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盗阿戈

我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忘羡❤️

【忘羡】一只枇杷

憋了好多天终于肝出来一篇比较像样的,最近写文一直超级没状态…
是给柠檬劳斯@柠檬香草可乐 晚了好多天的生贺!祝柠檬劳斯生日快乐(˶‾᷄ ⁻̫ ‾᷅˵)这些天一直想给你写贺文,然而憋不出来(T ^ T)备忘录躺了好几篇废稿(大哭)这一篇是今天听了广播剧突然涌现的脑洞,本着吸早恋的精神,终于勉强能看了…晚了好久,希望你别嫌弃(˶‾᷄ ⁻̫ ‾᷅˵)
祝劳斯新的一年天天开心,快快乐乐,继续当一个人间小可爱!
爱你呀,笔芯!❤️



——



&不算早恋的早恋设定,情窦初开的羡和叽
&一发完


——


彩衣镇河道两侧,流水清浅,湖色映着两岸的建筑,与水光粼粼揉杂在一起,看起来好一幅诗情画意的画卷。岸的两侧,漂浮着大大小小的船只。魏无羡站在船头,几乎可以说是颇为好奇、左顾右盼地看着两岸的风景。
岸边站着或是坐着的行人,说起话来都是轻声细语的,三三两两在街道上不快不慢地走着,沿着岸漫步时脸上似乎都带上了几分温柔的神情。就连岸上摆着摊的小贩,叫卖的声音也是细细的,轻轻的,如同莺呖一般,好不悦耳。
魏无羡转过头去,看向一位同来的蓝家门生,笑道:“你们这里真有意思,讲起话来都软糯糯的。”
那门生心里道:“魏兄,我看你和蓝二公子讲起话来,比之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哪好意思说别人。”
不过这话他当然没敢说出来,只是看着魏无羡转过头去,继续饶有兴致地看着两岸的景色。半晌,魏无羡再次转过头来,一双桃花眼弯了起来,似乎突然才想起来些什么似的:“对啦,我刚才忘记问你了,我刚走的时候,蓝湛说的那句姑苏话…是什么?”
那蓝家门生不由得脸上燥了几分,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何会有这种几乎是不好意思的感觉,难得地有些支吾道:“二公子说的是…”
魏无羡哈哈哈一笑,““无聊”!是吧?”对上门生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有些赧然的神情,他确信了自己内心的猜测,整个人背着手就朝着船里倒退了几步,嘴角勾起,眼睛里盛着恍若万千春光般明媚的笑意。“我就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小古板…真是假正经。”
他挂着满脸笑容,走到船舱前,低下头来悄悄探头朝着里面看了看。蓝忘机正坐在舱里的一个角落,侧面对着魏无羡,眼睛紧闭着,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事。
魏无羡一弯腰,便灵活地钻了进去,伸起手来拍了拍船的侧面,一边发出一点响声,吸引蓝忘机的注意,一边语调轻快道:“蓝湛,你在干什么呢?”
蓝忘机睁开眼睛。略显昏暗的船舱里,他那双琉璃般透亮的眸子慢慢地转了过来。静静看向魏无羡时,莫名激得他心头不由得一颤。
蓝忘机神情淡淡的,看着他时,语调也没有丝毫起伏:“无事,静坐罢了。”
“啊,蓝二哒哒,”魏无羡模仿着姑苏方言,故意停顿了一下,慢慢走到他面前,嘴角挂起一抹戏谑的笑:“我刚才可是听人家说了的。你刚才,是不是用姑苏话对我说了…“无聊”?”
蓝忘机看着他,昏暗的光线下看不太分明,但魏无羡总觉得,他的耳垂似乎漫起了一点轻微的红色。蓝忘机垂下眼睛去,难得的没有出声责魏无羡“轻狂”或是“无聊”,这倒是令魏无羡有些意外。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魏无羡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难得的正经起来道:“蓝湛,这水行渊…你、或者你兄长,可有想出什么好的法子没有?”
“暂无。”蓝忘机揉揉眉心,道,“还需回云深不知处和叔父商榷,再做定夺。”他抬起眼来,凝视着魏无羡,疑了一瞬道,“难道你…”
“我自然也没什么好点子啦。毕竟这水行渊纵横多年,除了把水域抽干或是将他赶到别处,的确没什么好办法。”魏无羡摊开手道,“不过我倒是在想…若是未来能够研制出某种方法,将这水行渊里蕴藏的怨气给引到旁的地方去,换言之,便是将它的煞性除去,让它灵智散去,恢复水本身的形态,那么也许就可使这片水域…恢复本有的宁静。”
蓝忘机考虑了一会儿魏无羡的想法,片刻后,他出声道:“所想虽好,然,不好操作。”
“所以才说暂时也没什么好点子了。如果…”他眼珠子一转,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然而并没有把自己所想的说出来,而是语调一转,笑道,“哎,还是回家问过你叔父吧。长辈总该比我们有经验的。”
“确实。”
魏无羡在他身旁坐了下来,从怀里摸出一只枇杷,在衣服上擦了擦,递给蓝忘机。“蓝湛,要不要吃?”
蓝忘机有些惊愕地看向他:“你…”
“这自然是刚才才要到的。”魏无羡得意地道,勾起嘴角,笑得好不畅快,“你不知道,那些小姐姐们,她们可热情了,争先恐后地要给我枇杷…诶呀,你别这副脸色嘛。你尝尝,好甜的。”
“无聊。轻狂。”蓝忘机冷声道,别开眼去,不去看面前笑得一脸得逞样子的魏无羡。
魏无羡叹了一口气,状似遗憾地道:“我可马上就要走了,现在给你东西你不要,等到时候走了,你就是想吃也吃不了了。”
蓝忘机恍惚了一瞬,扭过头来看他,下意识地道:“你要去哪里?”
“求学快结束了,自然是回莲花坞了。蓝湛你忘啦?莫不是我在的日子太闹腾,让你把时间都过傻了?”魏无羡剥开枇杷,笑嘻嘻地咬了一口,鼓起腮帮子咀嚼了几下,又道:“不过呢,你若是想来莲花坞,我可以带你去好多地方。采莲蓬啊,摘菱角啊,还有带你去游湖。晚上还可以去逛夜市。莲花坞旁边的夜市,特别特别热闹,有好多特别好吃的地方特色小吃,保准你每吃一样、都有一重新的味觉体验。怎么样?蓝湛你来不来?”他看着蓝忘机似乎是没什么波动的神情,似乎有些着急了,补充道,“云梦很好玩儿的。你可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恳求别人来找我玩。别人求着,我还不一定肯带他去呢。”
蓝忘机闭上眼睛,似乎看到了少年在一片湖水里笑得轻快恣意的模样,或是在市集上吃着小吃一边被一帮师弟簇拥着,一边叽里呱啦眉飞色舞地说着话的情景。
——莲花坞的阳光,该是比云深不知处的还亮罢?
既然养出了魏无羡这般性子的人…那该是真的,很亮很亮的。

——不过,再亮,大概也,亮不过眼前的人。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内心,在听到魏无羡这一番说辞后,居然有了些许别样的憧憬。
还有他的最后一句,“别人求着,我还不一定带他去呢。”让他的内心,难得的起了一丝波澜。
但他立马把这一丝动摇迅速地压下,强自镇定心神,撇开目光,状似冷淡地道:“不去。”
“啊,蓝湛你好冷淡。”魏无羡控诉道,整个人看起来委屈得很,“你总是这样想也不想就拒绝我,我很伤心的。我是真的很想、很想和你一起玩的——考虑一下嘛,蓝二公子?”
蓝忘机看向他,少年人目光里隐藏了一点淡淡的委屈和恳求,虽不明显,却足够动人。他心里便不由得的,出现了一丝动摇。
他有些疑惑,魏无羡为什么总这样不辞辛苦地来缠着他,明明他看起来这么冷淡,这么不近人情…
但又不得不承认,他的内心,的确对此有些说不出道不明的小小的希冀。那希冀从心里一路涌上,蔓延到了四肢百骸,连五脏六腑都熨贴得温暖。他看着魏无羡的眼睛,实在是很想弄清楚,少年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然而面上却依旧不显,依旧不动声色,只是继续淡声道:“为何。”
“还能为何啊…”少年微微嘟起嘴来,尚没有细细思考,一段话就已经从嘴边毫不含糊地、行云流水般冲了出来。“当然是因为特别特别喜欢蓝湛你啊!想和你一起玩,去做好多好多有趣的事情。”魏无羡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拍拍胸脯,豪情万丈道,“不仅想带你回家玩,还有,如果以后能有机会,我还想和你一起去夜猎啊,我们肩并肩一边游山玩水,一边降妖除魔,那多美啊!…”
话说到这,他突然止住了话头,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说的话究竟有多么的不对劲。
他似乎一瞬间有点心虚,没敢看蓝忘机,也不敢揣摩自己刚才乱七八糟说的那一串背后的含义。心里打了自己几个大巴掌,想着自己嘴巴真是比脑子快,乱七八糟地和蓝湛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别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话背后藏着多么不堪言语的意思,不敢细想,他只是等着对方轻斥的那一声“无聊”,随后愤怒地转身走人,却许久许久都没有等到。
半晌,心神有点恍惚里,他似乎听到了近处传来的一声轻微几乎不可闻的、却是实打实的笑意。
他蓦地,几乎可以说是愕然地抬眼望去,只见蓝忘机亦是抬着眼凝视着他,那双琉璃般的眸子里似有万千星河。那星河流淌着,似乎还蕴藏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令他不敢直视的情绪。
然而,即便那情绪令人心慌,他几乎瞬间便陷在了这如水般清澈,此刻却是可以称得上是柔和的眸子里。他定定地凝视着对方,傻傻的,分不开半晌的目光。
魏无羡听到面前的人唯一一次用不是拒绝、而几乎能堪称温柔的语调,温柔应道:“好。”
“魏婴。”蓝忘机看向他,那目光里粼粼光彩令他心折。他目光虽然澄澈,然而语调依旧有些小心翼翼,似是试探,“你…”
魏无羡伸出手去,将手上仅剩的一个枇杷不由分说地塞到了蓝忘机的手中。他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咧开嘴角道:
“既然收了我的枇杷…蓝二哥哥,”他弯起眼睛,那双桃花眼尾上挑,继续说着令人心颤的话,“你当然要,和我一起回家啦。”



-end-



早恋少年太美好了,我狂吸早恋(。哪位能赏个粮,没有早恋吃要饿死啦!(拍拍自己空了的肚子.jpg
没听小剧场的赶紧去听啊!被羡羡可爱到倒地不醒,只想原地打滚
我是真的真的,好想要一只羡三岁回家养啊…(◐‿◑)沉溺于梦中无法醒来


评论(29)

热度(536)

  1. 蓝汪叽恬盗阿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