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闭网学习了…明年六月前要是再看到我,麻烦大家把我打回去(。

【忘羡】和我一起回家吧!

&和阿间@花间一壶酒 一起写的抓娃娃,背对背写梗

&短小的段子流,一发完



*一点也不可爱,球大噶补药打我!






1.

公园的门口摆着一排抓娃娃机。

里面的娃娃各种各样的混杂在一起,五颜六色的,什么模样的都有。

其中有一个娃娃,躺在一堆娃娃中间。一身黑色的长袍,高高扎起的马尾上系着红色的发带,腰部还垂着一管挂着红穗子的漆黑笛子,做的十分精致且仿真,仿佛下一秒他就能横过笛子,放于唇边吹奏一般。
这个娃娃有一个奇异之处,就是他嘴角永远都挂着笑容。可爱得让人着迷,使人挪不开目光。
加上他生得本就生得一副俊俏面容,一双桃花眼似勾非勾,瞧来轻佻而又多情。因此,他成了娃娃机中最受欢迎的娃娃。不仅是小孩子,甚至是很多年轻的姑娘都被他七分多情三分轻薄的笑容勾去了心魂,心心念念地要把这个娃娃带回家。
爪子无数次地伸向他。然而总是会伸到一半,他就从爪子上脱了下来。他眨眨眼睛,给夹娃娃的人一个安慰的笑容,让人不由得心砰砰地跳起来,投进硬币再来一次。
然而,一次又一次地,即使来尝试的有成百上千的人,从来没有一个人成功过。

渐渐地,大家都放弃了这个娃娃,改去抓其他的娃娃了。

这个娃娃就像是天上的星辰一般,可望而不可即,使人心动,却又无法得到。

江澄看到人都纷纷离开了,于是嘲笑魏无羡:“现在没有人来抓你了!谁让你瞎几把乱撩人。”
魏无羡嘻嘻笑道:“总比你这一身基佬紫都没有人来抓你要好嘛!江澄,我说你,就不能换身衣服吗,唉,这样谁还会抓你,审美真是没救了…”
江澄怒喝道:“滚!!魏无羡,今天不要再和我讲话!”
魏无羡笑嘻嘻地滚远了一点,将自己缩成了一团球,正好团在娃娃机的角落里,闭起眼睛呼呼大睡了。

2.

大家不知道,娃娃机其实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娃娃机里的娃娃,其实是可以选择被谁抓走的。
换言之,就是娃娃看哪个抓娃娃的人顺眼,在爪子抓住的时候,不要大幅度动作,导致钩子不稳脱落——
就可以跟着那个人回家了。
魏无羡生得天生窄臀细腰,因此,他几乎都不需要在爪子上动几下,自然就会轻飘飘地掉下去。
他乐得清闲自在,也很喜欢自己这个样子。有时候看到好看的姑娘,他会特地凑得离出口近一些,才让自己掉下去。
江澄对此行为嗤之以鼻。他嘲讽魏无羡是故意的,故意让人家多吊几次,近距离多看几眼姑娘。
魏无羡叉着腰,理直气壮:“对嘛!我就是故意的啊!”
江澄气得不想跟他说话,甚至想放狗咬他。

然而他不知道,他所嘲笑的魏无羡,最后栽在的,却不是某个漂亮姑娘的手上。
——想起来,江澄就咬牙切齿,又想放狗咬人了。

3.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太阳明媚,万里无云。魏无羡睡了一觉起来,对着明晃晃蓝澄澄的天空,伸出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几声模模糊糊的带着笑的询问:“要去玩娃娃机吗?忘机看起来很想玩呢。”
和别别扭扭的一声:“没有。”
那个声音带着笑道:“明明就很想玩嘛,不要不好意思。去吧,我带你去。”
魏无羡有点好奇,眨眨眼睛往不远处望去。
只见一对如同粉雕玉琢的双胞胎,是一个哥哥牵着一个弟弟,朝着娃娃机的方向走。
弟弟在后头垂着头,跟着兄长往前走着,耳垂已经红了个透。
魏无羡扒在玻璃上,恨不能凑得更近一点,好好看看对面的人。
透过玻璃,他看到自己一对眼睛闪闪发光,如同星河流淌其中,生生流出了他十几年都没有过的望眼欲穿。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人啊!
走在背后的弟弟似乎有所感,抬起头来,正好撞上了魏无羡的视线。
魏无羡一对上那一双如琉璃般澄澈的眸子,整个人就呆住了。
他激动得拼命锤旁边的江澄:“江澄!醒醒!”

江澄翻了个身,半梦半醒地咕哝了一句:“干什么。”他迷迷糊糊拂开魏无羡的手,闭起眼睛打算继续睡觉。
“江澄!哎江澄!他过来了!”魏无羡兴奋地上蹦下跳,整个人兴奋地似乎都快要撅过去了。
看着那只粉雕玉琢的团子走近,他感觉自己没有心脏的胸腔突然好像有了生命。扑通扑通乱跳着的心,昭示着他此刻的期盼和紧张。
他看着那个哥哥投入硬币,笑眯眯地将弟弟拉了过来,笑道:“忘机,来玩吧。”
那个小男孩抿着嘴唇,羞得耳朵都红了,慢慢地挪着脚步,但还是依言走上前,拉过了爪子。
爪子一寸一寸移动,魏无羡的心不由得上下扑腾起来,就像一只被投入了滚水的癞蛤蟆,整个娃娃都不好了——

还好,爪子最终停在了他的头上,往他的方向伸来了。
也许是孩子第一次玩没有经验,爪子的方向稍微偏了一点点。按照这个方向,大概只能碰到魏无羡的衣角。
他在把爪子伸下去的那一刻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神情有点微微的失落,却还是十分专注地,盯着爪子伸了下去。
魏无羡趁着爪子伸下来的机会奋力一跃,整个娃娃就扒上了爪子。由于爪子不稳,他整个人摇了两摇,差点摔了下去,最终却还是伸出短短的手臂将它牢牢抱住了。
他的两只手紧紧地扒在爪子上,死不撒手,样子活像一只在野生公园里遇见了人,死死扒着树干瞪着一双大眼睛的树袋熊。
“……”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他才意识到有点不好,抬起眼睛,正好撞上了对方浅色眸子里无言的神色。
魏无羡慌了神,担心对方由于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而不想要自己,忙把更加用力地抱紧了爪子,甚至自己的脸也贴了上去,大有一种死不放手的架势。
他没有看到的是,小少年看着他,扬起唇角,轻轻地笑了一下。
他终于被引到了槽的上方,一松手,整个娃娃轻飘飘落了下来。

一双白皙的手抱过他,他躺在那双手主人的怀里,勾起嘴角,冲小少年眨了眨眼睛。
弟弟的耳垂登时又红了个透,他抱紧了魏无羡,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兄长:“抓完了。回家吧。”

兄长看着他,读出了他眼眸深处掩藏着的欣喜,笑道:“忘机很喜欢这个娃娃啊。”

魏无羡把一张脸埋在蓝忘机的怀里,难得地平生有点不好意思,一咧嘴角,便傻傻地笑了起来。他将脸往少年雪白衬衫上蹭了两蹭,又抬起了一双亮晶晶的眸子。

他用一只手抓住了蓝忘机的衣袖,眼睛里的喜悦化成汹涌的潮水,几乎要溢了出来。
小少年低下头,碰了碰他的脸,用平生最温柔的语气轻声道:“我带你回家。”

魏无羡甜甜地应道:“好呀!”

-end-


番外/小剧场:

揉着眼睛迷迷糊糊醒来的江澄:“魏无羡呢?!卧槽!!魏无羡这个仔居然被人抓走了?怎么做到的?!!!魏无羡你给我死回来!!”
至于后来,由于魏无羡和蓝忘机某种奇怪的沟通磁场,他被受托再来公园的蓝曦臣带回了家,然后再次见到了魏无羡和蓝忘机想要他戳瞎自己眼睛并且打死魏无羡的相处模式…就是后话了。






评论(37)

热度(602)