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盗阿戈

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忘羡❤️

【忘羡】道侣一觉醒来不记得自己是我的道侣了该怎么办(六)

*老套失忆梗,狗血

*雷与ooc慎入

*cp仅忘羡


依旧是过渡章节…终于把和好的剧情写出来了TvT


6.

清澈澄蓝的天穹底下,魏无羡看着说完那句话以后有些不自在的江澄,噗嗤一声笑了。
“江澄,一起走走呗。”
江澄沉默了片刻,率先迈开了脚步。魏无羡跟着他,走在他身后。日头已经微微西斜了,在地上逶迤开两道长长的影子。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着,一路无话。快到湖边时,江澄忽然停住了脚步,没有看魏无羡,却开口,有些生硬地道。“你怎么会回来。”
魏无羡笑道,“想回来看看啊。那么久不见了…很想看看莲花坞啊,顺便看看你这个家主当得怎么样。”
江澄道,“你少来这套,明显是走投无路了才回来的。”
魏无羡做捧心状:“江澄你别这样说嘛,我真的是想回来才回的!你怎么能这样曲解我的心意?我很伤心的。”
江澄闻言似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嫌恶地挑了挑眉,斜斜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却还是把话吞了回去。沉默了几秒后,道:“和我走过来是想问什么?问吧。”
魏无羡嘴角的笑容忽然敛了下去,严肃道:“我是想问你…前世在我失忆过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能发生什么?”江澄嗤笑了一声。“你醒来这些天,有什么事情,估计也知道得七七八八了。问我干什么?”
“我是真的一无所知,没人告诉过我任何事情。他们只和我说,我失忆了,现在已经是十几年之后了。虽然看到你们现在的样子我也相信了…”魏无羡道,“可我总感觉…有些不对。”
“哪里不对?”江澄反问。
不对的地方太多了。魏无羡心里说。
首先是,他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蓝家?世人口中占山为王的夷陵老祖,为何会出现在四大世家之一的云深不知处?
前世他人人喊打喊杀,住在云深不知处这么多年,居然也没有人上门找他麻烦。细想起来,其实是非常不同寻常的。
假如他是被拘押回去的,那么又如何有人能够束缚本来不情愿的夷陵老祖?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退一万步说,即使他一时不察被扣在云深不知处一段日子,也绝无十几年都还待在那里而没有逃跑成功的道理。
况且…从他醒来过后蓝忘机包括蓝家小辈对他的种种,他实在是不像是个被扣押的犯人的模样。
如果以上都不成立,那么只能说明,他是自愿回到蓝家的。

——可又为何会自愿?

他不是不知道各大世家对他和温家的看法,当年在乱葬岗上,就是迫不得已。为了保住温情温宁一脉,才会最终被喊打喊杀,众叛亲离。当年的事情说明,世家是绝不会轻易放过温家的。如果他回到蓝家了,那温情温宁,他们后来…又去了哪里呢?
种种疑问如潮水一般涌来,他先挑了个最简单的:“温家人,现在生活在哪里。”
虽然之前蓝忘机和他说过这件事,但现在细细想来不对劲之处太多,不由得他不仔细盘问。
听到这个问题,江澄的面色似乎冷了一点,哼了一声道,“你还真是伟大,都失忆了,还念念不忘温家人。”

他的语调虽然嘲讽,但顿了一下还是道,“自然是被妥善安置在一个地方了。生活过得挺好,你不必担心。”

“世家肯放过他们?”魏无羡狐疑,“怎么可能。”
江澄有些不耐地道,“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蓝氏一族和你进行密谈后就竭力要保温家。故其他几家也无法多说什么。”
魏无羡盯了他躲闪的眼神片刻,笑道,“江澄,你撒谎的功力还是不行啊。且不说蓝家为何与我谈了一次就会竭力去保温家。即使你和聂家都没说什么,就说金家,又如何能放弃这可以抓到我把柄的大好时机?什么也没说就干净利落让我安稳呆在蓝家了?这实在不像是贪婪成性的金光善的做派啊。”
“我怎么知道。”江澄烦躁地道,“大概是金子轩劝他爹想通了吧。”
魏无羡嘴角一挑,道,“那好,我也不勉强,那就换个问题——你刚见我的时候,为什么对我那个态度?”

他是真的很想知道,他和江澄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江澄又如何会变得现在这般一身戾气、眉目不善的模样?当年刚当上家主的江澄,可不是这般模样的。
“你不听我的劝,一意孤行,还自己跑到蓝家去,你想我对你有什么好颜色?”江澄脸色阴沉地打断了他,“莲花坞究竟还是不是你家?你执意护着那帮温家的人,你知道你让我有多难做?”
“那些人我不能不救。”魏无羡看着江澄,眼神清澈却坚定地道,“当日若非温情温宁在困境中伸手援助,莲花坞又如何能够走到今日?我只不过是报答当年他们相助我们的恩情。”
江澄听了这话,一时无言,眉头却紧紧地皱了起来。
魏无羡:“我这话没有责备你的意思,你别多想。最后问一个问题吧,我回蓝家是自愿的?”
江澄皱眉道:“我不知道。但后来我去蓝家清谈会的时候,看见你,你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样啊…”魏无羡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江澄道,“你先自己待着好好想想吧,我去处理事情了。别走远了。”
魏无羡看了他片刻,忽然笑道:“看来你这个家主现在很忙啊,公务不离身的。”
江澄瞪了他一眼道,“我可不像你,从以前到现在都无所事事。这么闲得慌,给你找点事情做?”
“行啊。”魏无羡倒是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帮你做点事情也没啥。虽然过了十几年了…但我答应过你的。”
——答应过什么事情呢?两个人都恍惚了一瞬。悠悠年岁流回过往,是最纯真无邪的少年时代。

少年的魏无羡咧着一口纯白的牙齿,在绚烂明媚之极的阳光下,一只手搭着江澄的肩膀,信誓旦旦。

“将来你做家主,我就做你的下属,一辈子扶持你。”
命运却无常,导致最终形同陌路,貌合神离。

谁都没错,大家都有自己不得不的理由,但最终却还是殊途了。
这句话,不仅是江澄,也是魏无羡心底永远的遗憾。

无论怎么说,怎么努力去弥补,当年造成的裂缝依旧存在着,两个人终究,不能回到当年那般无忧无虑的时光了。
只是,起码尽力。即使不能完全,也可以两个人一起努力着,让嫌隙和伤口一点点愈合。
江澄看了他片刻,忽然动了动嘴角,语气嫌弃道,“你有什么用?别给我添乱就好了。还是去干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直到这个时候,魏无羡终于从江澄嫌弃的眼神里,找到了一点少年江澄的影子。

于是他也笑了,道:“敢嫌弃你师兄我,江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不想活的是谁还说不定呢。”江澄骂道,“没事干就去找事干。我要去干活了,你给我安分点。别在偷鸡摸枣的,我可没空帮你收拾烂摊子。”
“哦。”魏无羡应了一声,迈步就走。走出远远的一段距离,忽然听到江澄在背后喊了一声:“魏无羡!”
他回过头去,神采飞扬地应道:“干嘛?”
阳光下江澄的脸被打上一层阴影,神情看不分明,声音却顿了一下后,悠悠地传了过来:“晚上…记得回来吃饭。”
“知道了。”魏无羡应道,“还是在以前的地方用餐?”
得到了江澄肯定的答复,他咧嘴一笑,背过身去。哼着小调,迈步就走远了。

晚上魏无羡、江澄和金凌三人难得一起和谐地坐在桌边,没有过多的交谈,却都各自心平气和地吃着菜。

今天的菜式大多都是红红火火的菜式,看得魏无羡垂诞三尺,大呼过瘾。

他一筷子又一筷子夹着,一边赞叹,一边吃得不亦乐乎。

金凌明显注意到了江澄和魏无羡之间不同于往常的气氛,不停地瞄他们,总想开口说话,却又屡次三番到嘴边就咽了回去。魏无羡笑着打了一下金凌的脑袋,“傻小子,总是看我们干嘛,好好吃饭啊,我脸上又没有米。”
金凌一撂筷子,“还不给看了?我是有想说的话,只是忍住一直没说而已。”
魏无羡饶有兴致地道,“那你说。”

金凌憋了片刻,憋出一句:“我是想说,明天我和思追他们一起去夜猎,你和不和我们一起去。”
魏无羡愣了一下,道:“你们小朋友的场,我就不去掺合了吧…”况且刚从蓝家跑出来呢,看见蓝家的小朋友难免有点心虚。

话音未落,江澄在一旁悠悠地道,“我看也挺好。反正你在这里也什么事都做不成,与其烂在家里发霉,还不如和他们出去猎猎妖兽什么的。”
魏无羡摸摸鼻子,想了下道,“也有道理,我在这的确也挺无聊的…好吧,那我明天就和你们一起去,顺带指导指导你们。”
他说完才忽然想起来。“上次蓝家出了那么大的事,难道现在解决了吗?”
金凌白了他一眼。“怎么可能,但这么大的事情也轮不到小辈来管,他们在旁边除了添乱之外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含光君才要他们自己去夜猎的。”
魏无羡乍地听到蓝忘机的名号恍惚了一下:“那,就是说蓝湛现在还在解决那件事啰?”
金凌目光有些微妙地看了他一眼,“没错。蓝家长辈现在都在那里。”金凌斟酌了片刻道,“据说是一个上古的妖兽作乱,好像吃了几个村子里的人,附近的人都吓得逃亡了。”

魏无羡皱眉道:“几个村子里的人?这么大的事情他们等吃够了几个村子里的人才报?”
金凌道:“这就是问题所在。据说从第一个村子吃到最后一个不到两天,消息传到姑苏的时候,大祸已然酿成。”
“这么厉害的妖兽,怎么会现在才出来作乱?”魏无羡百思不得其解。“之前也没听说过任何传言,现在忽然一下子就来这么厉害的,太玄乎了。”
江澄忽然在一旁插口道:“这只妖兽我倒是有所耳闻。据说刚开始不害人,养在村子里的水域里,大家也没当怎么回事。但是不知道从哪天就开始生吞活人。刚开始,人们还找不到那些人消失到哪去了,直到后来某一天,一个小女孩的母亲在水边发现了她女儿的残骸。”

金凌悚然道:“好可怕!”

“看来不是普通妖兽,如果我还在的话,倒是可以去看一看。这种情况不说自己经历过,连在古籍上都鲜有耳闻。”魏无羡摸摸下巴,沉吟道。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会跑出来?”金凌忍不住道,“我今天早上问你这个问题你不理我,现在可以回答了吧?”
魏无羡戳了一下他的脑门。“小孩子不要那么多为什么,有的事情不适合让你知道。”

金凌咕哝道,“谁是小孩子…比较幼稚的人是你吧…”
“吃饭吃饭,”魏无羡把筷子塞回他手里,“别那么多话。今晚好好休息,既然明天要去夜猎,早上就要起早。”
江澄听到“起早”这个词,忍不住斜斜睨了他一眼。魏无羡看到江澄的目光,笑道,“你别这样看我。从我醒来开始,我就发现我的作息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早上很早就会醒。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大概是被蓝家刻板的规矩影响了吧。”

江澄和金凌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都有点将言难言。
说到蓝家,魏无羡又不可避免地想到蓝忘机。
——不知道蓝湛现在怎么样了?
那个妖兽估计很让他焦头烂额,听金凌的描述不是普通角色,看上去很是棘手,估计蓝忘机是分不出心思来找他了。

魏无羡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究竟是庆幸,还是失落。如果蓝忘机真的来找他,说明还是有点在乎他的吧…但是如果他不来呢?就放任他这样自生自灭跑掉了的话呢?
魏无羡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及时停止了想到某个人就不可避免地飘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的思绪,暗骂了自己一句。
——真是自作多情。



第二天一大早,金凌刚从房间里昏昏沉沉揉着眼睛出来,便乍然看到了斜斜靠在树上惬意无比地笑眯眯的、朝他挥着手的魏无羡,一霎时梦都被吓醒了大半。

金凌不可置信:“原来你不是开玩笑的!你居然真的起这么早!”

魏无羡笑道,“我都说是真的了嘛。既然你起来了,那我们就走吧。那个地方远吗?”

金凌道,“不远,骑马过去也就半个时辰左右。不必御剑了。”

魏无羡笑眯眯的:“即使要御剑也只能你带我了,我可没有办法呀。”

金凌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才想起,噢,他不记得自己换了一具身体、重修金丹的事情了。

有家仆牵着两匹看起来壮硕无比的马,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魏无羡接过缰绳,拍拍马臀,有些遗憾地道:“这马好是好,毛色不如小苹果光滑。”

金凌接道,“也不如仙子的。仙子的毛色是真的好看,摸起来手感还特别好。”

魏无羡乍然听到这个称呼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仙子是谁?”

“我养的啊,一只很有灵性的灵犬。”金凌得意地道,“有空把它带来给你见见。这次来云梦没带上它,把它留在兰陵了。”

魏无羡悚然道,“你可千万别带来啊!我可没有兴趣!”

金凌嘲笑他,“瞧你这胆子,为什么要怕?不就是一只狗而已嘛…话说回来,仙子到底有什么可怕的?”

魏无羡闻言危险地眯了眯眼睛,伸出手来用力蓐了一把金凌的头发:“…原来你知道我怕狗啊!那你还说来吓我。还有——你居然给一只狗取名叫仙子?!”

金凌跨上马,撇了撇嘴道:“仙子有什么不好?这名字很好听啊!小时候叫小仙子,长大了总不能还这么叫。走了!”他一扬马鞭,率先一溜跑了开去。

——真不愧是江澄的外甥。魏无羡心里已经笑得死去活来,表面却波澜不惊,不动声色。

魏无羡想到江澄过去养的那些只狗如同勾栏名将一般的名字,于是就非常能理解,为什么金凌会给一只狗取这样的名字了。

…不管再怎么说,仙子总比茉莉小爱好吧,是不是?虽然也没好到哪去…但听起来起码比较正派一点嘛!

心中这般说服着自己,魏无羡骑上马去,略微拽住了缰绳,跟上了金凌。



晨曦的影子自天穹终端缓缓逶迤开来,铺展开漫天隐微的霞光,亦真亦幻。

两匹马便在这样的霞光里,答答着蹄子,争先恐后地跑出了莲花坞。

而前方之路,亦有万千霞光,光芒万丈。



ps:

文中藏了一个小小的套路…看有没有人能猜出来╭(╯3╰)╮
下一章二哥哥就出场啦!大力鼓掌!

And…如果我心情愉悦的话,晚上也许会更下篇qaqqq
快要考试却还在拼命写文的我…(⁎⁍̴̛ᴗ⁍̴̛⁎)怕不是一条新的咸鱼了(躺平






















评论(45)

热度(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