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闭网学习了…明年六月前要是再看到我,麻烦大家把我打回去(。

【云梦双杰】云梦一水间

*莲花坞年少时光,摘莲蓬日常,双杰友情向

*欧欧西慎入,一发完




1.

云梦多湖,便是在夏季这般炙热的天光之下,总免不了少年人执桨棹舟、偷采莲藕的乐趣。一叶小舟载着满当当的莲藕,水波粼粼里摇的欢快,将摇起的波浪荡远去,而转眼间却又在好几丈之外了。
魏无羡乃是采莲蓬的一把好手。他水性好,身手又灵,纵横于莲花坞旁数十里莲湖里如鱼得水,从未有过失手。莲花坞的少年们若是去偷莲蓬,一定便是魏无羡带的头。原因很简单——魏无羡摘得多,摘得快,如果实在非常不幸地被发现,还是必不可少的挡竹竿扛把子。因而师弟们嘻嘻哈哈,都十分喜欢和大师兄一同在云梦的夏季去采莲蓬,刚刚出水的莲蓬最是新鲜,莲子又松脆又清甜,嚼在口里,满嘴生香,便是一番夏季独特的意味。
去偷莲蓬,名曰“偷”却也不是实“偷”,反正江家过后也总会把少年们所采走的莲藕按照价钱付给莲塘主人。说到底,不过就是少年们贪图那一点好玩儿的乐趣,江枫眠也便由着他们,笑一笑,并不当一回事。
而虞夫人虽然对这种类似于偷鸡摸狗的行径看不惯,最多也只是责骂魏无羡几句,让江澄不要跟着他学坏,顺便罚他跪多几个时辰的祠堂。但魏无羡素来对此看得很开,该跪的跪,该摘还是摘。
久而久之,虞夫人也渐渐地不说什么了,许是也知道炎热夏季里少年们闷在莲花坞实在是少了几分乐趣。而且,实在是能从少年们…包括江澄的眉眼里看出,摘莲蓬,实在是他们很期待的一项夏日活动的。

魏无羡带着师弟们摘回的莲蓬,大部分都在回程的路上消灭了。少年人本身就食量大,何况这莲子又香又甜,当真是好吃到了极致,吃了一个,就忍不住会想吃第二个。偶尔摘多了,带回莲花坞去,那些莲子就会出现在饭桌上。
每当那时,江厌离便会一边笑吟吟地给江澄和魏无羡剥莲子,一边听他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各种摘莲蓬时的趣事。


2.

少年十四岁那年,夏季的某一夜,魏无羡和江澄大半夜心血来潮,两个人悄悄地从屋里摸了出去,在岸边寻了一艘船,便坐了上去。
魏无羡和江澄并排在船上卧着,听着耳边宁静的水流轻微流淌的声音,以及掩藏在层层莲叶下的那些细碎的虫鸣。仰起脸来,是头顶上一片浩渺无垠的星空。
魏无羡道:“今晚星星好亮。”
“是亮。”江澄点了点头,双手交叠着垫在脑后,道:“今天天气也好。不是很热,还有风。”
“是啊。”魏无羡笑吟吟的,凉风吹来,他不由得伸出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抱怨道:“这船怎么飘的这么慢…我都要困死了。”
江澄嫌弃地推了他一把。“是你自己说要半夜三更出来找莲蓬的,现在喊困,怪谁?”
“好好好、对不起,都怪我。”魏无羡举起双手状作投降,眼睛里却已经不由自主地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水雾,就连眼前的江澄看起来都是模糊不清的了。
“我先眯一会哈,待会到了你叫我起来。”魏无羡说着,也没管江澄有没有在听,自顾自地就将眼睛闭了起来。
江澄啧了一声。过了一会儿,他偏过头望去,魏无羡呼吸均匀,嘴边还挂着一缕淡淡的笑容。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江澄轻轻推了他一把,魏无羡没醒。

江澄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向远处还有好一会才能到达的莲塘,索性重新卧了下来,看向头顶的星空。他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地,也阖上了双目。
第二天早上,早早起了床、来找他们的江厌离,在岸边的一艘小船上,哭笑不得地发现了两个大半夜不睡觉、偷偷爬出去的捣蛋鬼。

3.

两个人睡得四仰八叉的,腿和腿搭在一起,魏无羡的一条手臂还横在江澄的身上,嘴边喃喃低语,似乎在梦呓。
两人的嘴角边都分别挂着一串口水,似乎是梦见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在梦里馋了出来的。至于为什么小船会在岸边——
想来,许是小船晃晃悠悠了一个晚上,又从湖中央兀自荡回岸了。
江厌离看着两个少年,有些无奈,却浅浅地笑了起来。
她回屋去煮了汤,端到岸边的时候,魏无羡正好悠悠转醒。
他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目光飘忽了一下,忽地看到江厌离和她端着的汤,眼睛霎时如同湖泊一般亮了起来。
他一骨碌地爬了起来,扬起嘴角,朝着江厌离走过去。由于动作幅度太大,不小心踢了江澄一下。
江澄被这当胸一脚踹醒了,半睁开眼睛,一把抓住魏无羡的脚踝,迷迷糊糊道:“魏无羡你干什么?!”
魏无羡挣脱了几下没挣脱,道:“松手!快起来喝汤!师姐刚做的。”
江澄一听到汤就迷迷瞪瞪地坐了起来,看到江厌离手中捧着的汤,似乎还有些迷糊。
他反应了一会儿,待到眼睛能看清、意识也清醒了,才惊讶道:“阿姐?”双手接过汤来,咕噜咕噜喝了几口,一边好奇地问道:“阿姐…你怎么一大早就起来给我们做汤?”
魏无羡咬着排骨,口齿不清地应道:“那还用说,师姐对我们好呗。”
江厌离抿嘴一笑。
“我是看你们俩一整晚都没回来,有点担心就出来找找。你们昨晚半夜跑去哪儿了?你们跑的脚步声太大,把我都给吵醒了。”
江澄嫌弃道:“还不是他,大半夜非闹着摘什么…哎,莲蓬呢?!”他转过头看向魏无羡。
魏无羡一摊手笑道,“我睡过去就到现在了,你不是没有叫我嘛。”
“我也睡着了啊。”江澄懊恼地跺了跺脚。
江厌离接过他们喝完空了的汤盅,笑道:“现在再去也不晚啊。叫上师弟们一起去吧,我刚看到他们已经起来了。”
果然,江厌离话音刚落,四周便响起一阵少年的喧哗声,一帮少年从远处纷纷道:“大师兄!”“江师兄!”一路跑了过来。
江厌离道:“那我就先走啦。记得中午回来吃饭哦。我给你们冰好西瓜。”她看着江澄和魏无羡听闻此言陡然亮了起来的目光,轻轻一扬眉,嘴角一弯,便自顾自地笑了起来。那笑容平故给她平淡的姿容添了几分颜色,瞧来煞是动人。


江厌离捧着汤盅离去,师弟们此时也恰好赶到,看到魏无羡,都十分惊奇,如同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般,纷纷瞪大了眼睛道:“大师兄,你——今日居然起那么早?”
“昨晚跑出来想找莲蓬,结果在船上睡着了。”魏无羡笑道,“昨晚没吃成,怎么样,现在再一起去摘莲蓬吧?”

“好!”“大师兄说去就去!”
莲花坞波光袅袅里,莲叶层层叠叠间,桨声阵阵,混杂着少年人数不尽的欢声笑语,喜悦欢乐。

便是云梦一水间的时节,而此刻,仍是岁月且温,时光正好。

-end-




听广播剧听得有点心情沉重,发个之前摸的年少时光,甜甜的。
但其实想到后来也都是刀了(。哎

评论(17)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