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闭网学习了…明年六月前要是再看到我,麻烦大家把我打回去(。

【忘羡】道侣一觉醒来不记得自己是我的道侣了该怎么办(七)

*老套失忆梗,狗血

*雷与ooc慎入

*cp仅忘羡


7.

蓝景仪震惊道,“你你你…你怎么会来!”
蓝思追和金凌交换了一个眼神,蓝思追捅了捅蓝景仪,悄声道,“回去再和你解释。先专心夜猎。”
魏无羡笑得好不畅快,“才几天不见,这么想我?看到我那么吃惊。”
蓝景仪反驳道,“谁想你了!我只是惊讶而已。”
魏无羡笑,桃花眼上勾,弯成一个好看的形状:“好好好,没想我,我自作多情好了吧。”
此刻众人正在一个峡谷里。这峡谷不大,却很深,众人走了很久才一直下到底端。
峡谷周围绿树环绕,一片盎然青意。露水未干,四处可见碧绿的苔藓,铺在微微发黑的石头上。水汽很重,连漂浮在空中的空气都微微阴冷。地面似乎常年都是湿着的。峡谷不远处的山崖上有一条瀑布,倾注在浅浅的水潭里,发出清脆落玉盘似的响声。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
这一派天然好风景,却是绝佳的夜猎场地。由于环境幽微,阴气甚重,故有不少妖兽都在这峡谷当中出没。过往行人都绕开这道峡谷而走,但对于要历练的小辈来说,却是无比令人心动的场所。
“好冷…”蓝景仪嘟囔着抱了抱手臂,“这里阴气好重。”
蓝思追温声道,“没错,阴气的确很重,所以才要我们来这里除邪祟。这块地方已经常年不敢有人来游玩了。别说这么多了,大家快摆好阵法,插好旗帜。”
魏无羡悠哉悠哉地靠在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看着蓝思追指挥着大家有条不紊地插好了召阴旗,不由得暗暗想道,“思追还真是这一代小辈中的英杰,举动颇有风范。”
他看着,不自觉地就把思绪牵到了蓝忘机身上。之前醒来的时候听蓝思追自己说过,他是含光君亲自教养大的,算是半个弟子。魏无羡心中暗叹,不愧是蓝湛,教出的弟子甚是出色,知礼明仪,且还有相当杰出的领导才能。仅仅是那温和的神情和姿态却更像泽芜君,却不知是什么缘故。
金凌在一旁也帮忙插好了召阴旗,看到靠在旁边大石上兀自出神的魏无羡,有些不满地嚷道,“你在干嘛啊?为什么不过来帮忙?”
魏无羡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笑道,“我是来指导你们的嘛,这种品级的妖兽,就不需夷陵老祖亲自动手了。你们自己就可以的,加油!”
金凌虽然看起来很想反驳,却无奈实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于是只好闭嘴了。却听得蓝思追在一旁凝声道,“稍候。这召阴旗,似乎有些不对。”
之前,蓝家子弟和金凌将召阴旗插在旁边的特定的地方,围成一个针法。如果是普通妖兽,就会被吸引到这个针法当中,然后就可以一举歼灭。
可如今,这阵法中央的那面旗帜却不同于往常。平日里只要能吸引妖兽,那面旗帜便会隐隐放出绿光。但今日那绿光却大盛,比以往强了不知几分。众人凝目于此,却见那绿光逐渐刺眼,噗的一声轻响,整面旗帜焕出漫天火光,陡然间烧了起来!
众人间一片鼎沸,慌乱起来。遇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遇到了十足棘手的邪祟,连召阴旗都无法降住那妖兽的阴气了!这般品级的妖兽,他们是万万猎不得的,就连本家长辈也要万分慎重才能防止受伤。
蓝思追大声道:“大家不要慌!先想办法将火扑灭!”
他话才说到一半,魏无羡伸手拦住了他,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别动!”
听到这一声,原本还吵嚷着的众人霎时安静了下来,恢复为一片静谧。但众人的神情却都由于这静谧渐渐凝重起来——只因为这静谧衬托出一阵尖锐的嘶吼声和沉重的脚步声,并且逐渐地朝着这边走来,离他们越来越近。
那阵法还是把妖兽引来了!可如今阵法已破,无法禁锢这邪祟,况且以这一干小辈之力,实在无法解决这样品级的妖兽,又如何是好呢?
霎时,几十道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那个黑衣俊秀的背影。魏无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歪斜着的状态站直了,从怀中掏出一沓符咒,飞快地咬破了手指,在符上一气呵成、笔走龙蛇地从头到尾画了一堆狂乱的图案。
蓝景仪在旁边震惊道:“你画符都这么随意的吗!”
“我画符从来不用眼睛看!”魏无羡一边回答,一边奋力地将符咒甩了出去。大家朝着符咒的方向看去,齐齐悚然——那邪祟已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十步开外的地方!
它脑子里是一颗巨大的肉瘤,没有脸,体型却十足庞大,躯体就如同任何一种猛兽的形态,周身笼罩着化不开的黑气。此刻它正咧着一张血盆大口,朝他们露出狰狞的笑。
那妖兽口中碧绿的汁液喷落开来,落在土地上,落到的地方即刻变成焦黑色,还冒出汩汩的气泡。魏无羡沉声道:“站远点!那毒液有剧毒,被沾上了可不是好玩儿的!”
闻言,众小辈连忙退开,只有蓝思追、蓝景仪和金凌还站在魏无羡身侧。金凌拔出岁华道,“让我一剑斩了它!”
“别乱动!”魏无羡拍了他的手一下,让他的剑落入剑鞘里,严肃道:“这起码是百年妖兽,不是你们能对付的了的。快点退开,我来对付就好。”
那妖兽被魏无羡符咒甩到以后就定住了,大口喘着气,目光凶狠,却无奈动弹不得。魏无羡道,“这符咒困不了它多久的。”
蓝景仪道,“阵法破了,要如何铲除?”
魏无羡道,“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用鬼道了。还好出门的时候顺手揣了陈情…”他从怀里掏出那管通体乌黑的笛子,放在嘴边呜呜吹了几下,笑道,“还好我还没忘了笛子怎么吹。”
“它动了!”蓝景仪指着那妖兽的方向惊叫。
魏无羡目光瞥去,唇角一勾,黑衣一曳一摆。也没见他如何运动,瞬间却已经移到了十步开外。他握紧陈情,那悠扬的音韵便自他唇边悠悠传了出来。
那邪祟本来是向着蓝家小辈的方向走去的,却瞬间被这笛声深深吸引,拖着沉重的步伐,转过身去,朝着魏无羡走了过去。魏无羡一边吹着笛子一边后退,如同闲庭信步般,有条不紊,直到身影和妖兽一起退入山头之后,再也看不见了。
蓝景仪急道,“他能不能行啊!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有灵力吧?万一他符咒用完了怎么办!”
金凌握紧岁华就要冲上去,“我去帮他!”
“别冲动,你现在去了只是添乱而已。”蓝思追伸手拦住金凌,“到时候不仅没办法帮忙,还可能会拖累前辈,让他无法施展。”
“那怎么办!”金凌已经急得脸都涨红了。“总不能让他自己一个人待在那里吧?”
蓝思追也凝神道,“平日里魏前辈出门夜猎,即使碰到棘手的妖兽,也有含光君陪着。今日却是他独自一人…”
其实如此担忧,并非他们不相信魏无羡的能力,实在是这种召阴旗都被焚毁的情况只在古籍里有所记载,大家都从未见过。古籍上的案例也说,每次此类事件一定都是百年以上的妖兽作祟,而每次要解决这类邪祟,却都要费好大的功夫,有时候若是不慎重,甚至会造成非常惨重的伤亡。
蓝思追道,“这次蓝家鸣钟,便是一只五百年的妖兽所引起的事端,那只妖兽还吞噬了两个村子的活人,功力大涨,所以含光君他们才会耗费了这么多天。”
蓝景仪忍不住焦躁道,“那应该也快收尾了吧?含光君人呢?我们放信号弹让他过来啊!”
蓝思追把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看着他眼睛道:“景仪,实话告诉你,这次夜猎约魏前辈出来,不是金凌擅自的主意,而是我让他这么干的。”
蓝景仪被吓了一跳。“为什么?”
蓝思追道,“其实是含光君…他那边的事情快要解决完了,知道魏前辈回了莲花坞,所以才会跟我说,让我夜猎把魏前辈叫出来,含光君稍后就到…但是,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含光君到现在还没来。”蓝思追凝神道,“怕是含光君那边…也出了什么意外的状况了。”

另一边,魏无羡一边退着,一边吹着笛子。
他吹的是心头自然而然浮现出的一段旋律。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过,但却是无比悦耳的曲调,让人心生缠绵。
这曲调弯弯绕绕迤逦着,不自觉地便勾起人无限的情思。
魏无羡一边吹着,一边有些出神地想着:蓝湛现在估计也在解决那边的邪祟吧。
分隔两地却在做一样的事情,冥冥之中的巧合还真是奇妙。
他吹着笛子,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水潭上的一座桥上。往前看去,是一个被堵住洞口的山洞,已经没有路了。无论如何,也只能在这桥上把妖兽解决了。
那妖兽步履蹒跚,似乎移动得非常艰难,却如同被一股力量吸引一般,脚步不停地跟着魏无羡走。此刻他正站在桥头,离魏无羡不过二十步的距离。
魏无羡摸摸怀里,符咒已经不剩多少了,必须速战速决。
看这邪祟非等闲之辈,要想一举剿灭,必须得靠近它,找到脑后支撑着整个妖兽精魂的薄弱处,把符篆拍下,才能一击毙命。这是符篆不够用的时候最有效的方式。
他没有金丹,没办法灌注灵力,所以无法先刺瞎妖兽的眼睛,只能在它近身的一瞬间看准时机将符篆贴到它脑后。
若是没贴准…便棘手了。
魏无羡站在桥中央,停了手上的动作,笛子声平息了。他拍拍手笑道,“好多年没见你这样品级的妖兽了,正好让我找一找当年的感觉。”
那妖兽嘶吼一声,无比凶狠。听不到笛子声后,它的脚步和身法都变得奇快,似乎是暴怒一般,一瞬间便逼近了魏无羡,张口便朝着他的颈侧咬下。
魏无羡闪身,迅捷无比地避过。妖兽嘴里毒液喷出,最终还是没完全闪过,他的袖子下摆瞬间被烧穿了一个大洞,不由得心疼道:“你这么一喷,我又要买新衣服了。”
嘴上说着轻松,动作却一刻不停。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便迅捷无比地闪到了妖兽身后。

正当妖兽反应极快地转过头来,将那双铜铃般橙黄色的大眼逼近魏无羡时,他掏出符咒来,奋力一甩——数十张符咒猛地飞出,齐齐贴在了妖兽的脑后!

魏无羡正想凑近去看看那符咒贴准了没有,那妖兽却忽然暴起,鼻孔猛地喷出一抹黑烟,直指魏无羡面门!他感到脑海中一阵眩晕,喉间一甜,后退了几步,猛地喷出了一口血。他踉跄了几步,正退到桥旁边,还没缓过神来,那妖兽又奋起而上,一阵大力撞来,魏无羡被直直地从桥上掀了下去。
被撞下去的一瞬间,他看到那妖兽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口鼻喷涌出大量的鲜血,周身的黑气爆炸开来,倒在桥上,一动不动了。
魏无羡想:“好歹是解决了它。”
他口鼻嗡嗡着,眼前一片漆黑,看不见任何东西,心里想道:“若是这桥下有石头的话,那这回可要惨了。保不齐被撞得个头破血流。”
无比迅速落下的过程中,一阵风刮过,他似乎听到了谁的呼喊,看不清东西的眼睛隐隐地掠过一抹素白,如同谁一贯的衣袂。
于是他微微勾起唇角。意识昏迷前,他不自觉地呢喃了一个人的名字,“蓝湛…”

下一秒,他就跌入了一个温暖无比,也熟悉无比的怀抱。
那白衣人抱着他,看着怀中昏迷的人,心疼地埋下去吻了吻他的额头,揽紧了他,低声道。
“抱歉,魏婴…我来晚了。”
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怀中本该早就昏迷过去的人,却在蓝忘机吻上他额头的那一刻,猛然睁开了眼睛。




ps:

二哥哥终于出场啦,鼓掌!(
含光君:被老婆发现偷亲了怎么办,在线等
关于妖兽的描写非常捉急了,大家随便看看就好……:D
下篇更也许明天也许一周后说不准,一切看缘分(bushi
谢谢点小红心推荐And评论的大家!爱你们,笔芯!(´・ω・`)




评论(65)

热度(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