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闭网学习了…明年六月前要是再看到我,麻烦大家把我打回去(。

【忘羡】道侣一觉醒来不记得自己是我的道侣了该怎么办(二)

*原著向,老套失忆梗,狗血,非常狗血

*ooc与雷慎入

*醋羡出没

*cp仅忘羡



2.
月光如水,洒落进一扇半开着的窗户里,将地板铺上一层极浅淡的银光。光影时不时地跳跃一瞬,斑驳陆离,朦胧地埋藏了黑夜的影子。

此时黑夜中,却有人辗转难眠。
魏无羡躺在床上打滚,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思绪驱之不去。心里总有种奇怪的滞闷感,堵得人心口发慌。

…仔细想想,这种窒闷就是从他听到那个问题的回答后开始的。
他想起晨时两人的谈话。当蓝忘机面不改色地说出那个“有”的时候,本来一直恍若漫不经心说着话的魏无羡忽然一个激灵,仿佛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他记得自己愣怔了几秒,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看到蓝忘机眼角稍纵即逝闪过的那一抹温柔的意味时,他才从仿佛魂魄出体的状态里清醒了过来。
接下来的一顿饭,食不知味。
魏无羡郁闷地捋了几把自己的头发,整个人仰躺着,心中是许久未曾感受过的烦躁难安。
其实那个问题不过是自己一时嘴欠,想撩拨撩拨那个小古板才问的,根本没想到过居然会收到答复。
而且居然还是——肯定的回答。
蓝湛居然有道侣了吗?想到这个问题,魏无羡心里就一阵堵得发慌。他真想不明白,蓝忘机这么清心寡欲一派无欲无求的样儿,仿佛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对任何人都冷淡以对,居然也是会有对一个人柔情似水的一天的?
他过去从没想过蓝忘机会找一个道侣的可能性,现在想想真是太可笑了。蓝忘机毕竟是端方雅正的蓝氏双璧之一,仙门名士世家楷模,从来被诸多仙子仰慕,岂有这么多年来都不成家的道理?是他自己一直没敢往这方面去想,才会在听到答案时,那么震惊,那么不敢置信。
不知怎么的,思绪就牵引到了那年百凤山围猎上,魏无羡清楚地记得,当时蓝家出场的惊天花雨朝蓝忘机扑面而去,他都目不斜视,却偏偏拈中了自己抛给他的那一朵……他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自嘲道,想这些干什么?蓝忘机成亲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啊,根本就没什么的。
只是他无法忽视来自心口的那一阵阵滞闷感和轻微的酸痛感。他有些迷惑不解地想,难道是因为夷陵老祖曾经也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过,年少轻狂时还被传出了游戏花丛的诨名,后来却被喊打喊杀万人唾骂,曾经仰慕他的那些仙子们最终都对他鄙弃不已他孤零零一人在乱葬岗上过着艰苦的生活,蓝忘机却过着琴瑟和鸣夫妻恩爱的安逸日子。

——是由于对比起来心绪难平才会如此烦闷吗?

是的吧。

魏无羡心中反反复复地告诉自己,别再想了,蓝湛那么好的人,理应过着最好的生活,他和你不一样。
但越是这么想,越是烦躁难安,心绪越难以平静。魏无羡终于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心里万千思绪牵引着,目光却不由自主地投向外间。
自他醒来后就一直和蓝忘机一同住在静室里,他住在内室,蓝忘机就住在外间。他曾经笑嘻嘻地问蓝忘机:“蓝湛,你是主人,我是客人,哪有让主人住外间客人住里面的道理?”心中却没很当真,只当是蓝忘机客气才如此。
蓝忘机当时看着他,目光真挚而温和地道:“无事。你一向习惯睡内间。外室你睡不安稳。”
记得当时魏无羡听了这话一瞬间静默了,片刻后感动道:“蓝湛,你对我真好!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既然这样…我就义不容辞地收下了。”当时心里还喜滋滋的,以为是他对自己的迁就和纵容。
现在想来,只觉得轻微的讽刺。他的好都是给他的道侣的,对他的只是处于朋友间的客气罢了——他期待满足个什么劲儿?
魏无羡随手拿了件衣服披着就下了地,犹豫了半晌,开始脚步轻微几乎不可闻的,一点一点地挪向外间。他移动了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终于走到了蓝忘机的床前。
蓝忘机双眼紧闭着,睡得端正,是标准的蓝家睡姿。月光淡淡地洒在他的眼眸上,给他整个人镀上了一层柔光,那张如霜似雪的面容看上去竟比平日里冷淡的神情要柔和了几分。
魏无羡定定地看着这张如同被雕琢般冰雪似的脸,心中不由得涌上一阵难言的情绪。这情绪将他心口堵得有些酸涩,又有些疼痛。不由得想道,蓝湛的道侣可真幸福,真不知前辈子是修了什么功德,今世能换得这么一个美好的人相伴。
他后来终于发现,他所入口的那些红红火火的菜式,在他桌案上出现的那些醇香浓厚的天子笑,都是蓝忘机亲自供应的。他亲自下厨去为他做他合口的饭菜,下山去为他买最喜欢的酒藏在静室的隔板里,还把内间让给自己,只是怕自己不适应…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的脸喃喃道,蓝湛,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对我尚且如此…那对身为你道侣的她,岂不是会更加加倍的体贴温柔?
想到此处,这一刻心脏深处传来的钝痛让他再也无法忽视自己真实的心情。是的,他是烦闷,是难过,是意不平。却不是为了之前自己找的那个看到蓝忘机过的那么好自己却那么落魄的两厢对比难以平衡的自欺欺人的理由——

事实上,是为了这个人。

为了蓝忘机。

魏无羡此刻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都没意识到自己的真实心情。
从小到大,他自以为是的逗趣撩拨,总千方百计地要让这个人被逗得恼羞成怒,看到他生气就开心,其实并不是无聊和嘴欠,而只是仅仅地想要靠近这个人,让这个人多看自己一眼而已。
他看着蓝忘机安详的睡颜,月光下朦胧而温柔的神色,有些难过地闭上了眼。
——可是,太晚了啊。
——自己意识到这个问题,真的太晚了。
魏无羡蹑手蹑脚地溜回内室,重新躺回床上。
想通了这一节,虽说有些绝望,但经过了对自己心情的剖析,心底有一瞬间反倒心境豁明起来。很多不可解的问题,一瞬间如同醍醐灌顶,纷纷灌进他的脑海。
他想到蓝忘机今早回答时瞬间温柔起来的眼神,有点难过地想,蓝忘机大概,是真的很喜欢她的。蓝忘机这么好的一个人,终究也要是别人的。
不说成为夷陵老祖的魏无羡声名狼藉,舍不得连累君子如珠的含光君,即便他还是从前的那个魏无羡,这样的心思,也万万不敢说出口。即便不论身份名望,可是,他俩都还同是男子。
再如何,断袖之癖,在这世上还是太少。端方雅正的含光君,更是万万不会有。
——所以也只能祝福了。除了忽略心里的那一点落寞,他还是可以微笑着祝福的。毕竟,蓝忘机能够开心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心中没这么堵了,夜半早该出现的困意终于逐渐袭来,迷迷糊糊间,千万思绪在魏无羡的脑海里缠绕着,如百川汇海般重聚,最终,纷纷凝结成了一个最清晰的疑问。
——我究竟是什么时候,成为了一个断袖?!
他在这样的轻微的困惑里,终于沉沉地睡着了。







ps:

上篇的文章热度高得让我受宠若惊…(´・ω・`)谢谢大噶的喜欢!!!!(大喇叭)爱你们❤️

我会继续加油写哒!(´▽`)

评论(47)

热度(1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