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盗阿戈

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忘羡❤️

【忘羡】红帐暖

辣鸡段子,非常辣鸡。而且剧毒ooc

随手摸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其实是很早以前开过的一个脑洞的其中一个片段啦ww结果那个脑洞后来被我丢了,前段时间翻电脑看到这个段子,感觉好像蛮带感的样子就续写了一下下…
剧毒ooc预警!!




Maybe放一段时间我就删了,毕竟真的羞耻度爆表…





正文:



魏无羡靠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有些尴尬地看着那位姑娘道:“姑娘你看我,也不是来寻乐的……你在这陪着我也不是事儿啊……”

心下却在嘀咕着,你快走啊…你再不走我就要惨了…却又无法直接当面挑明,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有些敷衍的笑,想让女子看了后知难而退。却没想这笑容却被女子误解了,笑靥如花地更加一步迎了上来。

“哎呀我知道公子您没来过这种地方,不过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嘛,习惯习惯就好了。”女子凑得极近,身上那股浓烈的香气尽数钻进魏无羡鼻腔,呛的他直直想要咳嗽。魏无羡自诩前世也是一朝风流人物,可这种场景还真的头一次见到。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干脆直接挑明了:“姑娘,其实我是有家室的人了,真的不方便。”

没想到那女子听了他的话反而一脸诧异地望着他道:“来这里的有家室的人多了去了,公子在说什么玩笑话?”

魏无羡一拍额头,寻思着自己怎么这么傻,寻花问柳的男人大多都是三四十好几的,肯定都已经成家了,只是家中妻妾无法满足,所以才出来寻欢作乐。自己找这么个理由搪塞,还不如不说的好。

却不知那女子早就被他丰神俊朗的相貌已经迷得七荤八素了,他又天生眉目多情,乍一瞧去尽是风流,瞧着也是个世家公子的模样,家境一定也是甚为优越,这样的客人不好好抓住,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是以这女子有些色令智昏。

可是魏无羡却没什么心思应付,只想着蓝湛就要来了,要是看到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出现在他房里,那后果……

魏无羡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那女子见他愣神,以为他放弃抵抗了,娇声一笑就要扑上去。

却听得一个霜雪般的声音自身后响起。“魏婴。”语调冷得几乎要结了冰,听着莫名令人胆寒。那女子一愣神,不由得定在了原地。

那声音的主人几步走来,绕过她,走到她前面,对着那黑衣男子沉声道:“怎么到这种地方来?”

虽然说他的脸上神情依旧很正常,但那女子莫名地就感到了一丝凉意。看向那个白衣男子时,不由得就有了一丝莫名的畏惧。

魏无羡搂住蓝忘机的腰,看着对方不太好的神色,连忙解释道:“蓝湛,蓝二哥哥!你别激动!听我解释啊!”

那白衣男子神色缓和了一点儿,点头道:“你说。”

魏无羡凑近他耳朵,轻声道:“这不是因为要猎那个妖兽,所以才到青楼来的嘛。我是提前来刺探情报的,而且真的得了些挺有用的消息,晚一点告诉你。你别生气好不好?”

他笑眯眯的,舌头伸出舔了舔蓝忘机的耳垂,将那雪般的耳垂一直舔成了深红色还不罢休,语毕还抬起手搔了搔蓝忘机的下颔,笑道:“蓝二哥哥这么好,别和我计较。”

那女子的下巴已经快要掉下来了。

这位公子,

是个断袖?!

看他对那位白衣公子的态度,眼神,还有说话时自然撒娇般的语调…

几乎不必想了。

就是的。没有错了。

可为什么?!

她不由自主地踉跄着往门口退了几步,隐隐还看见那黑衣男子似乎斜着嘴角笑着睨了她一眼,还心情颇好地挥手和她说了再见。

她看到那白衣男子有些眼神不善地看了她一眼,又转过头扳过黑衣男子的脸颊,而且凑了上去——

她动作无比迅速地几乎是逃命一般冲了出去,欲哭无泪。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么好看的人居然是个断袖啊!

这个事实真是令人无法接受!

为什么长得那么好看的人,要喜欢一个男人!

虽然他喜欢的男人也很好看就是了…可是!他们毕竟都是男子啊!

虽然她身处青楼多年,这分桃断袖之癖也并非全然没有见过,但今日的人太过俊秀了,是以让她根本不敢相信。

如此一来,她不由得想起刚进青楼之时老妈妈对她说过的话。

当时的她尚且年轻,对自己的容貌颇有自信,毕竟是青楼头牌,便觉得世界上就不会有自己撩不到的人。甚至张狂之时还放出过“哪个男人见了我能推却”的狂言。

老妈妈当时只是微微笑着,不以为意地对她说了一句:“真正有心上人的人,你是无论如何都撩不到的。自己把握好分寸。”可惜她当时整个人傲得很,丝毫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然而时至今日想起,不由得莫名有些讽刺。

心上人也就罢了,还是个硬邦邦的男人。

青楼头牌郁闷地坐在椅子上,觉得自己二十余年的花颜岁月似乎化成了一滩滚烫的水,浇灌在不死的心上。她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满心满眼地感到了不甘心。凭什么啊,她好不容易看上的人,不仅有家室了,还是个断袖??而且她居然还那么丢脸地由于那个家室的施压而跑出来了?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不甘。

这也罢了,可这时,旁边坐着梳妆的、青楼里最近最受欢迎的姑娘紫苏瞧见她不太好的脸色,娇声笑道:“姐姐这是怎么了?刚刚和你一起进房里的那个公子呢?怎么你就自己一个人出来了。该不会是那公子看不上你,被赶出来的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姐姐可太惨了。真是同情啊…”

话语声声尖锐,如玻璃渣一般刺到了她的心里,她忽然就冷冷地道,“谁说他看不上我?”她冷笑道,“别以为谁都和你似的。”

她忽然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高昂起头,眼神中满是睥睨。她高傲地从紫苏身旁走过,宽大的下摆随着步伐轻轻摇曳,她抬起脚,重新走上了刚才走下来的阶梯。

——喜欢男人又怎样?

她就要让他喜欢上女人。

再怎么样,她这个温柔乡里的娇媚三娘也总比那个看起来冷淡得不行的白衣男子要好吧?她就不信使出毕生功力,还有人能够不动心?

本来就懊恼自己居然就这样被吓到“赶”出来了,刚才紫苏一番嘲讽的话语更是打中了她脆弱的自尊心,她整个人满心满腔都憋着一股气。

即使他现在另有心上人,难道她不能夺过来给她们看?紫苏这样的平庸之辈居然还敢嘲笑她?就要让她尝尝打脸的滋味!

有家室又如何,反正她干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她站在刚才的房门前,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她站在门口,探头往屋内看去。看着屋内的景象,睁大了眼。

三秒后,她再一次重重地摔上了门,瞠目结舌地往后退了几步,差点没从楼梯上摔下去。

没关紧的房门的门缝间,隐隐约约地,传出了几声断断续续的呻吟。


TBC



不知道会不会扩写成全篇。

写出来让自己爽的…
不会开车,不用想了()这是一辆隐形车…

半夜没睡的小朋友们晚安!






评论(41)

热度(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