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闭网学习了…明年六月前要是再看到我,麻烦大家把我打回去(。

【忘羡】聊赠一枝春


*早恋pa,一发完

*西皮仅忘羡

*已经修啦,改了禁言术的Bug,谢谢之前评论里捉虫的小天使!(´▽`)






藏书阁里,两人面对面坐着。
魏无羡用一只手托着腮,出神地看着对面的人,一心一意地发呆。
外头春光明媚,玉兰花枝垂落进窗棂,聊赠一枝笼络的春意。
一阵风吹过,将书页呼啦啦吹起几页,也将少年的眼眸蓦然吹亮了起来。
魏无羡大声道:“蓝湛!”
白衣少年一双琉璃色瞳孔里蕴满沉静,没有看他,翻开一页书,只淡淡地道,“何事。”
“你看那边!”魏无羡一指窗户,顾盼神飞,嘴角咧得快要顶上眉梢。
蓝忘机抬起头,顺着他的手指的指向看去,只见窗棂上,不知何时停留了一只小山雀。
山雀的一对小翅膀在阳光下毛茸茸的,泛着金色的浮光。此刻正惬意地眯起了它那双小小的眼睛,十足惬意地、在春光暖阳的照耀下安然踱着步。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样,有些不好的预感,道:“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逮住它了!”魏无羡故意做出一副凶狠的神情,作势朝着窗户走了几步,果不其然,听得身后的蓝忘机喝道:“魏婴!”
他心下狂笑,面上却不显,转过头,故作姿态地对着蓝忘机眨了眨眼。
“放心吧蓝湛,我捉鸟很有经验。之前在莲花坞,我可是捕鱼捉鸟的一把好手啊,多少人想要拜我为师来着呢。”他勾起嘴角笑道,“怎么样,要不要哥哥教教你怎么捉啊?你从小到大应该都没玩过这种东西吧?”
蓝忘机冷声道,“云深不知处境内不得杀生。”
“哎呀你这人,”魏无羡十分夸张地叹了口气,故意道,“我又没说要杀它,只是抓来看看好玩儿而已。不过我一般折腾它们很有一套的哈哈哈哈哈,所以它们都见了我就跑。”
蓝忘机袖子下的手指微微蜷了起来,道:“你别…”
魏无羡余光瞅着他的耳垂,逗他道:“蓝二哥哥,我别什么?”
蓝忘机沉默着不应,于是魏无羡玩味地挑了挑眉毛,作势又朝前走了两步。
蓝忘机顿了两顿,突然道:“不要抓它!”
魏无羡回过头去看蓝忘机,眼眸中尽是阴谋得逞的喜悦。他看着蓝忘机由于说了这句话后红透了的耳垂,以及狠狠瞪了他一眼后,就撇开了的目光,连忙几步蹦跳了回去,笑嘻嘻地安抚道:“好嘛,我不捉就是了。不过还真看不出来啊,蓝湛你居然对小动物这么有爱心…啧啧,蓝二公子不仅人美,心还善。我要是个姑娘,早就不由分说沦陷了。哎呀…蓝湛!你抬起头来看看我嘛!”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凑到蓝忘机跟前,温热的气息喷到蓝忘机面前,使他的脖子都被热气熏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
少年却不自知,兀自说着话,勾着嘴角,凑得更近。
蓝忘机被他这一靠近,整个人都不自觉地僵硬了。然而这人还丝毫不知收敛,还一边毫无自觉地说着恼人的话,直使人愈加地心烦意乱。蓝忘机沉声道:“离我远点。”
“离你远点?为什么?”魏无羡不安分地扭了几下,整个人扒在他的肩头,几乎都要贴到蓝忘机身上去了,他一边勾起嘴角,一边在他耳畔轻声道:“蓝湛,你总是这样躲我,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对我有些别的心思了,你说人在看到自己喜欢的姑娘的时候,是不是都会…”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魏无羡捂住嘴巴,整个人从蓝忘机的肩头滚到了地上,整张脸上都是明晃晃的控诉。蓝忘机不看他,兀自抓起了笔,手落在纸上时,却不能如同原来那般稳了。

——这个小古板,又禁他的言!

魏无羡憋着一口气在地上撒泼打滚儿,见蓝忘机不看他,而是正襟危坐波澜不惊地抄着书,整个人动也不动,于是心头不由得涌上了一股浓重的不服输的感觉。
他一定得想点什么办法,把这个小古板撩得不能再这样毫无波澜、面无表情。
他眼珠一转,嘴角一咧,突然福至心灵,计上心头。
他从地上蹦了起来,悄悄挪着脚步。蓝忘机此刻正低着头抄书,没有往他的方向看,他小心翼翼地,没有弄出一点响声。到了蓝忘机身后,他终于憋不住的、喉咙里不由自主发出了一声轻笑,趁着蓝忘机猛然意识到什么不对,转过头来想要看看的瞬间,他伸出手,如同闪电一般地、把他的抹额给扯了下来。
魏无羡迅速无比地抓着抹额往后跳了几步,直到退到安全距离,才停了下来。他从旁边的架子上随手抓了一张纸,用刚才顺手牵羊拿走的蓝忘机放在桌案上的笔,笑嘻嘻的,提笔刷刷刷在纸上写了几个大字:“蓝二哥哥,解开禁言术呗,你解开禁言术,我就把抹额还给你,好不好啊?”

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不羁又潦草,张牙舞爪的,在纸上蔓延开来,就像现在明明被禁了言,切还兀自笑得开心的少年人一般,又跳脱,又张扬。
可写是写了,他却没有一点儿想要解开禁言术的意思。换言之,解不解开,其实也没什么所谓。他所雀跃的是,终于把蓝忘机给撩拨得不得不看他,不得不理他了。
他内心一阵无声的大笑,只可惜笑不出来,如果能笑出来的话,估计他现在已经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爬不起来了。
然而,此刻蓝忘机的眼神已经不能说是冷淡,几乎是要杀人了。
他盯着魏无羡,琉璃色的眼眸里涌上几抹血丝,整个人脸色发青。他看着魏无羡拽着那条抹额,还不自觉地捏了几下,脸色更是难看,一股黑气冲上他的眉心。他厉声道:“还给我!”
魏无羡低下头看着那条白色的、绣着卷云纹的抹额,心中纳罕:这只是一条抹额而已吧?蓝湛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啊,不对,反正每次他撩拨他他都很生气,也不只是这一次而已。
只是这次似乎尤为激烈,魏无羡觉得蓝忘机整个人似乎已经要气到发狂了。
然而不待他细想,蓝忘机已经瞬间到了他面前,伸手就要去夺那抹额。
魏无羡反应极快,错身退了一步,蓝忘机又逼了上来,伸手就是一个擒拿,被他弯下腰,灵巧地避开。
两人在这不大的藏书阁里瞬息便交了几招,魏无羡一边灵活地躲避,一边想:“蓝湛的身手当真不错。”
但就是这一晃神的功夫,蓝忘机已经迫近了他面前。他一个躲闪不及,抹额一端被蓝忘机抓住,魏无羡扯住另外一端,蓝忘机一扯,他就扑了过去,脚下一个踉跄,向前倒去,把蓝忘机整个人给扑在了地上。
而那根抹额,好死不死的,顺带着缠住了他的脖子,一路垂到了蓝忘机的胸前。
蓝忘机瞪着那条抹额,目光一点点上移,直至停在了魏无羡的脸上。
不知为什么,魏无羡居然觉得,蓝忘机的目光里,似乎隐隐泛起了火光。


车的部分,省略了


魏无羡被蓝忘机从地上扶了起来,整个人虚软无力,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动。
蓝忘机声音难得起了一丝波澜:“疼不疼?”
魏无羡软着声音道:“疼死啦,蓝二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我现在站都站不起来。”
蓝忘机难得的有些手足无措,道:“抱歉…我…”
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静静垂下了眸子,有点不敢去看魏无羡。
然而魏无羡却伸出手去,几乎是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直到刚才才明白,原来自己对蓝忘机,居然是这样的一份心意。
魏无羡出了声,声音清亮又悦耳,如这早春时分的林间鸟一般,一言一语都带着笑意:“你看看我,蓝湛。”
他的眸子里星河熠熠,波光荡漾,揉杂着少年意气,水光潋滟开来,如桃花一般灼灼生光。
他如同耍赖一般,嘟囔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人啦。你可要好好对我!既然睡了我,就要对我负责!”他似乎有些不放心,伸出手攥住了对面人的衣袖,眼睛亮亮地、小心翼翼道:“蓝湛,你…喜欢我的吧?”


他看到蓝忘机抬起头来,琉璃色的眼眸注视他,眼中先是不可置信的惊喜,随即是难得的温柔。
他伸出手,轻轻抚了抚魏无羡刚才发带断掉而披散下来的一头有些杂乱的头发。
蓝忘机嘴角轻轻上挑,那是一个轻微的弧度,却映照得他整个人如清光映雪一般,魏无羡瞬间看呆了。

魏无羡听见他道:“喜欢。好。”


-end-

评论(40)

热度(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