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闭网学习了…明年六月前要是再看到我,麻烦大家把我打回去(。

【忘羡】今朝雪

*原著向婚后,一发完

*字数3764





我一个从来没见过雪的南方人去写堆雪人是不是有毒…







正是严寒时节。

今年的姑苏破天荒地下了雪,银装素裹地包裹了整座繁华娇柔的小城,就连天际似乎都被雪花刷成了耀眼的银白。
天空上云朵悠悠,并不是没有太阳,只是稍稍温和的温度,照在身上并没什么多大的感觉。
云深不知处迎来了十几年间的第一场雪。
平日里循规蹈矩的蓝家小辈们此刻都兴奋得不得了,因了这难得一见的雪景。
他们纷纷打开窗户,让北风刮入室内也不觉寒冷,只是望着窗外的一片素白纷纷叫道:“看雪啊!”“雪好美啊!”
虽然是十年难得一见的景象,这些小辈倒也不敢真的违反家规去干些什么出格的事。虽然已经有很多人看着外面铺展开来的一片雪亩心里痒痒着,却也没有谁真正敢去将想法付诸实施。
岂料,到第二天白日,他们推开寝舍的门时,却被外面的景象吃了一大惊——
只见几个高高低低的不明物体立在偌大的雪地上,看起来十分惹眼。走近了去看,才发现是一群雪人。他们一个个高低不平,有胖有瘦,个个憨态可掬。
最有趣的是,每个雪人的脸部下方都插了一根小小的胡萝卜,像红彤彤的鼻子。
这些蓝家小辈从未见过雪人,心中好奇,有几个胆大地便靠上前去,抬起手来戳了一戳。由于用力过猛,不小心便把雪人的头戳出了一个大洞。
他们立刻像做错了什么般的缩回了手。却听得旁边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笑道:“你们要不要也一起来堆雪人?”
众小辈往旁边望去。
魏无羡咯吱咯吱地啃着一根胡萝卜,靠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树下摆着一只小竹篮,里面装满了大小不一的胡萝卜。
于是众小辈们恍然大悟。蓝景仪忍不住出声问道:“这些都是你堆的?”
魏无羡又卡嚓咬了一口胡萝卜,笑道:“对啊。怎么样,你们想不想堆?我教你们啊。”
蓝景仪犹豫道:“想是想,可是…”
一名蓝家子弟怯怯地道:“…我们怕被蓝老先生和含光君罚。”
魏无羡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瞪大了眼睛,啼笑皆非道:“这也要罚?!不会吧…”看到小朋友们依旧是犹豫不决的神情,他叹了口气说,“行了,没事,我保证含光君不会罚你们的。来吧,堆堆雪人,你们这辈子都还没有堆过吧?很好玩的,一定要试一试。”
得到魏无羡的承诺,大家纷纷放心了。有一个小辈道,“可是,我们不会堆啊…还是请前辈您示范一下吧…”
魏无羡笑道:“那有什么困难。看好了。”他蹲下来,将雪揉成小小的一个丘壑,一边接着道,“堆雪人一定要堆好底座,这样雪人才能在雪地上站稳,不会倒下来。”
一名蓝家子弟在一旁将雪搭成了一个不太完好的形状,有些不确定地道,“这样?”
魏无羡走过去,在旁边踱了两步,摇头道:“还是不够坚固。这样堆出来的雪人是很容易塌的,不结实。”他将手放上去,直至将之揉成一个更小更宽的小山,一边道:“要把雪压实,堆出来的雪人才会结实,雪结实了,雪人才会好看。”
众小辈纷纷恍然大悟地“噢!”了一声,都跃跃欲试,纷纷动起手来。
不一会儿,雪地里就出现了几十个大小不一、形状不一的“丘陵”,高高低低起伏着,瞧起来倒是莫名的可爱。
魏无羡看了几圈,道:“对了。这就是雪人的底座,接下来要堆雪人的身体了。揉两个球,一个做身体,一个做头。记得球揉出来的球要比身体小一点,这样才能比较好的保持平衡。”
魏无羡看着大家开始动手,正好也啃完了他的那根胡萝卜,就走回树下拿了另一根,顺便把篮子提了过来。
他站在旁边看着,不时地指导他认为堆得不到位的。半时辰后,几十个大大小小的两个圆球立在了一起,看起来已经很是像模像样了。魏无羡赞道:“你们还是很聪明的嘛,学得很快!”
大家听到魏无羡的夸奖都有些不好意思,却都看着自己堆出的雪人,颇为高兴的模样。
魏无羡提着篮子,给他们每人发了一根胡萝卜,让他们插在雪人的脸上,充作雪人的鼻子。他把篮子里的胡萝卜分完了,拍拍手笑道:“好啦!这样就更像了。”
众小辈瞧着自己的雪人,看来看去,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有几个小辈悄悄推了推蓝思追,于是蓝思追大胆地举起手问:“魏前辈…这雪人是不是缺了眼睛啊,感觉看起来还是有点奇怪…”
魏无羡眯着眼睛看了半晌,有些不好意思地摸脑袋笑道:“我这不是还没找到合适的东西来做眼睛嘛…正在想,你们就来了。”他似乎在思考,看着雪地远处,目光却忽然一亮:“看!你们含光君来了!”
蓝忘机一身白衣曳地,飘然若仙,整个人如霜雪般,如琢如磨,几乎要融在雪里。他一步步朝着这边走过来,有条不紊的模样。
这些蓝家小辈看到蓝忘机还是有些发怵,有几个胆小的还躲在了蓝思追身后,只敢探出个脑袋观察。
蓝忘机步履稳健地走了过来,瞧见雪地里这一派景象,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有些无奈地道:“魏婴…”语气中却没什么责怪的成分。
“诶在呢在呢,蓝二哥哥。”魏无羡嬉皮笑脸地应。“我这不是无聊,瞧你家小辈都没堆过雪人,就教教他们嘛。你别生气,我答应了他们你不罚他们的。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宽容这一次,好不好?”
蓝忘机摇了摇头,目光中柔和的神色尽显,道:“没生气。不罚。”
魏无羡笑眯眯地撩了一下他的抹额飘带,“我就知道含光君最好了。”
他想了想,问:“蓝湛,你可知道能有什么东西用来做雪人的眼睛?”
蓝忘机思考了片刻,道:“果核。”
魏无羡恍然大悟:“对啊,果核!我怎么没想到呢!蓝湛你真厉害!”
蓝忘机问:“你用什么?”他这一句指向不明,魏无羡却听懂了。于是他答道:“以前小时候做眼睛是用我和江澄玩的玻璃弹珠,现在在这里肯定是找不到了…不过果核倒是很好的主意,我看刚送到静室的那一箱枣子就很好,去拿点来分了吧,他们遇到这种好玩的事情太不容易了。”
蓝忘机点头应允了,魏无羡便高兴地道:“那我去拿来!”
蓝忘机和众小辈一起站在原地等着,过了不多久,魏无羡便拎着一箱青枣连蹦带跳地跑了回来。蓝忘机扶住他,道:“雪天路滑,小心。走慢点。”
魏无羡笑眯眯的,抬起手搔了搔他的下颔,然后给每个小辈每人分了两个枣子。
拿过枣子的人都迫不及待地三口两口吃完了,把枣核取出来,放在雪人眼睛的位置。大家都看着,魏无羡也退了几步,眯眼看了一会儿,满意道:“嗯,这回像多了。”
他看向一旁的蓝忘机,却发现蓝忘机也正看着他,眼神中一片柔和,甚至还噙着浅浅的笑意。

魏无羡心神一动,对众人道:“你们慢慢玩吧,我和含光君有点事先走了。记得把吃剩的枣子拿回去啊!”众人对着他们行了礼,他们便并肩走远了。
两人闲庭信步,一路走到群山深处。
远眺而去,是山上一片被雪染白了的苍松,瀑布高悬,水声碰撞如碧玉落盘,清脆而悦耳,叮铃叮铃的,令人听之忘俗。
魏无羡瞧着这一派景象,有些微微出了神,不知怎么地便随口问道:“蓝湛,你小时候有没有堆过雪人啊。”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答道:“有。”
“诶?居然有?”魏无羡听到这话顿时颇感意外,笑道,“我以为你小时候循规蹈矩的不会坏规矩呢…你怎么会忽然想去堆雪人的?谁教你?”
蓝忘机道:“你教过。”
魏无羡指指自己,失笑道:“我?我什么时候…”
他话音忽滞,一段已经被遗忘了许久的记忆隐隐约约地浮上他的心头,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蓝忘机,声音难得的有些滞涩道:“蓝湛…”
他想起来了。
当年在藏书阁里罚抄的那段时光,他每天都在想方设法地撩拨蓝忘机。但是蓝忘机无论他怎么撩拨,都是一副我自岿然不动之态。

魏无羡不服气,为了撩拨得他搭理自己,当时就和他说了许多自己从童年时代便开始的趣事,想引得他的注意。其中就包括了堆雪人。
他还记得当时蓝忘机眼神波澜不惊,一副完全没有被他的描述所感染的模样,甚至还禁了他的言,警告他别说那么多话,好好抄书。
他却没想到,蓝忘机心中竟将他所描述的那幅图景悄悄放在了心上。过后,还在姑苏难得一遇的下雪天,尝试了他说的事。
年少的蓝忘机站在雪地里,竭力回想着,魏无羡说过的话:“底座要牢靠,雪人才能站稳脚跟。”

他按步骤做着,认认真真地堆好了底座,已经花了不少的时间。
抬起头来休息一下时,视线里只能瞧见茫茫天地里的一片银白。曾经和他说过堆雪人故事的少年的笑语和眉眼便不知怎么地突兀现在了他心头,他忽然就很想见见那个少年。
那少年虽然看似烦人,但却如同根生的藤蔓一般,深深地扎在了他的心里,扎得太深,尔后便再也移不开。
魏无羡若是毒药,那蓝忘机便是心甘情愿去饮下那杯毒药的人。明明知晓自己的这份心意或许永远无法说出口,所谓重复他做过的事,也只不过是饮鸠止渴,聊以自慰罢了。
十几年前的最后一场雪,便是乱葬岗围剿后的那年冬天。
那年冬天格外严寒。蓝忘机茫然地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白雪皑皑的一片银装素裹,天地苍茫,视线投射到不知名的远方,连室内焚烧着的火炉都无法温暖他那颗已经冰冻了的心。
此后白茫茫一片,再无人可追寻。
姑苏的雪,最终也没了他欲与之共赏的人,也再没了那份年少时分,只听得喜欢的人说了一句便去模仿堆雪人的心思。
温苑被他带回来后,高烧三天后失去了所有记忆。那个时候,幼小的孩子站在他脚边,抬起头看着他,扯扯他的袖子,怯怯地问道:“含光君,那是什么啊?”
“是雪。”蓝忘机回答,目光却越过那片白色的海,投射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他似乎是在看,在追寻,又似乎是在寻找破碎的记忆。
弦音响起,半阙《问灵》。
琴音泠泠悦耳,却如所料的一般,俱无人应答。蓝忘机将琴收了起来,垂下手去。他没有说什么,目光中却掩藏了深深的悲恸。
幸而十三年后,故人归来。并且两人历经艰辛后,终于说开心意。
他那份聊以自慰的相思,终不必再徒劳寄于苍茫雪景。辽阔天地间,终有了他最柔软的那一隅归处。
蓝忘机看向魏无羡,千万思绪一般涌入心头。他定了几秒,忽然伸手将他揽入了怀里。
魏无羡被埋在他怀里,声音有些闷闷地传出来:“二哥哥…”
让蓝忘机独自守候了这么多年,却对眼前人的心意一无所知。魏无羡很内疚,妄图想要说些什么话,话语到嘴边却又不知如何说。
蓝忘机自然知道他将言未言的话,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发顶,温柔道:“不必说。”
——你我之间,永远不必说抱歉二字。那是朋友间的距离。而他们,却是彼此最亲密的人。
所以不必说。
何况他守候了这些年,最终还是换回了这个人。他感激上天,能将魏无羡还给他。想起无望的十三年,也没了那份寂寥和绝望。枕边人常伴在身侧,所以纵使那些空妄的年岁偶尔徘徊在心,也依旧是满心柔软。
魏无羡感觉头顶一凉,他抬起眼来,看向苍蓝的天际。
不知什么时候,细碎的雪花又开始飘落,几片调皮的晃晃悠悠落了下来,落在了蓝忘机的发顶,又很快地融了进去。
魏无羡踮起脚尖,抱住了蓝忘机的脖颈,看着他的眼睛,笑道:“蓝湛,我们——我和你,一起来堆个雪人吧?”
曾经的两个少年,相隔了漫长的时光。其中一方,隔着时光遥遥回望,想要抓住对方。却无奈命途颠簸,流离失所,最终瞧着那个少年离自己渐行渐远,直至身死魂销,天地茫茫,叫他再也找不着。
所幸老天眷顾,苍天肯佑。

——他们最终,还是没有真正错过。
蓝忘机低下头,深深地看进魏无羡眼里,目光中满是眷恋和温柔。
他俯下腰去,轻轻吻了吻那人的额头,轻声答道:
“好。”
昔日有陈酿,今朝有新雪。
而他们自此以往,是——

年年有人伴,岁岁似今朝。










评论(33)

热度(467)

  1. 花と水我爱学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