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闭网学习了…明年六月前要是再看到我,麻烦大家把我打回去(。

【忘羡】道侣一觉醒来不记得自己是我的道侣了该怎么办(五)

*老套失忆梗,狗血慎入

*雷与ooc预警

*cp仅忘羡



依旧是过渡章节


5.

莲花坞内部建筑已经大都整修过了,十几年前的痕迹已经淡得几乎可以忽略。魏无羡一边走着看着,心中莫名出现了一丝说不出的怅然。
对他而言,莲花坞是他长大的地方,就像他的家一样。
可如今这个地方,已经不复昔日痕迹,而是被一栋栋更加肃穆庄严的新建筑取代。他沿路走去,已经看不见自己曾经住的屋子了。不知是被新起的房子挡在了后面,还是被拆掉了。
金凌走在他旁边,时不时地用眼睛瞄他。偶然地被魏无羡捕捉到,又慌忙收回目光。魏无羡笑嘻嘻地,先是不说话,过了半晌忽然问道,“金凌,师姐…她还好吗?”
金凌猛然抬头看他,那眼神里的惊愕和一丝无措让魏无羡有些意外。他以为金凌是由于猜到了他的身份而感到惊奇,于是笑道:“你不用这么惊讶。这个年纪,经常出没于莲花坞,还是金家的人。除了你是师姐的儿子之外,我想不出第二种解释。”
金凌忽然沉默了。魏无羡等了半晌,才听得他声音低低地道,“…我娘,她过得很好。我爹,对我娘很好的。”
魏无羡笑了一声道:“谅也不敢对我师姐不好。如果金子轩那个小子对师姐不好,我和江澄,哪个能饶了他?”
说到江澄,魏无羡又有些恍惚。
按理说,既然师姐和金子轩都好好的生活在兰陵,而且看样子温家已经被妥善安置了,他也顺理成章住进了蓝家,那么,他和江澄再如何…也不该走到这步田地才对。十几年前虽然假意决裂,却也还不是完全没有联系的。
他看向金凌,想出声询问,可是金凌不知怎么的,听了魏无羡的问题后就一直低着头。魏无羡就没再和他开口说话。他们俩一直走到江家待客的主厅前,才停住了脚步。
江澄不在这里。室内的陈设倒是还有一些保留了旧日的习惯,但不论从哪个角度看来,都几乎面目全非了。
魏无羡转头看了一眼金凌,金凌正在环视周围,魏无羡清楚地看见他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满地道:“舅舅也真是,把人带来了,自己不知道跑哪去了。哪有这样的?”
魏无羡笑道:“有什么关系。估计他现在应该暂时不想见我。我自己待着,走走看看,也挺好的。”
这时候一个家仆匆匆忙忙跑来,站在魏无羡跟前,对他见了个礼,毕恭毕敬道:“魏公子,宗主吩咐收拾间屋子出来给您先住着,已经收拾好了,您跟我一起去把行李先卸下吧。”
魏无羡听到行李二字才恍然大悟地一拍脑门,“小苹果,小苹果还拴在山门那的树下呢,我要先去把它牵上来!”
那家仆道:“魏公子不必担心,已经牵上来了。”魏无羡摸了摸下巴,有些不好意思道:“那真是谢谢你们了。瞧我这记性!”
金凌站在一旁神色有些奇怪,忍不住道:“你怎么还叫那头驴小苹果?你不是失忆了吗?”
魏无羡莫名道:“它爱吃苹果啊,我就叫它小苹果,有什么问题?”他奇道,“难道,它原本的名字就叫小苹果?”
金凌:“…”
魏无羡哈哈笑道:“还真是。看来原本它的名字还是我给取的啰,怪不得我对它那么熟悉呢。”
金凌终于想起来自己一直想问什么,都扯了多久不相关的问题了,于是再也不多和魏无羡插科打诨,直接切入主题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莫名其妙就失忆了?”
魏无羡道,“自然不是莫名其妙。据…蓝湛说,是和他一起出去夜猎的时候被妖兽攻击了才会这样的。具体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金凌又道,“那你现在记得多少?”
魏无羡想了想,“大概就是到上辈子在夷陵最后一次见蓝湛左右吧。后来的事情…我就不怎么记得了。”
金凌沉默了片刻。”魏无羡奇道,“怎么了?”
“没事。”金凌掐了一下自己,回过神来,接着问,“可是,你为什么会跑来莲花坞?为什么不待在蓝家?”
听到这个问题,魏无羡心下略略黯然。
——自然是待不下去了才来的。
——那里有一个,他再也无法去见的人。
思及蓝忘机便难免有些心情沉重,他垂下了目光。金凌狐疑地看了他几眼,忽然道:“你不会是和含光君吵架了才跑出来的吧?“
“…”魏无羡震惊道,“自然不是。即使我有心想吵,含光君也不会和我吵啊。”
金凌道:“既然这样,你怎么会就这样跑出来?含光君又怎么会任由你这样跑出来?”
魏无羡心道,蓝忘机也没对自己这么苦大仇深吧,什么叫做任由自己跑出来…说得似乎是他跑出来就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不由得有些郁闷道,“…我跑出来也不会怎样的。我又不会去烧杀抢掠,打家劫舍。虽然我名声很臭,但我真的没做过那些事啊!”他竖起两根指头一边发誓,一边笑道,“难道你小时候也是被那些夷陵老祖的故事吓大的,所以对我一直有什么发自内心的恐惧?”
金凌跳脚道,“怎么可能!”
魏无羡举手笑道:“好好好,先不说了。人家还等着我呢。”说罢他朝那家仆点点头,转身就往外走。
金凌在他身后,忽然问道:“你要在这里住多久?”
魏无羡笑道:“等和江澄谈过,知道前世到底发生什么了以后,我自然会走。你不必担心,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金凌涨红了脸道:“我哪里是担心这个!你爱住多久住多久,没人有意见。只是,也要先和蓝家打个招呼吧,免得人家四处找你。”
魏无羡回过头笑道,“找我做甚。我跑出来这么久,如果一切平静的话,他们估计立马把我忘了。”
金凌在他身后嘀咕道,“含光君会任由你在外面乱跑不来找你,打死我都不信。”
可惜魏无羡没听到这句话,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对一旁站立许久的家仆笑道:“不好意思啊,多说了几句话,让你等了这么久。”
那家仆好像被吓到一般,连忙诚惶诚恐地挥手道:“魏公子何须道歉!这是我的本分!”
魏无羡心中暗暗稀奇,想当年莲花坞子弟家仆全部都是打成一片的,彼此交谈平等如朋友一般,从来没有主仆之别。现在看来,十几年后莲花坞等级观念,倒是比从前要分明多了。

另一边,金凌被丢在了待客大厅里,有些无措。一身紫衣的人忽然从屏风后转了出来,把金凌骇了一跳。他看着江澄无言了片刻:“…舅舅,既然你一直在这里,干嘛不出来?还听我们说话听了那么久。”
江澄坐到了一张椅子上,倒了一杯茶,抿了抿嘴道:“还不是想看看他到底想弄什么幺蛾子。现在看来,失忆的话倒不是编出来骗人的,倒是真的了。”
“…”金凌忍了又忍,忍了又忍,终于忍无可忍道,“你明明就不是因为这个!你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江澄听罢沉默了片刻,手指抚杯沿过了一圈又一圈,金凌心中正有些打鼓,却听得他忽然道,“我的确不知道。何况现在他还没了后来的记忆!在他心里还是十几年前。后来发生的事情…”他脸色有些阴郁地道,“只有我记得,他却一无所知!”
金凌小心翼翼地道,“那…要告诉他吗?”
江澄瞪他。“你说呢!”
金凌梗脖子道,“我哪里知道你怎么想?你脾气这么差!”
金凌说完这话才意识到自己在对谁讲话,立马缩回了脖子。江澄看起来很想一掌拍在他头上,还是竭力忍住了。沉默半晌道,“…什么都不要说。我想办法和蓝家那边取得联系,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再看该如何。”
金凌听到江澄这么说简直喜出望外,眼睛都明亮了起来:“就是说,你同意魏无羡住在这里了?”
江澄斜斜地剜了他一眼,莫名道。“一开始我就没想要把他赶走好吗!”
金凌不忿道:“那你说话还这么难听!就不能坦诚一点吗!”
江澄烦躁地站了起来,不轻不重地一巴掌拍在金凌的脑门上:“闭嘴!”他在原地踱了几步,忽然走了出去:“我出去看看。”
金凌跟在后方也想往外走。此时,苍蓝的天际里,一只通体雪白的鸽子挥舞着翅膀,远远地向他飞来。
金凌看着它飞近,那只鸽子轻轻停在他的手臂上。他凝视了片刻,惊愕道:“这不是我和蓝思追他们联络的鸽子吗?怎么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金凌拆开竹简,取下信笺,将纸条展开。看着纸条上的内容,他的神色先是茫然,又变成震惊,最后转为不可置信。他看完后神情空白了一瞬,忽然大声地喊江澄:“舅舅,你别走!”大跨步跑下了台阶,追了上去。
江澄站在一棵树下转过头看他,神色有些不耐:“又怎么了?”
金凌气喘吁吁地赶到他面前,举起信笺道:“刚刚,刚刚蓝思追写信给我,问我魏无羡是不是到这里来了。”
“那又怎么了?”江澄扬起了眉毛。
金凌吞吞吐吐道,“他还说,如果他在的话,要我们注意,千万别说错话。魏无羡他…还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江澄的眉毛不由得拧了起来。
“就是,就是…”金凌有些不自然道,“含光君…是他道侣这件事!魏无羡他,根本就不知道含光君和他的关系!”
江澄震惊道:“蓝忘机没和他说?”他左手抚上右手的大拇指,摩挲了片刻,道,“…也是。想来蓝忘机也不会主动告诉他。”
他用脚尖点了几下地,思索了片刻道。“罢了,那不说就是。”
金凌有些迷惑地道,“舅舅,为何他们要瞒着他这个事实?”
“你不懂。”江澄冷笑一声道,“魏无羡上辈子十足热爱撩妹,一直以为自己极其热爱美貌仙子,而且还一直宣称自己未来不会有喜欢的人。我猜是因为这个原因,蓝忘机担心他知道真相后接受不了。自己不仅有了个道侣,还是个男的…”江澄讲到这里表情不由得有些嫌恶。“大概是因为这样,才要瞒着他吧。”
“…”金凌不确定地道,“是这样吗?”
江澄看了一眼天空,日头已经微微斜向西方了。“应当也不止是这个原因。”
金凌奇道,“那还有什么?”
江澄沉默了一瞬。“如果让他知道,蓝忘机是他道侣这个事实,就难免会牵扯出更多别的事…蓝忘机定然不想让他知道前世发生了什么,才会瞒着他。”
金凌道,“…嗯。所以我们,也要瞒着他。”
“我为什么要帮他瞒?”江澄眼皮狠狠地跳了一下,“他自己做的孽,自己承担不了,却要别人来承担!”
金凌喊了一声,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舅舅!”
“罢了。”江澄闭了闭眼,自嘲地笑了一下。“他再怎么说,也是我江家的人。何况…我身体里这颗金丹,还是他的。既然还不清,那就尽可能多做点好事吧。他毕竟也不算是毫不相干的人。”
金凌听到这话愣了片刻,道:“如果魏无羡还有记忆,知道你这么说,应该会很高兴吧。”
“高兴什么?”一个清亮轻佻的声音传来,舅甥俩动作出奇一致地转过头去。只见黑衣青年斜斜靠在树上,表情慵懒,嘴角带笑,嘴里还衔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拾来的碎草。他挑着眉毛,叉着腿,一副好不惬意的模样。
他看着江澄,笑了一下,打了声招呼,用一如少年时熟稔的语调。
“江澄,好久不见。”
这声呼唤,穿越过漫漫光阴,将时光一瞬间带回了曾经的年少。
魏无羡坐在船头,江澄坐在船尾,天上是漫天星光,两人各执着一棹桨,一边斗嘴,一边比谁划得更快。水波悠悠间,倒映出江家校服上素雅高贵的九瓣莲。
江澄记起,每当他们夜半跑出去划船,江厌离总会提着一盏灯,站在湖畔等待他们。那身白色的身影,总会让江澄和魏无羡不过分贪玩,时间差不多了就会乖乖地回到岸边去。
屋中热着热气腾腾的莲藕汤,等他们回到屋中,江厌离会给他们每人都盛上满满的一碗,然后看着他们为了争一块排骨而掐起来,站在旁边一边柔声劝着,一边抿嘴浅笑。
只是这么多年,景色不再,物是人亦非。
江澄看了他半晌,沉默许久后,终于从嘴里挤出一句话,语调难得的,有些沉滞而干涩。
“…好久不见。”



ps:
拖了这么久了自己都快忘记前文了…非常抱歉让大家等了这么久,学业实在是太紧了。不好吃别嫌弃呀(´・ω・`)
云梦双杰非常执念了,一直很想要他们和好…
蓝二哥哥还没到出场的时候,不过也快了,应该还有一两章这样吧(⁎⁍̴̛ᴗ⁍̴̛⁎)
不会写太长,预计十章之内完结。

就这样啦,下次更新说不准,也许段考前,但更有可能要段考后了。复习不完的人非常绝望…学业实在是太紧了…

爱你们吖!








评论(51)

热度(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