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闭网学习了…明年六月前要是再看到我,麻烦大家把我打回去(。

【忘羡】一生唯你(六)

&双向暗恋校园Paro
&cp仅忘羡




6.
排练那一场收尾的舞台剧恰好是在周五——也幸好了是在周五,正好给了魏无羡逃避的机会。
于是,魏无羡就心安理得地在家里躲了蓝忘机两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连吃东西也没了什么胃口,游戏也不打了,成日坐在客厅里,对着电视上播的广告发呆。
江澄对此嗤之以鼻:“你平常周末不是都很喜欢出去浪的吗,怎么现在转性啦?”
魏无羡如同一条咸鱼一般地窝在沙发里,顺手抄了个枕头往江澄身上丢,一边闷闷不乐道:“闭嘴。”
江澄接住抛过来的枕头,玩味地看了他好一会儿,问道:“你是去告白被拒绝了——才这样一副要生要死的样子?和蓝忘机吗?”
心里那个最柔软的角落像被一根小刺猛地扎了一下,他心烦意乱,满腔的热血从心头涌上,只是一瞬间,想到当天那个场景,又陡然泻了下去。
他闷声道:“…告什么白。人家…根本就没那个意思。我何必再一厢情愿去他面前讨嫌。”
江澄看着他这样子心里大概也有了数了,嗤笑了一声,不再说话,看着魏无羡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儿,然后把自己整张脸都埋进了自己抱着的枕头里。
话虽然这么说,却不是不介意的——
如果假设未来和蓝湛的关系真的不能再像从前一样相处,那该怎么办?
本身两个人的关系就几乎只是靠着魏无羡单向的穷追猛打维持下来的,经历了这种事情以后…蓝湛还会再理睬他吗?
而且两个人还是同桌,这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魏无羡将脸在枕头里滚了一轮,哀嚎了一声。
江澄嫌弃地看着他:“你再躲也不能躲多久了,明天就是星期一了,你还不是得去学校上学。”
魏无羡喃喃道,“去学校啊…唉,你说的对。”他一边心不在焉地应着,一边顺手拿起放在一旁充电的手机看了一眼。
待到他看清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时,整个人先是愣了一愣,随即就像一条炸毛的狮子一样炸了起来,差点下意识把手机甩飞。
江澄看着他一副了无生趣的模样,问:“怎么了,谁来的电话?”
魏无羡:“…江澄,你真厉害,说曹操曹操就到啊。”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手疾眼快地按掉了电话,将手机如同烫手山芋般,迅速甩到了沙发上。
江澄看着他,瞬间恍然大悟:“蓝忘机来的电话?”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挂钟,莫名道,“这都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他现在打电话给你想要干嘛?”
“谁知道,”魏无羡虚弱地挥了挥手,“别管了。来,看电视,我们接着看电视。师妹坐下,诶呀,你看这广告真好看。”
江澄看着他一副嘴上说要看电视,实则目光已经散得不知去了哪儿的人,嗤笑了一声,几步走到窗台旁,往下探头看了一眼。
魏无羡闭着眼睛,正在沙发上装死,忽然感觉大腿被踢了一脚:“起来。”
“不起。我为什么要起来。”魏无羡闭着眼睛哼哼。
“不起?!”江澄冷笑,“你让人家蓝二公子大晚上连晚饭都不吃,就站着在楼下等你?你可以啊,魏无羡。”
魏无羡猛地睁开眼睛,满脸错愕:“你说谁?蓝湛?蓝湛他…”
他猛地反应过来,拨开江澄,走到窗户旁,探头往下望去。
那个穿着白色衬衫的身影,他无比熟悉的身影,此刻正站在黄昏的余晖中。那头黑发在黄昏里浮动着,在傍晚柔和的霞光里,被镀上了一层暖和的光辉。
他下意识地,几乎是瞬间就把头缩了回来,心里纠结成了一团乱麻。
——蓝湛现在是来干什么的?
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可自己,的确也没什么好说的。
如果说是一时兴起开的玩笑…那样的话,恐怕蓝湛会更加生气吧。
江澄嫌弃道:“你怎么还不下去?快点下去讲清楚,让人家回去。让人家在楼下这样站着等你,你良心不会痛的吗?”
魏无羡在江澄老妈子般的催促下,磨磨蹭蹭穿上了鞋,悲壮道:“江澄,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记得替我收尸。”
“滚,你死不了。快点滚滚滚,说清楚了再回来吃饭。”江澄把他推搡了出去,毫不留情地、砰地一下关上了大门。

魏无羡穿着拖鞋慢慢挪下楼梯,愈是接近楼底越是心焦。一会儿见了蓝湛…到底应该说些什么?越想越想不出来,索性破罐子破摔,不管了,一会儿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好了。
然而,当他慢慢从二楼楼梯走下去,看到那张自己无比熟悉、俊极雅极的面孔,对上那双琉璃般澄澈的眼眸时,他又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他看着那个人,明明只是两日不见,却如同已经,隔了好久好久的时间。
他用目光细细地打量着面前人的眉眼,不自觉地喃喃道:“…蓝湛。”
漫天黄昏绚烂的霞光里,魏无羡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眼睛花了——
他看到面前白衣少年,朝着他的方向,缓缓地伸出了手,似乎要给他一个拥抱。


TBC

好久以前的坑…现在只想赶紧把这个坑填完我就解脱了(。不是
下更就完结啦!


评论(13)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