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盗阿戈

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忘羡❤️

【忘羡】从前有个魏上卿(上)

*改编自高中语文课本必修四《廉颇蔺相如列传》

*OOC预警

*蓝将军X魏上卿

公元前283年。

几国鼎立。
护城戎马前,城池交错间,表面的风平浪静再难掩藏。各国之间,早已是风起云涌,风云变幻,暗潮迭起。
青简勾勒,乾坤易初。

而此时的温国,位居各国之首,兵力强盛。
各个小国都畏惧着温国的势力,对于温国的要求,莫敢不从。唯恐违逆了温国国君便招来灭国之祸。
各国忌惮温国,却苦于没有充足的兵力与其斗争。各国之间本是联合抵御温国,如今却是貌合神离,联盟从内部开始渐渐瓦解。


这年。
聂王偶然地得了一块和氏璧。这玉璧乃宝石雕琢而成,没有任何瑕疵,晶莹透彻,实为稀世之宝。此事被温王听闻,艳羡不已,欲一睹宝物之风采,于是提出以十五座城池换璧。
温国兵力强于聂国,聂王恐不答应会招致温国兵力相向,却又不肯让出这块得之不易的稀世宝玉。
正一筹莫展之时,有人推举了初出茅庐的江家养子、如今在一位宦官的门下当门生的魏无羡——传言此人能言善辩,机智过人,智勇双全,一张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活的说成死的——总而言之,几乎就没有不能解决的难题。
于是聂王召见,魏无羡理所当然地作为使者拿着玉璧到温国交涉。传言斗争进行了七天七夜,不动一兵一卒,未曾流血分毫,却把温国迫得无可奈何,束手无策。最后自然是不辱使命,完整地取回了玉璧,成功凯旋归来。聂王设宴席款待,尊魏无羡为上大夫。
这一笔被写入史书,魏大夫自此名垂千古。


过了两年。
温国出兵攻打聂国,此后便是渑池之会。魏无羡大展口才,再次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替聂君解了围。
回国之后,魏无羡职位再次上升,被列为上卿,一下子地位就越过了曾经有伐金取城之功的蓝大将军蓝忘机,位在其右。
此前魏无羡一直不曾见过蓝忘机之面,仅仅是听闻朝中人都将他和蓝忘机并称“蓝武江文,二族鼎立”。蓝、江分别取他和蓝忘机背后的家族之意。他听闻时只是浅浅一笑,不甚在意,也无意去拜会这位令朝野闻风丧胆的大将军。魏无羡从不上朝,因而就更加地碰不到蓝忘机。
他爱睡懒觉,总能睡到日上三竿都不起身。起床了后就到处疯玩,到后山去打山鸡摘野果,往往是弄得一身泥浆地回来。
魏无羡也是身负武艺的,而且还颇有造诣,只是一张嘴巴实在是太能说,所以才出乎意料地成了文将。
但他平日里和各武族子弟的切磋,丝毫不落下风。他又喜欢舞剑,自学了一手惊才绝艳的好剑法。不敢说能够比得上蓝将军的武艺超群,但毕竟也有蓝忘机的约莫六七成就是了。
而且他还恰是二十岁的年纪,少年轻狂,鲜衣怒马。他又生性不羁,不愿意被名利所束缚,生活得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成天里想着怎么去浪,毫无身为上卿的觉悟。
只是在聂王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时,将写了问题的纸帛呈到他的面前,他写了答复再遣人将回复送回去。
总之,身为上卿的他无事一身轻,没有束缚,自在的很。
魏无羡的家是当朝宰相江枫眠的府
邸,但他并不是江枫眠的亲生儿子。他的父亲魏长泽是开国大将军,是曾经和江枫眠“一文一武”的存在。
魏长泽在一次战乱中丧生后,江枫眠就把他接到了家中,将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抚养他长大。

被封为上卿一个月后。
某一天,他睁开眼睛,看见日头已经斜上了苍穹的最高点,却无法从床上挪窝。
门忽然被砰地撞开了,江枫眠的独子江澄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揪着他的耳朵吼:“怎么还不起床!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我知道啊,我又不上朝,起那么早干嘛。”魏无羡慵懒地把双手垫在脑后,餍足地眯起眼睛,“师妹,你今天怎么想起来找我…让我想想…出什么事了?”
“滚!”江澄一下子一脸黑线,显然对魏无羡这种丝毫不紧张的态度颇为恼火。“你才刚被封为上卿,一下子就越过了蓝忘机的位置,朝中此刻已经颇有争议,你就不怕…蓝忘机对你有意见?”江澄盯着他看了几眼,目光颇带着不放心的意味。
“安心安心,我又不上朝,不和他正面冲突,他爱咋咋地呗。”魏无羡坐了起来,咧开嘴笑道,“你也知道我的啊,我也无意那名啊利啊什么的,是不是上卿,其实我根本不在乎。”
江澄看向他,目光有些复杂,还欲开口再说什么,却看到魏无羡动作十足迅速地胡乱套上了衣服,赤着脚就往门外跑去了。一边跑还不忘转过头对着江澄一脸阴险的笑:“你再不来,我可要把师姐煮的汤全部喝完了啊!”
“魏无羡你给我站住!”江澄气急败坏地撒开丫子就往门外追了出去,“把排骨留给我!排骨是我的!——你听见了没有!”


蓝忘机拜见上门的时候,魏无羡正在后院的桃树上摘桃子。他伏在树干上,一边伸手努力地够着斜上方,一边听着门外江澄没好气的声音,“不知蓝大将军来访有何贵干?”
魏无羡一个翻身下了桃树,撒脚就往门外奔去。他要看看这位久仰其名的蓝忘机究竟是何方神圣!近来朝堂上因为他跃居上卿的缘故已经对两人的关系窃窃私语了许久,这下蓝忘机反亲自来他家里,可好玩了!
他跑到门口,看着那个身影,一瞬间愣住了。
他不敢相信地开了口:“蓝湛?”
蓝忘机转过头看向他,眸子里盛满柔和的意味:“魏婴。”语调温和缱绻,快要将人溺死在其中。
“原来蓝忘机是蓝湛你啊!”魏无羡几步跑过去,揽着蓝忘机的肩膀笑颜明媚,“我就说,蓝家还能有什么人能有蓝二哥哥有本事…哎你别脸红啊!”魏无羡看着耳垂慢慢转成浅粉色的蓝忘机,心里无比的愉悦。转过头看着一脸愕然的江澄,揽过蓝忘机的肩膀对着江澄笑眯眯地道,
“江澄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蓝忘机蓝湛。”
“好朋友?”蓝忘机转过头瞥了他一眼,目光里是说不明的意味。
“不是好朋友…不是!”魏无羡看到蓝忘机脸色不对,连忙改口道,“蓝二公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你也不用这么绝情吧,我好伤心的。”一边还捂着心口作捧心状。
“没有。”蓝忘机听了魏无羡的话,本来冷下去的脸色缓和了几分,他语调温柔地道,“没有不喜欢。”
“我就说,怎么会有人不喜欢我…蓝湛你进来吧!我带你到我的屋子参观!”魏无羡一拉蓝忘机,便进了江家府邸的大门。

评论(12)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