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盗阿戈

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忘羡❤️

【李杜同人】清秋原上


  李白X杜甫
*私设年龄差3岁
*和历史完全没有关系的傻白甜
*OOC和瞎扯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
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题记
0.
相遇时恰是少年。他站在船头,看着漫碧接天的湖水深处荡出来的小船,涟漪一波接着一波,柔和轻盈。天光浩荡,层层叠叠的阳光透过皎白的云朵析下来,毫不遮掩地落在湖水里,亮出清澄的光影。
那人正独自立在船头,笑得肆意而轻狂。一袭白衣,飘扬翻飞。阳光拂过水面,掠过少年温雅飞扬的眉眼,美好得不似凡间人。
他愣愣地看着,直到那叶小舟荡入芦苇深处,渐渐隐没,再也看不见了。
只剩下了芦苇,在风中微微地弯着腰,絮丝飞舞着,金光闪烁。
他记得了那个人的眉眼。却无法预料未来的岁月里,这个人会和他有着怎样斩不断的缘。

1.
再见时他已是闻名京城的才子。二十几岁的年少,年轻气盛,快马风流。再见时,他一柄折扇,眼睛里闪烁着无畏的光芒,希冀和对于未来的期待闪耀着,他几乎要溺死在那不知名的光里。原来一直坐在座位上的他忽然起身,走到那人面前,伸出手。他不清楚这位才子是否会接受自己,但他还是露出笑容,眉眼弯弯,小虎牙显出少年人的青涩和稚气。
“我叫杜甫…我可以,认识你吗?”
他忐忑不安着,不知道面前的人会是什么反应,心脏却由于期待而有明显的加快。
那人看着他,清明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他感到自己的手被一只温暖的大手包裹,带着笑音的温润嗓音落在他耳畔。
“你好啊,我叫李太白。”
却不知道掌心的纹路交错的一刹那,命运的红线,便再也剪不开了。


2.
相差几岁的距离使两人的相处模式有着一丝说不出的微妙。很多时候,李白温和宽厚,款款君子的姿态,让杜甫觉得一个他如同一个大哥哥一般照顾着自己,十九岁的他初入长安,不谙人事,常常是李白带着他去接触形形色色的人,教会他很多很多,在他的家乡所学不到的东西。
可我不想把他当成哥哥啊。杜甫悄悄地想着,这样的念头,却不敢付诸于口。
他清楚自己对于李白有着不一样的感情。除了对于一直以来偶像的仰慕,更多了一份想要亲近的迫切,想要时刻不离的期待,以及…说不出口的情愫。
少年人的感情在心底生根发芽。他日夜想着,念着,看着那人的身影的时候,心底便滋生出几缕有些酸涩的甜蜜。
如同花苞抽枝发芽,柔和的花瓣拂满心间,激起层层的痒意。
他看着那个人始终如同大哥哥的姿态,心里苦笑着,便给自己判了死刑。
这样优秀绝才的一个人,怕是不可能会喜欢自己的吧。
于是念头便埋没在心底,被年岁的尘埃层层掩埋,最终淹没在黄土里,模糊斑驳,直到再也看不清原本的样貌。


2.
而对于李白来说,杜甫却也不仅仅是一个比自己年轻几岁的弟弟一样简单。
虽然,他叫他哥哥。他总是觉得,杜甫看着他的目光是不一样的。他虽然没有明说,但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如此笃信的感觉。于是他想着,略略勾起唇角,心里便溢上了一点轻柔的甜味,在阳光下发酵融化,融入心底的某个角落。
他年方二十二岁,却已经在京城名声大噪。作为一个长相英俊又充满才情的诗人,他从来不乏的就是追求者。
京城的王孙贵族,大户人家的大家闺秀,上门提亲的人日夜不绝,他却总是淡淡地微笑着,委婉地拒绝。
身边的杜甫,总让他下不了任何的决心。
再等等吧。再等他长大一点点,就好了。他悄悄地这样想着,看着身旁的少年在阳光下雪白的小虎牙,目光温柔。
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那目光里究竟承载了多少的宠溺。
只是红尘苦短,路途遥旅,常常在不知不觉间,便再也挣不开了对彼此的羁绊。

3.
李白二十六岁那年的生辰,他邀请了一批朋友来家里作客。觥筹交错,笑语谈间,大家喝得东倒西歪,最终一个个地都被仆人搀扶走了。每个走的时候嘴里都还念叨着一些不清不楚的醉话,无非是下次再一起拼酒,作诗云云。
李白不愧于酒仙的名号。他喝的明明是最多的,可他没醉。
满堂宾客俱散,只留一个杜甫趴在桌沿,醉眼迷蒙,已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还留下一串口水,李白在旁边看了觉得好笑。
他心中轻轻叹息了一声,将他搀扶起来,就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心底的无奈和纠结,疼惜和喜欢交杂成不知名的情绪,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乱乱的,看着身旁的人,似乎思绪总是无法平和。
距离他们的初见已经有四年了。这四年来,杜甫从一个眉目青涩的少年逐渐长开,成了一个剑眉挺拔的青年人。只有那颗小虎牙,还隐隐残留着过去的影子,笑起来的时候有些傻气,却有些莫名的可爱。
流年里,总有些东西是亘古不变的。譬如那个曾经在岁月里安然微笑的少年,譬如他蠢蠢欲动的那颗心。
微露点滴,沾襟落袖。少年温和的笑颜里,流年凋零成花瓣,迎着风呢喃,却经久不散。

他将他轻轻地放在床上,为他掖好被子。窗外月色淡淡地洒进来,照亮了睡着的人此刻平静的眉眼。他双手轻轻地拂过那人的额头,如蜻蜓点水般轻柔,轻叹道,“我终究还是无法把你当成弟弟的…”
那些几年前还不甚明朗的情感,在几经年岁里都化成了说不清道不尽的绮念,他愈来愈清楚自己对于这个一直伴随自己的少年的感情,却始终不曾言明。几年的光阴,他看着他一点点的成长,心底除了欣慰,不是没有感慨的。
说不出口。怕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对方却没有这个意图。
毕竟…
他一直都唤自己作“哥哥”。
哥哥。这样的一个词,本来听起来是如此的明快美好。却由于他的念想,生生被绕成了带刺的荆棘,横亘在他们之间,如同一个跨不过去的坎,生生把两人隔绝在了天涯两堑。
若是不曾动念,不曾妄想,或许就不会有这许多的愁绪。
他凝视着面前少年的睡颜,心里的纠结难耐纠缠成了线,理不清,最终变成一团乱麻。

4.
说起作诗,这几年在京城的生活让他的名声更加响亮,家喻户晓,皇上甚至请了他到宫廷里去做翰林院学士,因为赏识他的才华。他却连考虑都未曾,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只因为杜甫不爱做官。他曾经在一个午后和他聊起自己的故乡,午后的阳光灿烂明媚,少年的眼睛晶亮亮的犹如盛满了整座小城的阳光,看得他挪不开视线:“做官也没什么好的嘛,我只想在这世间快快乐乐的活一遭,走遍天下,看江山万千好风景,在生活上多帮助百姓,比一百个官都有用。”明明是幼稚如同孩子一般的狂言妄语,他却信了,并且牢牢地记在心里。当哪位朋友或者前辈询问他不入宫廷的原因时,他常常抿嘴微笑,不置一词。
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想陪着杜甫,走遍山河大地,两人把酒论诗或是论道折花,只要他在身边,就好。
没什么其他奢望的。
杜甫入京的这些年也逐渐在京城声名鹊起。虽不如李白的诗口口相传,却也是雅俗共赏,抑扬顿挫的语调落满了大街小巷。
两位有名的文人,看起来并没什么太大的关联之处。只有他知道,自己的那颗心,在很多很多年前,就已经给了那个人。
把酒论茶,鲜衣快马,他们的大好年华,洒脱自如。
他们在这些岁月里,早已成为了彼此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人。是家人,是朋友。
却还是缺少了一个身份。
还是缺少了那么一句,说出口的话。

5.
李白坐在窗边,看着少年安静的睡颜,皎洁明月透过窗棂,洋洋洒洒,铺满了整个房间的地面,幽静寂远。
屋内的炉子燃着淡淡的熏香,香气柔和地充盈着整个雅室,李白累了一天,此时也染上了些许的困意。他望着床上睡着安详的人,少年的睡颜是如此平和而安然,让他看着不自觉地便愣了神。定过神来时,往窗外看了一眼夜色,月亮已经高高地挂在了天际的最终端。
似乎已经是丑时了。
睡吧。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床铺,躺在床上的少年嘴角微微地向上扬着,似乎是做了什么美梦。愣神了片刻,他强行压下自己内心不可言说的妄念,最终还是决定在外面的大厅凑合一宿。
刚刚迈动步子,便听到了从床铺那边传来的一阵喃喃的低语。那语音是如此的轻,以至于他低下来,将耳畔凑近,才能听清他从唇瓣迸出的一些残言断句。
“哥哥…”是那样轻柔的语调,恍若情人间的呢喃,温暖柔和,尾音略略地上扬着,好像一朵花从心脏破土而出,阳光滋润着便带来无尽的暖意。对于李白来说,这样软糯的呼唤是他一直渴求却无法获得的。杜甫从不曾在现实中这样叫过他,总是平淡无奇的一声“哥”,如同真正的兄长般,成了习惯,却无法从中寻觅到一丝一毫的温柔。
他唤他,从来都是直呼其名。他不想拉远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是害怕,若是叫的太亲密,自己那点说不得的心思就会被识破。他不愿意将那样的想法说出,只是因为他不确定,那个少年,对他存着的究竟是怎么样的感情。
——大概,是家人吧。每当他想要接近那人的念头疯狂涌动时,他总会在内心这样告诫自己,对自己说,你不要再妄想了,你们是不可能的。
毕竟断袖之癖,这世间还是很少。他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却不想勉强他所喜欢的人。若是他对自己不存在那份心思,那就默默的守护他,像个真正的家人一样,也没什么不好。
虽然总归是不甘心的。

抱着这样无望的执念,悄悄地埋在心底不愿捅破,直到今日,他已经谨慎地藏了四年。
这四年执念生根发芽,那种恋慕,非但没有淡去,反而像是陈年老酿一般,随着岁月的叠加而愈加浓厚。
此刻,在睡梦中无意识的少年,却这样地呼唤他。他的一颗心当即狂跳,今日被灌的所有酒仿佛在这一个瞬间全部涌上脑门,他预感到了一些仿佛不可言说的秘密,却又害怕是自己的错觉。他凝住了呼吸, 弯下腰来,轻声地问了一句,“什么?”
那人温热的气息缠绕着酒香,以及空气中的幽幽沉香沉入他鼻腔,激起满脑子的思绪。那些沉寂多年的妄想,此刻重新回归,带着不可言说的傲慢姿态,疯狂地席卷着他的脑海,吞没他所有的理智。
却还是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冷静些吧,你喝醉了。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你的错觉。

“我…喜欢…”当他以为再也不会发生什么的时候,少年喃喃的话语再次落入他的耳畔,如同一道惊雷,狠绝快速地劈进他的心里,掀起万丈狂澜。他听到了胸腔剧烈不止的跳动。心心念念的人就在眼前,以这样安静而无害的姿态。他四年来想要的答案就在这里,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所渴求的答案。
他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内心,却发现心境犹如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分绵不绝,无法平息。
又如暗潮涌动,将整颗心脏都冲击的麻木。千万般心绪交缠着,即将要冲破他心中最为牢固的堡垒。
再也无法保持理智。

他沉默了好久好久,久到恍如夜色吞没了空气里的暗香,一点点洒落,沉寂在尘埃里。空气里难以言明的安静,揉杂着月光的清皎,朦胧氤氲,清雅得不似尘间。
他终于嗓音沙哑地开了口。
“你喜欢谁?”
他几乎不敢直视面前的人微微蠕动的嘴唇,闭着眼睛,等待着最后的宣判。
不是没有妄想,不是没有执念,却还是害怕,怕听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殊不知,当你喜欢一个人时,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为他所束缚。他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都能使你接近疯狂。既然跌入了红尘喧嚣,跌入了尘世纷杂,便再也不愿挣开,甘愿沉沦。
世人都道他是名扬天下的大才子,可他事实上,也只是一个窥不破凡尘的人罢了。
既有执念,何来清明。
所谓的故事,写进青史里的一笔一画,墨色徜徉间,不过都是痴情人的执念所酝酿而成的结局。

6.
“喜欢你。”原本躺在床上的人忽然睁开了双眼,本来该因为醉酒而朦胧的眼神此刻却无比清明。少年坐起身来,头稍稍地朝着一边偏着,面对对面瞬间怔忪了的人眉眼弯弯,笑容灿烂一如初见。
“哥。
我喜欢了你,很多年了。”
“虽然可能会得不到回应,这份喜欢你的心情还是无法抑制啊,你太好了。”
少年露出小虎牙,笑得肆意而轻狂,看着面前的人,眼光潋滟,眉目都溢上了说不出的温柔。
等待了许久的宣判终于下达,他的一颗心终于落在实处,心脏有力地跳动着,万千种情绪一同翻涌而来,冲上他的眼眶,争先恐后地便润湿了他一向平和的眉眼。
终于等到了。天光未熄,花飞柳色,苍苔露冷,晨曦初来,年年岁岁柳色青葱里,我终于等来了你的答复。

7.
压抑了许久的心情释放出来,他的话语颤抖着几乎不成调。他只能伸着双手,有些无措地说着断了片的字句。
“我也喜欢了你…很多很多年了。”
“装睡那么久,总算逼出你的话了。”少年的小虎牙又露了出来,笑的明快温暖,穿越过斑驳的流年,回溯到当年长安城内向他初次伸出手的那个少年。美好明媚,肆意轻流,一如当年初见。
李白眉眼漾着温柔的神色,温和地轻轻伸出手,终于将他拥入自己的怀里。
“谢谢你,陪我度过这许多年月。”
窗外的月色皎洁,映出屋内的一对剪影,相依相偎着,犹如要一直拥抱到天荒地老,天地合时。
兜兜转转间,他们彷徨在盛大的流年里,对彼此,始终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不敢言明。四年的时光,他们未将只言片语说出口,生命的红线却早已紧紧缠绕,直到再也抹不掉对方的印记。
不论是“哥哥”,还是直呼其名,其实都是对对方的那份心意艰涩的放不下和舍不得。
终于是,清秋原上,他们的掌心纹路再一次重逢,绵延过悠长的岁月,一直到永远无法达到尽头的远方。
以及青史上刻下的痕迹。
那么——

既然牵起了手,
就不要再放开了吧。

END

评论(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