是出大乱子了。”
因此,刚才蓝忘机匆匆赶去,应该是带人去解决祸乱了,而且看样子情况还很棘手,非朝夕之间就能立马解决。这个时候他恰巧忙着那边的事情,定然无暇顾及魏无羡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魏无羡挥挥手向蓝思追道,“你们快去看看吧。我先回去。”

看到蓝景仪和蓝思追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树丛后,他深吸一口气,转头就往静室狂奔而去。进了静室,胡乱将自己的衣服和一些物品包在一个包裹内,又从桌上蓝忘机的钱袋里取了些盘缠,拎起东西,迈步走了出去。
走出山门,平日里值守的门生不在。不过看来情况的确棘手,连守门的人都赶去了。魏无羡来时还在想怎么应付门口守山的门生,现在看来是不需担心了。
魏无羡看向旁边,山门前那棵树下居然牵着一头驴。他有些好奇地走近了,与它对视了片刻,立马被那头驴子眼里的鄙夷和不屑打动了,心念一动。

不及细想云深不知处这般如仙府般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完全不符合这般幽雅环境的物种,他走上前去,礼貌地拍了拍那驴子的臀,理所当然地被它喷了一脸。
魏无羡看着驴子,莫名地感到有些眼熟,笑道,“脾气还挺大呀。和我一起走吧,在这蓝家待着有什么意思,天天吃这里的草,吃得牙齿都要发酸了吧。”
那驴子没有做声,魏无羡就当他是默认了,牵起驴子的缰绳,这才注意到这驴子的背上挂着一个褡裢。

魏无羡拉开来,发现里面是好多个通红明艳的苹果,眼睛不禁一亮,赞叹道:“你这里居然有这么多苹果!看来路上不用担心没东西吃了。”
那驴子听到这话,斜斜睨了他一眼,目光里似乎要喷出火来,而后愤怒地撂起了蹄子。

魏无羡摸摸下巴,忽然福至心灵,笑道,“这苹果是你的食物?你喜欢吃苹果?”
那驴子鼻孔喷气,朝他哼了一声。魏无羡不知怎么被这个形象逗乐了,哈哈地大笑起来。

他牵着驴子往山下走,很顺利地没有遭到任何人的阻拦。
走到山脚下,他回头望了一眼云雾缭绕的群山,漫山遍野的树将云深不知处染上了非常葱郁而厚重的绿,一派盎然。
世人说云深美景如同仙境,并非空穴来风。
想来自少年时分来到这里求学,到如今离去,也记不得已经有多少年了。可是此刻的魏无羡,却并没有多少不舍。
说到底,这是一个不再需要他的地方,留下也是无用。与其徒增烦恼和伤感,倒不如彻底诀别。
魏无羡转头看了一眼群山,心中最后默念:“蓝湛,再见了。你要开开心心,和你的道侣,好好的,幸福的过日子。”
——虽说或许会思念,但还是,再也不见的好。
他牵起缰绳,再也没有回头看第二眼。背对着云深不知处,身旁是一头驴子,身上只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物什和盘缠。
天地茫茫,又能去到哪里呢?心中这个念头闪了一下,就被他迅速掐灭。
他强自压下心中那抹迷茫和不安。
现在又不是十几年前了,夷陵老祖在云深不知处待了这么多年,也没怎么兴风作浪,估计也没当年被那么喊打喊杀了。
那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他自由了,再也不必受任何人、任何事的束缚了。
…蓝湛估计也会挺开心的吧。终于可以不必特地避开他了。想到这里,心中又是一阵隐隐的钝痛。
他强自按下心中异样的情绪,骑上驴子,一牵缰绳。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地、背对着云深不知处,绝尘而去。

两天后,云梦。
魏无羡站在酒楼底下,嘱咐伙计将驴子牵好,径直上了楼。
他要了一间房,进了房间后,立刻整个人疲累地倒在床上。
两天路途劳顿,日夜不歇,终于抵达了。
魏无羡在离开云深不知处时信马由缰,不知怎么就往云梦的方向走了。于是就索性遵从本心,驴不停蹄。只是太久没有走过如此遥远的路途了,舟车劳顿,身体上难免有些疲累。
他倒在床上,想到听蓝湛说过,江澄现在还是家主。就是不知道这些年他怎么样,他们还有没有联系,他失忆了的事情…江澄是否知道。
魏无羡叹了口气,躺在床上想,既然都来了云梦,还是去见见江澄吧。即使不见,去看一看十几年后的莲花坞,也是很好的。
月影斑驳撒入窗内,魏无羡意识昏沉了下来。朦胧间,他似乎听到蓝忘机轻柔的语调在耳畔呼唤。魏无羡自嘲地笑了笑,眼眶居然有点发热。
梦境里,情境有些恍惚,他只能感觉到蓝忘机抱着他,反反复复地重复着“心悦你,爱你,想要你…”的话。魏无羡被他紧紧搂着,甚至感到一滴冰凉的液体滴落在他的肩膀上。
…果然是梦。现实中,蓝湛怎么可能会这样对自己说话,又怎么可能会对自己…说这种话。
接着的场景是漫天猩红里,蓝忘机抓着自己的手,对自己低声说着话,而自己对着他,语调阴冷地斥出一个个“滚”字。
最后,魏无羡感到自己仿佛被拉到了一个漆黑的深渊里,深渊里是蓝忘机哀伤深切的神情,魏无羡大声喊着“蓝湛!”身体却控制不住,整个人缓缓坠落,周遭事物仿佛蔓延开了一大团浓艳的血色,熏得他眼睛几乎睁不开,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远,他眸子里是那样深切的悲哀,刺得他整颗心也不由得颤抖起来。
魏无羡猛然坐了起来,冷汗遍身。阳光均匀地洒在他的脸上,似乎要驱散他梦境里刺骨的冰凉和寒意。
——天亮了。


魏无羡牵着驴子朝莲花坞走去,停在山门口。大门前的门生看到他,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其中的一个转了身,走进了莲花坞。
魏无羡立在山门口等着。他百无聊赖地玩着驴子的缰绳,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惊讶地道:“魏无羡?”
魏无羡转过头去,看到一个高挑俊秀的青年,眼前不由得一亮。这青年眉间一抹丹砂艳红得夺目,身着一身兰陵金氏的衣袍,胸前一朵金星雪浪盛开正艳。
——应当是兰陵金氏的子弟。魏无羡心中迅速地下了定论。

这少年看着魏无羡,微微蹙起了眉头,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含光君和你一起来的?”

魏无羡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半晌面前的青年,心中想着确实不认识,正奇怪他如何会认识自己,又如何会知道蓝湛。

眼前的青年看他愣住了,眉头蹙得更紧了一分:“你是不是傻了?怎么这样看我?”
魏无羡问他道,“你是谁。”
那金衣青年瞪大了眼睛看向他,沉默了半晌后往后跳了一步,一双大眼睛里满是警觉。“…你不是魏无羡。”
“我是魏无羡啊。”魏无羡看到他的反应觉得有趣,不由得笑出了声。“你刚刚才叫过我的名字的。”
那少年眼睛睁得更大,“你若是魏无羡,又怎么会不认识我?”
魏无羡诚恳地摊开手道,“我失忆了。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了。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不认得你的。”
那青年沉默了半晌,艰难道,“…失忆?”
“对啊。”魏无羡诚恳地点点头,“如假包换,童叟无欺。”
那青年憋了半晌,似乎很想吐槽,“…”憋了半天却还是把要出口的话吞回去了,无奈地道,“我是金凌。”
“金凌,这名字真好听。”魏无羡笑眯眯地点点头、有点好奇地问:“你姓金,又穿着金星雪浪,想来是兰陵金氏的人了。看你的打扮也不像是普通的门生。”魏无羡随口问道,“你父母是谁?”
金凌听到这个问题一滞,开口正要回答,却听得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道:“他父母是谁,你难道不该是最清楚的吗。还是你记忆不好,要我来提醒你?”
金凌听到这个声音,猛地回过头去,却见到了不知何时站在那里的江澄。
魏无羡越过金凌的肩膀看去,身着一身紫色九瓣莲江家衣服的江澄一手抚着紫电,正脸色阴沉,自阶梯而下,一步一步地向他走来。
在五月的风里,江澄的声调和神情,竟让魏无羡不由自主地有些不寒而栗。他站在原地,有些僵硬地看着十几年后面目全非的江澄,朝他慢慢靠近。
江澄终于站在他面前,低下头打量着他,片刻后,嗤笑了一声道:“怎么跑到我这莲花坞来了?这儿可接待不了你这样的贵客。”
“我失忆了,所以就回来了。”魏无羡实话实说。看着这样的江澄,居然有一丝陌生。他和十几年前,似乎很不一样了。
江澄冷笑了一声道,“失忆了又如何。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什么时候跑来我这个地方?把莲花坞当成难民收留所了?”
他说话太难听,魏无羡听罢忍不住蹙起了眉头。“江澄。你要是不欢迎我的话,我就走。用不着把话说得那么难听。”
江澄上下打量着他,沉默了半晌,冷笑一声。“你现在能去哪里?不放你进来,到时候有人会说我云梦江氏不讲情义,放任什么也记不得的师兄在外面自生自灭。我可不想落人舌根。金凌,把他带进来。”他一振衣袖,转头大步就走上了阶梯。
金凌看着江澄的背影,目光里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他侧头看魏无羡道:“你别理他。他说话就这样。”他拉拉魏无羡的袖子,有些小心地道,“先进去吧。进去了再说。”
魏无羡答应了一声,思绪却飞到了千里开外。
这就是十几年后的世界吗?
江澄为什么会对他这种态度。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现在两人之间气氛剑拔弩张,几乎形同陌路?

失忆后,他第一次难得感到了一丝不知所措。
但不管怎样,要弄清真相,还是要和江澄谈过以后,才能知晓分明。
魏无羡深吸了一口气,在他记忆中,十几年后的第一次,抬步迈上了莲花坞山门口的阶梯。
楼梯很高,重新修缮过,和他记忆当中旧时的莲花坞已经很不一样了。
身后艳阳高照,将人的影子斜曳在台阶上。
魏无羡抬头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穹,一行飞鸟正迅速飞过。
正是正午时分。



ps:

大家愚人节快乐!
本来说好清明更新的…但还是抓紧时间写完了。(⁎⁍̴̛ᴗ⁍̴̛⁎)
你们羡跑路啦,但他叽总会找到他的!别担心!


已修,如上,一年后回来再仔细修叭…(叹气

评论(77)

热度(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